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能重来,我还做不做医生

近来又发生的一起医患矛盾冲击着大家的心灵:无良媒体谣传偷肾,广州口腔科主任被砍三十多刀抢救无效身亡。治病救人的医生到头来为病人所不信任,引发医患矛盾,甚至丢了性命。呜呼哀哉,庸医毒医固然存在,但不是所有的医生,媒体的放大让庸医毒医造的孽,用所有医生的鲜血来偿还,黑白颠倒莫过于此。医患之间本应没有矛盾,医患是同盟,共同的敌人应当是疾病,什么时候这种关系变了呢? 医患矛盾的问题层出不穷,我国的医患关系,似乎水火不容。人们对于医生这一职业的仇恨不时高涨。为什么会发生这种矛盾?

对于医生职业的不了解

人们印象中的医生收入高,工作轻松不费力。并且医生的态度有时不好,对病人的痛苦漠不关心。其实对于国内的医生来说,这种看法存在着很大的偏见。首先我国的医院有着公立医院和私立医院。两者之间有着明显区别。公立医院的队排成长龙而看病几分钟就看好了,药单一开就让你走叫下一位,医生的态度有时比较急躁不怎么平易近人。私人医院的医生的态度好的像春天来了一样,和你慢慢的聊着,聊着聊着你这个病不容忽视,但是没关系我们有特色药和理疗。大部分人看病却还是去公立医院,为什么?因为有保障而且相对便宜。

病患一般都是不愿意到基层医院看病的,大家都挤到大的公立医院来,医生忙的跳脚又是死工资,自然不愿意拖泥带水,怎么治得好怎么治得快就怎么来。并且由于医疗资源整体短缺,我国的医生数量远远不能负担庞大的人口。如果医生还谈笑风生的话后面的患者就更要磨刀霍霍了。

对于医生缺乏信任

很多人觉得医生普遍存在着灰色收入,其实这是极少部分人的行为。医生的灰色收入有三种:1.卖特定的药,然后向医药公司收取提成2.滥用高端器械3.过度检查,比如验血就可以解决的事让你去照片子。此类行为经过媒体的报道更加的激化了医患之间的矛盾,减少了群众对于医生的信任。由此更是滋生了很多不合理的现象。

存在的不合理现象

我国有着一种奇特的现象叫做医闹,并且医闹还是有着流程的。首先家里的人死在医院了,好,叫来一帮亲戚,拉起横幅“无良医院,草芥人命,黑心医生,还我老母。”然后年轻力壮的几个到医院里面把桌子一砍窗户一砸医生一推护士一打。这就闹来了地方警察,警察就带来了地方领导的意思:维稳。何为维稳?就是给钱。政府给小部分医院给大部分,送到医闹的人手上,事情就这么完了。然后永远的留在了当事医护人员的心里。这还是比较好的没有出现伤亡的情况。医院没有那么多钱赔啊,然后医院怎么应对呢?和当地的地痞流氓签订条约,有人医闹就以暴制暴,讽刺的是,这样赔的钱就少多了。

曾经微博疯传“女孩痛斥北京医院号贩子:300炒到4500,我的天!”的视频很多人也看过,并且跟着骂了一波医院和黄牛。但是有个被忽视的问题:挂号费到底值多少钱?现在的挂号费定价合理吗。分析首都的案例,300的专家号,在首都非常便宜,对于首都的医疗水平和设备来说。便宜到外地人也千里迢迢的来挂号,需求量非常大,供给又有限。专家号本来价值5000,物价局定价300,供非常不应求。一般的老百姓买不到,最后还是到黄牛那里去买。钱都被黄牛和钻体制的空子赚了,医院和医生一分多的钱都没赚却承担了了骂名,还不如提高挂号费。物价局对挂号费的定价显然不合理。近几年的专家呼吁提高挂号费,挂号费自主定价时,民众反映骂声一片。由此侧面可见,我国人民对于知识,对于技术,对于人类智慧的价值有多么的漠视。人们愿意看场电影三十多,愿意下馆子几百块,愿意买衣服几千块,却不愿意投入到健康上。为健康买单,怎么就嫌贵了呢?

