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愿你有一份不悔的爱情!”——雷霆之怒,逐风者的祝福

字数 2981阅读 9259

鱼别丢、国王守护者、永不掉线的猎人,月之残骸,所有的经典的感人故事一个真正的魔兽玩家应该已能倒背如流,但魔兽带给我们的不仅仅只有感动和泪水,它更多承载着我们的回忆,我们的情怀,我们的震撼和我们的快乐。

“我不声不响的看着朋友正在玩的这个游戏,看到他操作着好多绿皮野兽,还能造房子,采金币,伐木,打怪还能掉宝物,懵懂的我瞬间对这个游戏产生了兴趣,那时候我只会不停地造兵,打打简单的电脑,我喜欢人族,我会不停地造步兵,帕拉丁,穆拉丁,大法师,等造完兵,英雄也到一定的等级,我就去攻打其他国家,我每次都打混战,等敌人两败俱伤,我便乘虚而入,想攻打我?没门,我会造好多箭塔,让敌人有去无回,全都成为我的经验,暗暗自喜,那时候,我单机玩遍了所有官方地图,那时候,魔兽还只是混乱之治,我还记得,我最喜欢的剑圣朱倍尔,尤舒拉(又输啦),后来,Warcraft3成了当时风靡一时的即时战略游戏,我,应该属于第一批的忠实玩家。再后来高中,大学,虽然始终都只是个休闲玩家,但是否有人记得QQ对战平台南京1专区,没有VS15级以上,也不敢来这挑战吧。” ——@魂淡mz

自从联盟和部落并肩作战,共同抵抗燃烧军团的入侵,已经过去了四年。尽管成功地挽救了艾泽拉斯大陆,部落和联盟之间脆弱的协议却早已荡然无存。如今,震天的战鼓再一次响起。

2004年,魔兽世界开始公测运行,次年国服上线。

让我们高喊:Lok'tar ogar!

“我那个激动啊,赶紧建个盗贼号(索瑞森)压压惊,那时候我还是丧钟镇的一个小亡灵盗贼,我只知道影袭,其他什么都不会,连包包也没有,专业技能?啥玩意儿,先学个采药学把,好像很厉害的样子,12级,我好穷啊,都没金币学技能了,嗯,私密路过的这位骑马的高富帅“大哥给点钱学个技能好吗”,大哥二话不说给我甩了2个金币便扬长而去,我感觉我整个人生都颠覆了,2金币?什么概念,我身上从来都没超过50银币,为了这2个金币,我整晚都激动的睡不着觉,于是乎,我到幽暗城,看到5,6十级的骑马的就问他要金币“大哥,给点钱学个技能好吗?”仅仅3个小时,我便挣到了160多金币,感觉整个世界都充满了爱,虽然是个高中狗,每次放假回来,都要把疲劳刷完,(当年是有疲劳时间的,玩到一定的程度,就经验金币减半了),大概每2个星期能升2级,就这样一直玩到30多级,我还带着10多级刷到的蓝色装备“漆黑之牙”呢,号被盗了,好吧,角色被删除了,我不会恢复,就这样,我申请了第二个帐号。”——@魂淡mz

对于众多游戏玩家来说,荣辱与共的魔兽争霸更是一场历练的浴血征途。

一个巨魔萨满(雷霆之王)

一个点了增强又点了恢复的萨满,跟团打安其拉废墟(那时候不看什么装等,只有你等级够,职业对应就行)

一个用增强天赋当奶妈的萨满........

还记得风怒武器吗?

我也不会打战场,我只知道我是个斥候。

燃烧的远征开放了,那不是war3中的血魔法师卡尔吗,这不是恶魔猎手伊利丹吗,war3的记忆与wow的相互重叠。

“阿卡玛,你的两面三刀并没有让我感到意外,我早该把你和这些畸形的同伴全都杀掉”——伊利丹

“我长久以来的追猎终于要结束了”——玛维

“离开了猎人的猎物.....什么也不是......”——伊利丹

还记得卡拉赞吗?

“老狗也有几颗牙!”——埃兰之影

“后来我朋友送了我一个联盟的盗贼(冰风岗),我的部落之路也从那天起开始改变,从此我就成了一个联盟的盗贼,毕竟,我曾经也是一个盗贼,一个小小的亡灵贼,勿忘初心。司令!一套PVP顶级装备!请叫我战场收割机,终于知道这游戏有没有装备还是有很大差别的,我无情的在战场上不停地厮杀,鲜血染红了天际,仿佛我能操控别人的生死,而我,配合着消失,疾跑,致盲,穿梭在敌人之间不停的割喉,偷袭,伏击,瞬间和战场的音乐交融成死亡之舞,那时起我便也爱上了PVP,毕竟,曾经版本的萨满在战场上.......”——@魂淡mz

当然,如果你那时候排战场也会遇到如下情况:

所有人来自同一服务器

2010年8月31日中国大陆正发布《魔兽世界》第二部资料片《巫妖王之怒》。还记得杨教授电击戒网瘾吗?很多人都做了视频批判他。

北风苔原,即使一开始根本不知道怎么去嚎风海湾......

