接龙客栈【盗墓系连载】南墙19

字数 3767阅读 185
谜之墓室下篇
前情提要:麒麟纹身破虎兔,众人轻松解龙蛇,弥亚慧眼识天书,相安无事至末程。
“操,老子的腿怎么动弹不了了?像是粘在地砖上了!”老百再一次闷哼了一声,因为他走在最前面……

【盗墓系连载】《南墙》目录

上一章回顾:谜之墓室上


第十九章:谜之墓室(下篇)

“怎么了?”清风赶紧上前想看看怎么了,却不料刚踏过去自己的脚就也被黏住了,“你们快别过来了!这里的地面有问题。”

“猴雀是什么来着?”老百问道。

猴雀是灵活与恒定的象征,猴动作的灵活,雀晨鸣的恒定,但究竟会对应何种形式的机关,大家心里并没有底,如今大概知道机关是什么了,强粘性的地砖,想必是不能走地面了。

李奇打量着两边的墙壁,那墙壁十分平整,也很难攀爬上去通过这段路。

蔷薇和南屿都没有想出什么办法,他们不相信所谓的灵活真的是让他们去攀爬这平整的墙壁,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还有恒定,是什么恒定,意味着这里存在规律吗?他们仔细找了两座雕像的附近,确定这里不存在玄关按钮,这地砖的强粘性也应该不是什么简单的机关能够解除的吧。

弥亚站在一旁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在那看着,看着那具有粘性的地砖。此时的老百和清风搀扶在一起用力挣扎着脚,一直无效果,直到老百猛一用力把脚从鞋子里挣脱出来,一阵不可言状的味道扑面而来,老百立刻又将脚套进鞋子里。

“对了,把鞋子脱了,你们先跳过来!”蔷薇正对着老百他们,看到老百的脚能拿出来,想到了他们可以先出来,不必站在那里干着急。

“不,不用了吧,我们再想想办法。”老百的臭脚味别人可能没闻到,但是他刚才看到身边清风很明显的一个转头,还有她脸上的嫌弃。

“先出去吧。”清风说着,扭着身子蹲下来解自己的鞋带,然后瞟了一眼老百的鞋子就站起身,跳了回来。

紧接着,老百也带着那气息归来。 一时间,感觉整个墓道都笼罩着诡异的气氛,大家瞟了一眼老百的脚,想说什么,却都没有说话。

“那个,我们把外衣脱了吧,铺一条路出来吧。”说话的是李奇。

大家想了想,确实如此,既然只是粘住与之接触的东西,那只需要用东西隔开自然他们就可以顺利通过了。虽然这个时候众人的衣服或多或少有些破损,但也足够他们通过这里了,这得庆幸大家都没穿着短衣下墓。

李奇、南屿、老百、蔷薇率先脱了外衣,清风迟疑了好大一会儿还是脱了下来,而一旁站着的弥亚却没有要脱的意思。

“弥亚,你也脱了吧,不要紧的,只是外套嘛。”蔷薇上前一步,伸手想要拉住弥亚,她想着肢体接触一下可能安慰的效果更好一些,却没想到被弥亚一下就躲开了。

“不要。”弥亚后退一步,冷峻的一声,眼里却充满着惶恐,继而又退到墙边蹲下去,瑟瑟发抖起来,吓坏了蔷薇。

“算了,这些应该勉强够了,不行的话,我们这三个男的还能贡献呢不是?”老百捧着手里收集到的衣服给大家看。

“嗯,省着点用啊!南屿,你跟老百一起去铺一下吧。”蔷薇说话的时候依旧盯着弥亚,她不明白为何弥亚突然变得如此惊恐。

“她是不是之前遇到过这种情况,有心理阴影?”蔷薇小声问此时站在身边的李奇和清风。李奇轻轻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他们一直看着弥亚,她把外套裹得更紧了些。