医生的特殊性

公立医院的合法收入很低,与学习投入和社会贡献不成正比。医生的平均收入是社会的1.5倍左右,但是医学生具有特殊性:医学生本科五年,如果想有个好一点的出路的话还得读个三年硕士,省三甲和大学附属三甲基本非博士不招,这又是三年。18+5+3=26,期间的实习没工资要倒贴钱,然后住院规培三年,专科规培三年,住院医师的收入还低。造成的现象就是别人三十而立事业小高峰,而医生三十了月底打个电话“妈,我这个月没生活费了。”男性的最佳生育年龄是30到35岁,女性23到30岁。医生大部分三十五岁前不敢生孩子,一是没时间,二是自己都养不活,大部分学医的公开表示自己的孩子再学医就打断腿。

矛盾的起源

挂号费过低就是不合理占用医疗资源,医生收红包的罪魁祸首。挂号费低,小病也挂专家号,小病也去大医院。基层医院形同虚设,忙的忙死,闲的闲死。

医生供不应求待遇却不忍直视,这就是我国的医疗矛盾所在。政府对医疗事业的投入不增加却提高要求。医生的待遇低,压力却越来越大,导致我国的医疗高端人才越来越多的往美国日本新加坡跑,现状若不改则是中国为美国培养医疗人才。美国在医疗领域的支出占整个GDP的百分之十八,而中国占整个GDP的百分之五。美国收入最高的十大高薪职业中七个属于医疗行业。

盲目的对比

有很多人盲目羡慕着美国的医疗技术,却不知道有多少华侨回国看病,我国的医疗效率在世界都能排上前列,当天挂号当天看病在有些国家简直就是神话,包括发达国家。

一位姑娘分享了自己在国外就医的经历

她在美国读书时胆囊结石发作,先是去一家社区私人诊所做了B超,但至少要等2天才能拿到结果,她只能先配点止疼药控制随着疼痛加重,3天后的晚上,她又去附

近的医疗机构看急诊急诊,却被告之至少要等7个小时才会有医生接诊。

5天后,她的B超结果还没拿到,忍不了的她到了另一家诊所花费100美金加急做了B超,结果是需要手术治疗,于是她到医院预约手术,却再一次被告知预约专科医生至少要等4个月,手术费在4万-6万人民币之间,而且医保不能报销。

已经疼到崩溃的姑娘无法再等4个月,决定打飞的回国治疗。4月30日她坐飞机回国,并挂上了一家医院的门诊,5月2日,就被送进手术室,半个小时的手术圆满结束,术后医生又实施了快速康复,6个小时候就可以下床活动。

手术后第3天,姑娘顺利出院。出院结账单费用不到1万元。

“相差太远了!”姑娘感叹道:“医生给做的微创手术,技术不比美国差,医生、护士的诊疗、照顾也很专业周到。’

国外看病没你想得那么美好国内看病也没你说得那么糟糕

诚然,中国医院还有许多可以完善的地方,但我们却不该就此忽视所有医护人员的付出。或许,我们都欠他们一句感谢。他们在死亡的荆棘丛里拼尽全力为病人杀出一条血路。医生是人,不是神,他们也无法保证每一次抢救都能成功。当生命在他们面前流逝时他们的无力感、心痛感,甚至不比病人的亲人们少。只是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擦干眼泪争取打赢下一场与死神的争夺赛。

一名男子心脏骤停,已无脉搏及自主呼吸然而医生却没有放弃,长达两个多小时的抢救,医护人员累计为患者胸外心脏按压约15000次,从死神的手里抢回了患者。

轻描淡写间功德无量,强行涂改生死簿。

这位医生跟腱断裂,本该卧床休息的他绑上支具,单脚站立,做了两场手术。一定很辛苦吧,可是他没有一句抱怨。

为了尽快给守护台上的患者输血,医生将两袋只有4度的血细胞抱在怀里。嘴里一直念叨:“求求你, 快点升温,快点升温,等着救命呢。”血细胞只有4度,但救人的心却滚烫滚烫的。

连续9个小时的手术,这个医生的脖子已经受不了,但手中的手术却不能停下,他果断要求旁边的人给他打一针封闭,坚持到手术结束。

拿起手术刀,就不会允许自己倒下。

一名医生在手术过程中, 胃痉挛突然发作。他强忍着剧烈疼痛,坚持完成手术最关键步骤。走下手术台后,医生直接倒在地上。马上吸氧,还是差点休克。“病人永远是第一位的,就算再疼也要把手术完成,是我应尽的职责。”

既然选择医生这条路,就注定风雨兼程。

治病救人的人是最美的人,病人和医生是一根绳的蚂蚱,只团结才能推动改革,促进我国医疗事业发展。

当你盛赞国外医护关系多么和谐前,当你怒斥国内医生技术差、没有人情味前,不妨想想,自己是否对他们有过耐心和包容

医生和病人之间.从来不该是对立的,

“手术风险很大, 我们愿意承担,请您放心给我爸爸做手术,我们用最真诚的心相信您。”一位医生手术前,收到了这样一封来自家属的信。

医学是冰冷的,死亡更是冰冷的,但是我们却可以为这些冰冷赋予人性的温暖。

魏则西事件引起广泛关注甚至惊动中央,因为每个人都可能成为魏则西。陈仲伟事件却只在医疗界发出响动,波澜不惊,因为绝大多数人都不会成为陈仲伟。

我们欠中国医生一句道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