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婆婆的遗嘱,竟然是……

图片发自简书App
1

老太太看到张军出门了,赶紧拿个菜篮子,随后悄悄地跟上了。

她发现张军不对劲有段时间了。

可是她知道张军的性格,没有十足的证据,她是不会认账的。

看着张军成了个家,日子越过越红火。人哪,饱暖就容易思淫。

所以,如果张军有情况,老太太要将这个情况扼杀在萌芽状态中。

可是,转眼,张军就跟没影了。

老太太懊恼自己年纪大了,腿脚不灵活,竟然让张军从眼皮底下溜走了。

第二天傍晚,张军吃完晚饭,把饭碗一扔,说朋友有事找他,要出去一趟。

老太太敏感地看看小美,发现小美仍在客厅里仔细地给孩子们辅导功课。

小美的这个作业辅导班开设一年了,原本没什么知名度。

小区里有个让老师头疼的小孩,和小美的女儿同班,看到小美女儿成绩很好,于是找到小美。

“你辅导一个也是辅导,我家基础差,我们夫妻两没什么文化,要不,你帮忙一起辅导我家的。我按市场价给你。”

小美本想拒绝。

万一辅导不好呢,怎么办?

可是人家都求上门来,还带一堆土特产。

“我家成绩已经是这样的水平了,班里最后一名。你不要担忧,再差也是这个水平。我信任你,你帮帮我们家。”

对方说得情真意切。

同个小区,同个班,抬头不见低头见。

于是,小美答应了。

小美自身的基础不错,对小孩也极有耐心,那位小朋友在她的辅导下,一学期过了,竟然从全班最后一名进步到班里前15名。

这下,那对父母更感恩了,逢人就说小美不错,有方法。

慢慢地,附近的家长也来找小美。

小美和家里商量下,索幸辞去了工作,买来桌子、凳子等,就在家里正式辅导孩子们的作业了。


2

所以,白天,张军上班。

小美操持家务,准备课件。

晚上,小美从下午5点到晚上9天,全身心带自己家娃,辅导别家娃。

而张军,每天饭后都要出去转一下,时间不长,1个小时左右。

老太太白天和小美一起,晚上小孩子课间休息的时候,帮忙清洗水果等。

她发现张军不对。

他每次出去的时候都是满心欢喜。

这神情就像当年他和小美谈恋爱那样。

对,满面春风。

他每次回来都急着进卫生间洗澡。

有猫腻。

老太太心里嘀咕着。

老太太的爱人走得早,所以,她比谁都希望这个小家庭的日子要过好。

她也不忍心她的女儿小美,被伤害、被欺骗。

她跟了几次,都发现跟丢了。

可是,张军的车还在楼下,那么,张军的范围就是这附近。

老太太几次抄近道,等在小区门口,可是好几天她都没等到张军。

但是,张军确实出门了啊。

老太太心里一惊:难道是小区里面的?

又一次,老太太学乖了。

她看到张军出门,立马跟上,找了个最佳角度,能看到张军进哪幢的门。

真的,老太太捂住心脏,她看到张军进了6幢楼。

和自己家隔了三幢。

胆大包天,真是要打断狗腿了。

老太太心里替小美委屈。

3

她回家匆匆取了件衣服。

进了6幢,从一楼开始,敲门。

“是你家的衣服吗?楼下有件衣服掉下来,你认领下。”

老太太捏着嗓子问。

这么一敲,她发现张军在301里。

那双皮鞋她认识。

3楼的女主人打开门,看到衣服,不耐烦地说:“不是我们家的。”

随之门关起来了。

“谁啊?”屋子传来的男声。

千真万确是张军的,没错。

老太太眼前一黑,感觉天都要塌下来。

如果只是鞋子一样,还能说只是一样;如果声音一样,只能说是刚好到朋友家里有点事。

老太太不断假设,不断推翻。

可是,那女的来开门,是穿着睡衣。

造孽啊。

老太太等在6幢的楼梯口。

终于张军下来了。

看到突然出现的老太太,惊呆了。

“妈,你,你,你,怎么在这呢?”

“刚才敲门的是我,我什么都看到了,都知道了。你犯的什么浑啊?”