滋滋——一种奇怪的声音蔓延开,他们转过头,发现老百和清风之前遗留在那里的鞋子在慢慢变矮,南屿和老百铺下的衣服下面也慢慢传来同样的声音。

“不好,快走!”李奇说了一声,立刻回头强行把弥亚抱了起来,几个人踩着地上的衣服铺下的路径跑了过去。蔷薇那个时候也明白那地面正在吞噬老百遗留的鞋子,现在不跑过去的话,不要多久,那地上的衣服也将会被吞噬待尽。

他们跑过来的时候,南屿和老百还没弄清楚情况,他们在研究如何最省衣服,每一步都小心打量。蔷薇他们跑到南屿那里不得不停了下来,索性这地面没有立即吞噬的能力,但是他们也必须抓紧时间了。

在蔷薇的催促下,他们顺利过了这段路。回过头看时,那地上先前的衣服已经没了踪影,眼前的衣物下也渐渐发出“滋滋”的声响。

“是什么?”南屿盯着那正在消失的衣物,皱着眉。

“不太清楚,我没见过,也没听说过有这种东西。感觉的话,它可以吞噬跟它接触的东西。”蔷薇也疑虑着,看着依旧有些神志不清的弥亚,“或许她知道。”

“这应该也是一种菌类,又能吞噬东西,就叫它吞噬菌吧。”清风蹲下身研究了一会儿,站起来说道。

“谁让你给它起名了……”老百在心里笑着,他低头看了眼清风粉色的棉袜,又抬头看了看清风的脸,心里不由自主地笑着。

“清风,你不是说猴雀是灵活和恒定吗?为什么是这样子?”南屿意识到刚才的危险,但却感觉与之前遇到的不太一样。

“没错的,灵活是说我们的行动,恒定是时间,刚才这一关就是让我们在有限时间内通过,不然就会变成那个...清风,你叫它什么?”蔷薇停下来问道。

“吞噬菌。"清风笑着。

“对,不然我们就都成了吞噬菌的食物了。”蔷薇又继续说着。

走到这里,他们离夜郎国王的棺椁更近了一步,心里不免兴奋起来,毕竟这所谓的十二神像并没有构成太大的威胁,转眼就只剩这狗猪而已,忠诚、随和,这两个词听起来更加像一些鸡肋了。

他们再次简单休整,便开始试探起这最后一关到底是怎样才会被触发,先触发才有解决的办法,这是他们过前五关的经验。老百这次学得聪明了些,没有再自告奋勇第一个冲上去。蔷薇提出她去试探,被南屿和李奇拉了回来,李奇更是直接走了出去,选择代替蔷薇去试探。

李奇的每一步都走得异常谨慎、缓慢,众人的眼睛也一刻不停地盯着李奇,而直到李奇走到棺椁前,也没有触发任何机关。

“太好了,这里终于安全了。”老百直接冲了过去,他想知道那棺椁里到底会有什么不寻常的陪葬品。此外,他也得帮子酉和凡殊找到属于他们一起的宝藏。

之后,蔷薇、南屿也陆续走了过去,清风则扶着弥亚走在最后。

他们不知道的是,当李奇走进去时就看到了一朵蔷薇花盛开在夜郎国王的棺椁边。老百走过去时,没有见到李奇,却看到子酉和凡殊在棺椁边。弥亚和清风看到了张笺和老百,却没看见其他人。

蔷薇和南屿是唯一一组连棺椁都没看见的人,在这两个人的眼前先是出现了一幢没有任何标志的房子,接着一闪而过,蔷薇看到了年幼的自己,在接受蔷薇纹身的进驻,那是撕心裂肺的痛,蔷薇的爷爷用一把尖刀在她的胳膊上扎出伤口,接着从一个圆形的罐子里取出来一条发着微光的蜈蚣,把那蜈蚣放到蔷薇的伤口处,那蜈蚣竟然就顺着伤口爬进了蔷薇体内,伴随着她的哭喊声游走着。年幼的蔷薇始终清醒着,那哭喊声也一直持续着。南屿看着眼前这个蔷薇,她闭着眼,那眼泪却没有止住,一直在往外流。