凛冽的寒风呼啸着整个诺森德,不由得给所有的玩家也带来了一丝凉意,但这又怎样呢,奥杜尔的宏伟壮观历历在目,十人宝库刷pvp装,永恒之眼刷冰雹,为了跟世界同步,连纳克萨玛斯都成了过度,否则那又会在国内产生多少不灭的故事。于是乎,十字军的试练,冰冠堡垒便成了当时所有玩家的追求和向往。

怎么!自诩正义的圣光终于来了,我是不是该丢下霜之哀伤请求你的宽恕?!

让我来亲自告诉你,当一切结束你会跪求我的宽恕,而我会拒绝你,你痛苦的哀号将是我是我狂野力量的最好证明!

巫妖王,这是万千玩家耳熟能详的一个名字,他叫阿尔萨斯,当年天灾军团的对抗者,最后却变成了天灾军团的首领,他是国王的儿子,却最终杀死了自己的父亲,他是亡灵之主,却又是牺牲品,亡灵没有了首领会变得更加肆意,而也许,阿尔萨斯的选择,是为了挽救更多的生命,还有多少人记得war3里他一步步走向冰封王座,带上巫妖王的王冠的那个场景,我记得。

当弗丁冲破冰之枷锁,用灰烬使者砍断巫妖王霜之哀伤的魔法,并把巫妖王牢牢困在空中的那刻,有多少玩家为之震撼,当他被打败的那一刻,背后想起了“无敌”的音乐,无数玩家为之落泪,一个国王的陨落,他父亲的魂魄出现在他的面前,我还记得他最后说的唯一的那2个字——“父亲”。

当然巫妖王之怒的记忆并非只有巫妖王,比如.......

抓幽灵熊时发现这个亡灵死的很有姿势。(当年有个技能叫”组团出发“!)

奔波儿灞和霸波儿蹦(游戏中的确叫这个名字,在北方苔原魔枢右侧)

没错,还有屠城!这是每一个老玩家必经的过程

上马不喊话,三开战猎萨;喊话不上马,说明哥很卡

风在吼,马在叫,点卡在燃烧,上马为何要读条,读条为何要三秒

当很多玩家聚集在一起,这些如儿歌般的话语便深入每一个玩家的内心。

“一团去杀血蹄,二团挡住部落,快去杀了那个术士,他要放群恐(暗影之怒)了。”

“去杀了那个战士!”

奶加好血啊,还有10%,9%,8%,7%.........

1%!!!

所到之处,尸横遍野。

深夜几百个人的战场,却无一人离线。这就是WOW的战斗!

2011年7月12日《魔兽世界》的第三部资料片《魔兽世界:大地的裂变》正式在中国大陆上线运营。

这应该也是所有版本中最大的一次改变。死亡之翼所到之处便会风林火山,天蹦地裂,硝烟四起,塞拉摩为此成为废墟, 暴风城大门被损毁,张开的铁翼掀起了漩涡海啸,淹没了千针森林。

“吾名死亡之翼,天命之灭世者,万物的终结者。无可阻挡,不可违逆,吾即大灾变!”——耐萨里奥

永恒者 诺兹多姆,

生命缚誓者 阿莱克丝塔萨,

沉睡者 伊瑟拉,

织法者 卡雷苟斯,

我们会永远记住这四位巨龙守护者的名字。

当然,我们也会记住他

很多人其实并不陌生,因为在这次魔兽的电影中也出现了他的身影,你说谁?  他便是杜隆坦之子,那个随波漂流的兽人婴儿。

是他放弃了酋长的位置,为了对抗死亡之翼加入大地之环组织,最后用聚焦之魂聚集了聚龙之魂的力量,给了死亡之翼最后一击!

没有他也许这个世界早已灭亡。

还记得这两副图的意义吗?

有人说,魔兽世界永远停留在了CTM,因为将熊猫人之谜和德拉诺之王继续玩下时,发现好多都已改变,逝去的青春,失去的人。

很多事情已回不到过去,每每打开灰色的O键,给我们留下的,便是无尽的回忆,蔓延的情怀。

什么都没有改变,什么也都变了。

>>>最后分享一些有趣的事吧

18天的YY

离线43年......

名字呢?.......

还有...这一张!!!!!!!


——END


PS:

本文感谢

@魂淡mz(经历口述、图片素材)

@蛮小满(后期审核)等同学的大力合作与支持。

我们是一个整体,一个团结起来的整体。我们将获得胜利,而它们的神必将失败。

为了联盟,为了部落

为了我们不灭的魔兽情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