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许凡尘

这是莫凡来到人间的第九百五十年,他在等一个姑娘,佛说,他们会在千年已满的那天重逢。为此,莫凡已经走过了九百多年的春夏秋冬,走过了九百多年的孤寂,也走遍了人间的多数地方。

非是莫凡在刻意寻找,所以踩踏世间角落。佛说千年就是千年,少一年都不行,这点,莫凡认识的很清楚,所以他在人间,只是如凡人一样生活,并不曾刻意去寻。

他四处流浪,更多的是来自被迫。即使用法力让容颜衰老,但总改不了长生不老的事实,所以,他只能流浪,一次又一次的离开熟悉的地方,一次又一次的和熟悉的人告别。

这,也是他这九百多年的孤寂里,很重要的一部分。

这年,他回到了下凡伊始居住的村落。他还记得在这里遇到第一个凡人,还记得与人说的第一句话,还记得村落里好心收留初次下凡的自己的那群村民。

晃眼,已是九百多年过去了。村落变了样貌,当年的熟人也早就入土。这也是他敢重新回到这个熟悉地方的原因。但这个原因,却足够让人心酸。没有人知道,他曾在这里度过下凡的第一个五十年。永远也不会有人知道。

千年之期将满,既然从这里来,就从这里结束吧。

莫凡以落第书生的身份,成了村里的一名教书先生。千年的时光,早抹去了当年的鲜衣怒马,如今的他,沉稳内敛。看多了尘世离合悲欢,眼睛里也多了温和慈悲。

某天的清晨,池塘里偶然瞥见自己的面容,熟悉的轮廓上,却是不熟悉的神情。那瞬间,他惊到了。还记得当年,他信心满满,对着佛祖慷慨激昂,

“我一定能找到她,就算你不帮忙又如何,人间就那么大,我一个地方一个地方去找,一个人一个人去找,总能找到的。就算千年万年,又如何。我总会找到她,她也总会重新爱上我。就算喝下孟婆汤又如何,就算不能恢复记忆又如何,我们还是会在一起,生生世世在一起。

至于你,不过一个伪君子罢了。看不得男女情长,却说命运无常。我现在就告诉你,别说是天命难明,就算是天命真不让我们在一起,我也要逆了这天命。”

“痴儿。”

还记得佛祖那时的神情,温和悲悯。而他脸上,只有嘲讽。

如今,水面上那个人,是谁。他的脸上,何时刻上了悲悯。当年那个信心满满,妄言逆了天命的少年,哪去了。是谁,把嘲讽的人,变成了被嘲讽的人?

不过是几百年的时光,怎么可以苍老如此?是不是也许,佛祖是对的,放弃才是对的。

伸手搅乱了池水,面容支离破碎。只剩最后的五十年了,莫凡,你怎么了。马上就能心愿达成,怎么也不能这个时候放弃。

“先生,你果然在这里?”

说话的,是莫凡隔壁家的姑娘,不过十二三岁的年纪,正是聘聘袅袅的好年华。

“英兰,你怎么来了?”莫凡回头,揉乱了少女的长发。

“都说了,我不是小孩子了,先生能不能不要总揉我的头发。”少女娇嫃了句,“哦,娘亲新做了糕点,让我送过来。我去你家敲门,你没在,我猜你就在这里。”

“我都让你转告你娘了,上次只是举手之劳,不用总送东西过来。话说,你这丫头是不是偷懒,没跟你娘说。”

“先生可不能诬陷我,我早就按先生的吩咐转告娘亲了。别说是我娘,换做是任何一个人,都不会知恩不报的。上次狩猎,先生救了爹爹一命,自己却受了伤,这可不是举手之劳。莫不是先生,嫌弃英兰家贫,看不上娘亲做的糕点。”

“你这丫头,都学会顶撞先生了?”莫凡佯装生气,却把自己逗乐了,“好,好,好,先生收下就是了。”

“先生很喜欢莲花?”少女抱膝在男子身边坐下。

“恩,算是吧。”

莫凡想起那年,初见那个如火一样的女子,就是在莲池。她一身红裙,美得肆意而张扬。他瞬间就动了心。看见池里莲花开的正艳,便欲摘了最美的那朵,一讨美人欢心。

哪知,刚摸到莲茎,却被人抢先一步。下意识的就甩袖过去要抢夺,然后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先他一步摘下莲花的,就是那个红裙美人。