老太太举起手,想打张军,却是没落下。

门口有人,来来往往。

老太太终于明白,为什么最近楼下的老太太们,看她的眼神有点不对劲。

黯然回家。

看到小美还没下课,老太太默默地回房间了。

第二天张军上班时,老太太把他约外面问个明白。

张军倒是没否认,确实和301的女主人好了一段时间了。

老太太苦口婆心,从小时候说起,“成一个家难,毁一个家容易。”

但是,看到张军表面认同,眼里的那种漫不经心,老太太心凉了。

她同样熟悉这种眼神。

她带着沉重的心情回家了。

老太太心事大,日渐消瘦。

而张军,撕开了那层面纱,似乎更无所顾忌了。

全世界,似乎只有小美被蒙在鼓里。

4

妈,你最近怎么了?都瘦了。

小美握着老太太的手。

老太太该怎样和她说呢?她这样的性格如果知道了,定是要选择离婚的,那小孩就没有完整的家庭了。

年轻的时候再苦,老太太觉得自己都能撑过去,可如今,这叫什么事啊?

为什么现在年轻人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非得去图这个刺激呢?

小美一心为这个家,家里家外都是她操持。性格温和,本分,张军就只负责上班,其他所有的事都是小美负责。

这样好的老婆却不知道珍惜,非去找那个狐狸精。

说到那个狐狸精,老太太更来气。

她也曾到狐狸精家里,自报家门,可是对方却轻飘飘地来一句:有本事,管好你自己的儿子。

这叫什么话?老太太心脏病差点发作。

叹口气。老太太回房躺上了。

日子在老太太的叹息中滑过。

又过了三个月。

“我们离婚吧!”小美对张军说到。

原以为张军会满口答应,没成想,他却暴怒。

他只是想过着家外有家的日子。

一方面图小美的温柔,一方面贪图301的妖艳。

这种刺激让他欲罢不能。

我很早就知道这事,一直以为你会回头,但一次又一次,你心里根本没这个家。

我暗示你多次,旁敲侧击,你却不当一回事。

我想着不能让妈妈知道,她年纪大,受不了,但没想到她也发现了你的事。

那天,你们在屋里的争吵我听到了。我假装没听到,又下楼,再上楼。

但是,这种日子,我不想再假装了。

小美平静地说。

盛怒之下,张军,挥拳向小美打去。

他受不了小美的平静,他要打破这种平静。

他红了眼,一拳又一拳。

小美倒在地上。

背上疼得像刀割一样。

老太太回来了。

打开门,看到这一幕,马上飞奔过去,护着小美。

但张军,连老太太都推开了。

老太太被甩到桌角,额头流出血了。

张军才清醒过来一样,连忙送医院。

送到医院之后,张军接了电话,又走了。

小美忍着伤痛照顾老太太。

第二天早上,张军出现了。老太太别过脸,示意要单独和小美说话。

小美不知道该怎样和老太太说,送进医院,在检查中,发现老太太已经是癌症晚期。

她悔恨啊,为什么没有早点带她来呢?

医生说时日不多了。肝癌,扩散很快。

主要老人心事重,这病,心情很重要。

可是,家里一地鸡毛,老人家哪有什么快乐心情呢?

老太太就是知道情况,隐忍着,让自己委屈。

病才会病得这么重,这么快。

5

老太太住了20多天的院,终究离开了这个世界。

张军只来过三回,每次呆的时间不超半小时。

同病房的人都说小美孝顺。

白天都是她自己照顾,担心老太太脚冷,小美把老太太的脚放进自己的心窝。

我这辈子,有这么个闺女,有福气了。

老太太对旁人说。

对于老太太,小美何尝不是觉得温暖。

当年她坐月子,老太太也是这样把她的脚放怀里。

老太太走的时候很安详,没有一般癌症病人那种痛苦。

也是,她走得安心。

在她住院之后,她办了两件事。

一件是到张军的单位去,最终张军同意和小美离婚了。

小美不知道老太太是怎样和张军说,怎样和张军领导说。

但张军同意了,就是好事。

家暴和出轨只有0次和1000次,所以,这个婚,她离定了。

老太太办的第二件事,就是遗产公正。

目前小美住的这套房子,产权是老太太的。

老太太当心按法律规定,房子是给了张军。

因为张军是她儿子。

老年得子的儿子。所以,难免宠溺,张军的性格里很多都是当年宠出来的。

当时托了远亲介绍了小美。

第一眼见了小美,老太太打心眼喜欢。

她家的张军,是需要一个贤惠的媳妇来管家。

可是,发生了后来的事,老太太也算是明白,按小美这温厚的性格,如果房子给了张军,那么小美和她孩子,就会被张军和那个狐狸精扫地出门。

也许很多人不明白她这样做。

但问心无愧。

这么多年,小美这么辛苦操持家里,这么照顾老太太。

走出去,不知道的人都认为她们是母女。

这么多年,她们相处这么融洽,确实没有一般婆媳矛盾。

曾经,张军,也打趣:你们更像是亲生的,我倒是像外来的。

所以,在外人面前,她们都是母女相称,倒也习惯了。

做了这两件事。

老太太终于能放心地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