“你...还好吧。”南屿想要伸手帮蔷薇擦掉眼角的泪,手却在半空着停住,又放了下来。

“听我说,别再想了!这里是幻境!它会呈现你心里所想,所以你现在尽量试着平复自己的心情,什么都别去想,慢慢的,冷静,冷静,什么都别想。”南屿的声音慢慢变得平和下来,他重复着冷静,试图让蔷薇慢慢镇静下来。

渐渐地,幼年的蔷薇消失了,他们看到附近走来走去或喜或怒的其他人,在这片不大的空间里,他们各自迷失在自己的幻想里。

“你快去叫醒他们吧。”蔷薇看到大家这样,心里挺不是滋味的。

南屿却摇了摇头,“我无能为力,刚才能叫醒你,是因为我在你的幻想里。至于他们,我进不去他们的思想,所以也就没可能去叫醒他们。”

“那...那怎么办?”因为刚才哭过的原因,蔷薇的声音还有些哽咽。

“先找到致幻的源头,然后毁了它啊。你怎么变b...变得没那么聪明了。"南屿到嘴边的那个”笨“字却没有说出口。

“幻境里的事,不许说出去。”蔷薇瞪着南屿。

“等一下...我们现在不会再进幻境吗?”南屿吃惊道。确实,蔷薇刚才提到了幻境里的事,说明她还在想幼年的事,但是那场景却没有再次出现,这就说明了他们没有二次进幻境的危险。

“或者...致幻点就在刚才狗猪的雕像处。忠诚、随和,会不会是说,忠于自己的内心,但却需要保持平和的心态。”蔷薇猜测着,刚开始走过来的路上,他们想着马上就能打开夜郎国王棺椁,确实思虑太多。

“应该是这样,我们过去看看。”南屿很快便明白了蔷薇说的,并且这样也更加符合这十二神像的设置,最后一关其实也是最容易放松警惕的时候,因而设置这样的机关比弓弩要强太多,二人不禁在内心赞叹起夜郎国人的智慧。

他们很快在狗猪之间的地砖间密密麻麻布满着淡绿色的液体,应该就是他们路过时,从地砖缝里溅出来的某种有毒的液体,通过皮肤进入血液,导致幻像。

“刚才只顾得上看那棺椁了,却忘记看这脚下了,大意了,大意了。”南屿自言自语道,“不过这机关也是令人佩服,地砖受压力,这绿液就从砖缝中喷出来,实在是妙啊。“

蔷薇站起身踢了一脚南屿,”起来,把他们的腿擦擦,看看会不会好一些,老百交给你。“

“可他的脚......”南屿仿佛又闻到了味一样,把手挡在鼻子前。

“哎,忘记问你了,你怎么没中毒啊,刚才出来的那个房子是什么东西啊?”蔷薇回过头问道,她突然想到没道理南屿不中毒的,他的腿上之前明明也有绿液。

“心理图谱,听过吗?在我心里就刻画着真实世界,幻境出来的也是真实的。”南屿站起身来。蔷薇听得不太明白,却也没再问什么。

经过二人的努力,半小时后,他们的神志先后苏醒过来。蔷薇向各位解释了刚才发生的一切,最后告诉大家这最后一组神像也算顺利通过了。此时的弥亚也神志恢复了过来,似乎完全忘记了之前发生的事情,显得十分轻松。清风却目睹了弥亚的心境,这一点连弥亚自己都不知道。

他们所有人来到棺椁前,这棺椁两边已经是各类未曾见过的稀世珍品,他们更想知道这棺椁里,究竟还会有怎样的陪葬品呢?


下一章在此


喜欢就关注我们的专题吧|【盗墓系连载】南墙

简书接龙客栈专题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