初次见面,就惹恼了美人,谁曾想,这也是他们纠缠的起点。及至后来缠绵悱恻,直到最后她为救他而死。缘分之事,不能不叹其奇妙。

人间的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离最后的期限越来越近了。莫凡却意外的没有觉得焦虑。也许他已经信了佛祖的话,信这世间,天命难违,不管是人,还是神。即使,他嘴上怎么都不会承认。

就这样平静的过去最后的五十年,与往事做个了结。然后离开这人间,就像那些离世的老人,就像他不曾来过这里。

打破莫凡想要的平静生活的,是一件意外。一件莫凡怎么都没想到,超出他意料的意外。

人间孑然一身走过了近千年,最后的时光,红鸾星动了。

隔壁大哥突然过来说亲,给英兰,和莫凡。

此时的莫凡,再次来到这个没有人认识他的地方不过数年,模样从最开始的不足弱冠,自然成长为现在的二十四五的少年郎。

隔壁大哥是个挺粗犷的汉子,当年莫凡救下他性命,伤未痊愈就拉着莫凡义结金兰,全不曾询问莫凡的意愿。如今,竟就这么直愣愣的替女儿给自己的结义兄弟说亲。这辈分,让莫凡唯有苦笑。

男人很直接:

“莫凡兄弟,你看你无父无母,也不曾见过亲人来往,唯有我这个结义大哥。都说长兄如父,你年纪也不小了,我家姑娘也到了适婚年纪。为兄就做个媒人,咱们亲上加亲,你看如何。”

“大哥万万不可。”说起来,这还是莫凡第一次承认,这是他的结义大哥。这句大哥,也是说的别扭无比,“这怎么可以,辈分都乱了。”

“又不是世家大族,哪有那么多有的没的规矩。再说当年让你叫我大哥,本就是占了你的年龄便宜。英兰她哥,才比你小了几岁而已。我是个粗人,不懂你们读书人那些规矩,大哥就问你一句话,这事行还是不行。”

莫凡想起那个总在窗外偷听他讲课的女孩,她的头发手感很好,他总忍不住去揉。想起莲池边肆意张扬的倾城女子,她最后躺在他的怀里,说莫凡,好痛,我不想死,我好想再陪你一段时间。

听说,英兰定了亲,是邻村的一个小伙子,他们很般配,没有他眼里的沧桑。

英兰出嫁前的那个晚上,他又在莲池那里。心里空落落的,仿佛错过了什么,仿佛丢了什么。细想却不得头绪。

然后,他听到了身后的脚步声。

“先生。”英兰的声音,没有大的起伏。细听却少了平常的欢愉,多了丝压抑的低沉。

莫凡起身要走。既然无缘,就不该给人残留幻想。

“先生留步,英兰非是无理取闹之人,何必这样躲我。还是,先生怕我?”

“你这丫头越发的伶牙俐齿。也罢,事情总要有个了结,说吧,你来找我,想问什么?”

“英兰没有什么想问的,只是不甘,遇到先生太晚,做不得先生心里的那个人。英兰所求不多,只想留在先生身边,为妾为婢都可,还请先生成全。”

“胡闹。”莫凡甩袖,“你明天就出嫁了,说什么傻话。”

“我不想嫁人,我只想陪着先生。我能感觉到,先生还是有那么点喜欢我的,不然也不会厚颜让爹爹去求亲。就算先生心里还有其他人,英兰做小也可以,先生为什么就是不愿意娶我。”

“我是喜欢你,但那只是长辈对晚辈的喜欢,哥哥对妹妹的喜欢。如果让你误会了,我在这里给你陪个不是。还有,姑娘请自重。”

“我不信,如果只是这样,这段时间,你为什么躲着我,为什么不敢见我。因为你怕了,因为你怕你会喜欢上我。你怕对不起心里的那个人。莫凡,我不知道你心里住着一个什么样的人,不知道你们有着怎样的过往,不知道你心里的那个人是生别还是死离。但你既孑然一身的缩在这个小地方不曾离开,既带着满眼的沧桑独自一个人疗伤,想来你们不可能再在一起。既然这样,你为什么不能接受我,你真的就打算这样带着记忆孤独终老?”

“住口。你以为你是谁,你凭什么说我和她不可能在一起。就算是佛祖都不行,你又有什么资格?”

那年佛堂,佛祖叹息,“痴儿,千年之后,你们会在人间相遇,但终还是会错过,就算是这样,你还要执迷么?”

