梯田

2015年,开春。突然的决定去游走一趟桂林。没有任何计划和安排,随遇而安。飞机上偶遇一对朋友,攻略完善。于是,下飞机,租车,按攻略游走。次日,临近天黑,到达龙脊梯田。停车山下,徒步进寨。六个年轻人,两位老年人拼起一桌吃饭喝酒,犹如多年老友。酒过三巡,起篝火,唠家常。民宿的老板亦不闲,取出自己酿的一桶酒,分与众人,又烧竹筒饭,忙的不亦乐乎。期间,爱人腹痛,便下寨取药。潺潺流水,万家灯火。唯一惊我一跳的是一堆萤火。黑夜中的一抹绿,像是画家滴在画上的墨,又好似故意为之。世间的灵动本已不多。

天亮,起身,入梯田。春寒料峭,没有一丝绿色。梯田,犹如天梯。不知是怎样的行者跨着怎样的步伐,从人间向天堂。一步一步踩出了这样的风景。人类最初的智慧一定是用来解决温饱。梯田可以蓄水,保土,甚至增产。民宿老板说,年轻人都离开寨子了。但是,地总是要有人种的。中国的农民,至少到我的祖父一辈,他们在经历漫长封建社会,又经历军阀混战,再到大饥荒,他们深知土体的重要性。他们深爱他们的一片土地,并深情守护。世界变化快,不知还有几人还在坚持自己最初想守护的东西。

百亩庭中半是苔,桃花净尽菜花开。种桃道士归何处?前度刘郎今又来。20岁,听到杰伦一首曲,名曰《梯田》。调调不错,尤为喜爱。时至今日,我也找不到我的梯田,还丢了牛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