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季不再来

96
彭小亮
2016.09.16 18:40* 字数 2359

这样淅淅沥沥的雨不知已经下了多久,仿佛永远都不会停止。记忆中上次见到有太阳的晴天,已经不知是何时了。

躺在拥挤狭小的博士宿舍里,看着空无一物的天花板,思绪回到了几天前。

这是岛城再寻常不过的六月,唯一不同的是,今年,我们毕业。吝啬的学校要求毕业生们必须在28日之前离校。多么残忍啊,想逗留一刻都不得,四年的时光就要这样草草收尾了。来不及说声再见,来不及慢慢道别。

为了能在学校逗留几日,理一理踏入社会之前、尚未准备好的思绪,我借住到博士楼里住了几天。恰巧小污也在。

小污是个乖巧可爱的人儿,平日里总是嘻嘻呵呵,人缘极好,特别讨人喜欢。向她这样的乐天派难道还会有什么离情别绪吗?我很是纳闷。能在这里见到她,着实让我小小吃惊了一下。

这时,窗外的雨小了一些,岛城醉人的风景又能看清楚一些了。一连几日的雨,潮湿阴郁,让待在宿舍里的人们压抑的喘不过气来。

“出去走走吧,再待下去要闷出病了!”小污突然推搡着我说。

“好啊。”我也正有此意。

来到宿舍楼门口,小污一个箭步飞跨出去。

“嘿,你不要伞呀!”我匆忙喊道。

“快走啦。”她不耐烦的回应。

我撑起伞跟上她的脚步。顺着海樱路,绕过操场、教学楼、图书馆,把这一切再看一眼。

“这里再也不属于我们了。”小污自然自语的念叨着。

我分不清楚这话是从她嘴里能说出的,还是我心底的声音。只是“嗯”了一句。她也再不讲话。

我俩就这么轻轻的踱着,一路无言。脚步踏过之处,都是洒了一地的、被雨水打落的法桐树叶,还有被拍在柏油马路上的樱花花瓣。就这么走着,不知不觉就来到学校旁边的一家咖啡馆。

“人间春晓,好好听的名字啊。”小污抬起头,望着咖啡馆的牌子喃喃自语。雨水打湿在她的睫毛上,结满了透明的惆怅。

“进去坐坐吧。”我说。

咖啡馆不大,大概五六张桌子,没有什么人。我很好奇,在岛城这个房租奇高的繁华地段,它是如何经营下去的。但也正是因为安静,才彰显了它的价值吧。

老板是一个20多岁干净利落的女生,点过餐后便到里面忙活去了。我和小污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说实话我并不喜欢喝咖啡,虽然很喜欢咖啡馆里安静的调调。

“三年了,竟是第一次进来这里坐坐。”我不禁说道。

“我也是,都不知道干嘛去了。”小污应着。

“你怎么还不回家,还赖在学校干嘛?”我试着问她。

“问我。你不也是?”她不怀好意的反问道。

“这几天车票不好买,我就再待几天,反正回家也没什么事。再说了,老家天气热,岛城虽然潮湿,倒也凉快。”我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唔。”她沉默的点着头。“也是,反正你工作都定了,过完暑假就去上班了。又不像我……”

“快别提了。你以为我喜欢这工作吗?不过是权宜之计。先干着再说吧。”

“这么好的工作你还嫌弃?要我们这些找不到工作的人怎么活呀?”她瞪大了好奇的眼睛。

“人各有志吧。嗨,总有种被命运推着往前走的感觉…….不说我了,你呢?打算怎么办?”我反问她。

“能怎么办?回家待业!”她狡黠的笑着。

“滚!”我白了她一眼。“啃老可没出息啊!”

“哈哈哈……”她只是笑。

这时候咖啡上来了,她点的卡布奇诺,我一杯拿铁。

“呸,这玩意真难喝!还这么贵。”我喝了一口,情不自禁的骂道。

“哈哈哈,其实我也觉得。”

“别打岔,快说,你有何打算呀?”我不忘继续盘问她。

她埋下头,品了一口咖啡,深叹了一口气,意味深长的说,“我,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

“哇哦~~”我咽了一口吐沫,瞪大了眼睛问她,“是什么好地方?”

“列!支!敦! 士!登!”她一字一顿的说道。

“哇哦~~”我继续咽着唾沫,充满了好奇,“听起来是欧洲吧?去哪里干嘛呀?”

“嘿,你知道的,大二那年我去日本做了一年交换生,那时候认识了一个荷兰小伙jarod。这家伙可牛了,22岁,已经独自背包走过10多个国家了。这次就是他给我推荐的一个机会,HIVE招募全球旅行体验师,我外语还不错,又有过不少境外旅行的经验。在他的帮助下,我竟然精选成功了哎!……..”她越说越兴奋。

“太牛啦!”我也越听越兴奋。

“可是,这一走就是三年,基本都是待在欧洲的。”她突然沮丧起来。

“嗨,这有啥的,三年很快的。”我安慰她道,“要是我,早都高兴的不得了了,哈哈。哪有功夫惆怅啊。”

“你个没心没肺的,我……..”她说了一半,又咽下去。

“你看,这有张地图,你看,列支敦士登在这,岛城在这,好远啊!我们可能三年都不能见面了,也可能再也不能见面了。”她拿起桌子上那个画了世界地图的笔记本比划起来。边比划边呜咽着,说完们还拿着笔在上面写了些什么。

“嗨,世界那么大,好想去看看。多好的机会呀。”我完全不能理会她的情绪。

“我下午2点的车票,你去送我吧。回家。”她转而说道。

“好啊,反正我也没什么事。”我爽快的答应了。“说不定以后好几年都见不到了呢。”

这时候,窗台上落下一只鸟,叽叽喳喳跳了几下,飞走了。雨水打湿了它的羽翼。

我们又坐了一会,到宿舍收拾了行李,送她到车站。

临走,她重重的握了我的手。欲言又止的吐出两个字:“珍重!”

“嗯,加油!”我鼓励着她,“将来出书,记得把我写上。”我调侃她道。

“会的,走吧。”

挥手告别,车子发动,转身离去。

再回头,望一眼岛城,望一眼来时的路,望一眼三年前初到这里的心情。

别了!不知何时再见。

我回到宿舍,看着宿舍墙上满墙的科研验算,想着自己既定而又未知的未来,想着小污稀奇古怪的言行。意识变得模糊起来。

回过神来,原来都是几天前的事情了。小污想是快要踏上征程了吧。祝福她吧。

小污?小污!

笔记本!

对了,小污在笔记本里写了什么?

我飞快起身,冲出门外。任凭雨点吧嗒吧嗒的打在脸上、打在身上,飞快的朝着咖啡馆的方向跑去。

人间春晓,却竟然已经打烊了。也难怪,我看看手表,已是夜里10点钟了。正要转身离去,忽的发现我和小污坐过的那扇窗户上,贴着一张写满字迹的纸。在昏黄的灯光下,映的像是阔别多年的旧时光。

贴近一看,是小污的笔迹:

“岛城的雨季快要过去,年复一年;我们的雨季即将结束,一去不返。”

END

小说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