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海少年团》:为中国孩子定制的财商启蒙小说

电视剧《都挺好》中,二儿子苏明成这个角色不讨喜,不仅月光,还啃老,找工作、买房、买车、娶媳妇都是家里出钱。苏明成代表了部分人的现状,也引起了一些人的共鸣。


因为对大多数普通人而言,赚钱是一个父母不会、学校不教的技能。

青少年时代,我们基本不需要为钱发愁,没钱了只管问父母要就行。等到入了社会,才发现柴米油盐,网费,水电费,煤气费,哪哪儿都需要钱。由于没有理财意识,也没有长远规划,很多人是挣多少用多少,典型的月光族。有的人每个月还要家里补贴点,被迫成为啃老族。

如果能够早点接触到财商教育,从小养成良好的理财习惯,月光族、啃老族肯定会少很多。

《航海少年团》做为冒险财商小说,把金融知识和航海探险巧妙地结合起来,寓教于乐,让孩子们在紧张刺激的故事情节里得到财商启蒙。


书的作者张帆,是中国行业报协会首席财商教育专家,曾经做过远洋船员、财经记者,至今专注青少年财商教育,出版的财商类少儿文学作品获得了包括辽宁省“五个一工程”在内的多项大奖。

为了写好故事,为了比“加勒比海盗”更懂航海,张帆夫妇的旅行都以航海为主题。

在非洲好望角,沿海岸线寻找迪亚士登陆的莫塞尔湾;在美洲的尤卡坦半岛,驱车几百公里探寻废弃的海盗据点;在美国西海岸,沿加州1号公路参观沿途古老灯塔;从西班牙横渡直布罗陀海峡抵达非洲之角。。。。

《航海少年团1:古灯塔的神秘之门》

无事岛荒废已久,只有一座神秘的灯塔历经百年屹立不倒。11岁的阳阳和13岁的楷楷,冥冥之中被一股神秘的力量召唤,走进了那座灯塔。当兄弟俩走出灯塔时,发现他们居然穿越到了400年前,与400年前的阳阳和楷楷互换了身份。

阳阳爸爸圣安船长因为船队遭遇特大风暴而破产,阳阳必须独自出海,寻找集齐5颗宝石,打开灯塔下的财智之门,取出宝藏,还清债务。而且,阳阳也只有打开这扇财智之门,才能回到现实世界。


01 正确的金钱观

中国人好像特别羞于谈钱。

古代文人雅士大都“轻财重义”,视金钱为俗物、粪土,对钱避而不谈。传说西晋名士王衍为避开谈钱,把“钱”改称“阿堵物”。后来,“钱”还发展出一个雅称“孔方兄。”

商人被认为不劳而获,用欺诈的方式来牟利,故而社会地位也不高。“士农工商”,平民中,商人排名垫底,地位仅高于贱民。文学作品中商人的形象也大多是负面的:“商人重利轻别离,前月浮梁买茶去”,“为富不仁”等。儒家孟子更是轻蔑地称商人为“贱丈夫”。

即便到了现在,仍然有“谈钱伤感情”一说,不能把对钱的渴望表现出来,更不要说赚熟人的钱了。

书中,阳阳对楷楷整天想着赚钱很不屑,楷楷反问:“没钱你怎么买无人机?你可不要瞧不起钱,别忘了,阳阳船长也是个赚钱的行家。没有钱,他能建立那么庞大的船队?”

不管在古代还是现代,没有钱都是万万不行的。

只要是走正道赚钱,既能自己发财,也能帮助他人,满足购买人的不同需求。比如圣安船长,他是一个成功的商人,而且受人尊敬。并不是因为他不赚钱,而是他用合理的方式赚了该赚的钱。

你若是想要帮助更多的人,首先必须自己赚钱,成为富人,才能帮到别人。在紧张刺激的故事情节中,孩子不知不觉树立起健康的金钱观,正确理解财富的意义。

02 机会永远留给有准备的人

圣安船长预感到鲜萝国和爪瓜国即将发生战争时,敏锐地发现了商机:如果两个国家开战,商船就可能会被征用;商船少了,运价就会上涨,就能赚笔大钱。发现商机的肯定不止圣安船长一个人,但是只有他迅速筹集了造船的资金。

而且,他苦心经营了几十年,开拓了广阔的销售采购渠道,建立了丰富的人脉资源网络,还有经验丰富的船队,这才能抓住商机赚大钱。其他人即便看到了商机,也只有羡慕的份儿。

所以,要想抓住商机,敏锐的商业头脑和过硬的专业技能,缺一不可。

看准商机就要去做。做,就有一半的把握能成功,不做,成功的把握永远是零。

练就过硬的专业技能,秘诀在于长期重复。这种长期重复很简单,有时甚至很枯燥,但是这个积累的过程不能省略。否则,即便发现了商机,也把握不住。

03 鸡蛋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

圣安船长抓住了商机,造好了新船,鲜萝国和爪瓜国也如他预期那样开战了,可是他为什么没有大赚一笔,反而因为还不起造船的借款,马上要破产了呢?因为航海船队遭遇了百年难得一见的特大风暴,而圣安船长又把所有的钱都拿来造船了,房子也抵押给银行了。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圣安船长曾经是当地首富,却没有做好长远规划,风险意识不足,孤注一掷把所有的钱都投入进去,最后落得血本无归。从小培养孩子的储蓄意识,养成良好的用钱习惯。准备三个零钱罐“消费”“储蓄”“捐款”,孩子拿到零花钱后,按比例存放进不同的罐子。消费用于日常开销,买小零食、小玩意;想买贵的东西,等储蓄罐里钱存够了钱再说;捐款罐里积少成多用来帮助他人。

04 理性抉择

经济学认为,人的任何行为都有成本和收益。理性的人,通常会选择收益>成本的行为。

对于圣安船长夫妇而言,面对巨额债务,他们可以逃跑,这样就不用还债了,这是逃跑带来的收益。

可是,与此同时,他们也失去了几十年攒下来的好名声,丰富的人脉资源和人们的信任。这些都是无形资产,时机合适时,可以变成钱。如果圣安船长能筹集到钱重新造船,他们赚钱会比没有名气的新人容易得多。人们相信他,愿意跟他做买卖。可是一旦逃跑,这些无形资产都失去了,就没有东山再起的机会了。

同时失去的还有体面、有尊严的生活。弃债而逃后,一辈子都要隐姓埋名,从此不能心安理得地生活下去。

在圣安船长夫妇看来,“放弃名誉和尊严,即便天天锦衣玉食也如行尸走肉般毫无意义。”他们认为逃跑付出的成本远大于收益,所以宁愿选择去乱石岛做苦力还债,等待时机东山再起,完成梦想。

其实,上课开小差和弃债而逃一样,也是不明智的行为。至于为什么,答案都在书里,这里我就不多透露了。想让小朋友乖乖上课,家长与其苦口婆心劝说教育,不如让他看看《航海少年团》,学会理性分析与取舍。从故事中学习得来的感悟,远比师长的说教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