最初的暴怒过后,莫凡躺在床上辗转难眠。英兰的声音,还回响在耳边。

她说,“你怕了,你怕你会喜欢上我。你怕了,你怕你会喜欢上我。你怕你会喜欢我。喜欢我。”

莫凡翻身坐起,窗外月色如水。本想在这里度过平静的五十年,从这里开始也在这里结束。怎奈天不遂人愿,罢了罢了。

英兰有句话说对了。他开始喜欢她了。不仅仅是长辈对晚辈的喜欢,不仅仅是哥哥对妹妹的喜欢。其中还夹杂着,男人对女人的喜欢。就算他不肯承认,但这感情,确实在萌芽。所以在得知她定亲,他才会空落落的。

但是这怎么可以。我怎么能背叛那个女子,背叛那段记忆。我们曾有过那么一段刻骨铭心的感情,她曾为我付出生命,我也为她千年孤寂。怎么能因为一个凡人,背叛当年的誓言,背叛我来人间的初衷。

之后的几十年,莫凡非同以前,择地而居。他四处流浪,却不知自己在寻找什么。他只是,不敢停下来。

是巧合还是身体远比脑袋诚实。千年之期的最后一年,莫凡又回来了。算来,姑娘该是花甲之年了。不知是否儿孙满堂,是否忘了当年的情分。

当年住过的院落还在,推开门却看到白发苍苍的姑娘。因这些年四处流浪不曾停留,是以忘了用法术让容颜衰老。莫凡在姑娘有些浑浊的眼睛里,看到自己不曾老去的倒影。

果然,你非常人。

姑娘第一句话,就惊到了他。

你早就知道了?

姑娘摇摇头,岔开话题,“你是来送我最后一程的么?我一直在等你回来。近几天连觉都不太敢睡,很怕就这样一睡不醒,来不及跟你说说话。”

“你知道我会回来?”

已经白发苍苍的姑娘,没理会他,自顾自的开始说话。

其实,一直想告诉你,我有多么多么喜欢你。可是,你从不愿意,认真倾听我的心声。你爱着一个姑娘,不爱我。可我却爱着那个男子,终身未嫁。

近段时间,总做一个梦。梦里,佛祖告诉我,有一个男子,深深的爱着我的前世,爱着那些我永远不会再记起的回忆,爱着那些被轮回的风永远带走的画面。问我可愿,历这凡尘之苦。

我不愿意。我跟佛祖很肯定的说,我不愿意。

人本就靠记忆存活,喝过了孟婆汤,就是另一个人,就算拥有同样的灵魂,又怎么样呢。况且,我的灵魂,本就是你以她的一魄为基,集千万生灵的灵魂碎片,修补而成。早已不是当初的那个人。所以,我不愿意。

可命运,总是那么爱捉弄人,我没想到,轮回千年,这一世,我终究还是爱上了你。如果早知如此,我会愿意的。即使你爱的不是我,即使你看着我的时候心里想的却是另一个人,即使你对我说的那些话,都是说给另一个人听的,即使,跟你在一起,我要无时无刻不在承受这随时可能把我烧毁的嫉妒。

可是,若能得你一世相待,即使只是替身,我也愿意的,真的愿意的。

只恨,我明白太晚,你离开太早。如今,我白发苍苍,你容颜如旧,我暮霭沉沉,你风华正茂。我终究,还是错失了这一世机会。只是不知,再次轮回之后,我还能不能遇到你,还会不会爱上你。

千年已过。莫凡再次跪在佛祖座下。

这次,你还是求相见么?

不,这次,我求轮回。

千年时光,我终于明悟,我爱的,只是那段记忆,是一个早就不存在的人。就算再一次等到她的轮回,又怎么样呢。她还是不记得,还是重新认识我。而我,带着她没有的记忆,强迫她接受她只是一段记忆的载体,对她,未免太不公平。

天命不可违,聚散皆有缘。

这一世。我只求轮回,忘了所有记忆,历这凡世七情。若是天缘已到,我们终会相遇。

小生莫凡,幸会姑娘,敢问姑娘芳名?

奴家,英兰,拜会公子。

故事,重新开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在装修预算严重超负荷之后,开始头昏脑涨,超预期的,不在计划内的一切会造成严重困扰。会否定会质疑自己的决定是否合理...
    谢又又阅读 60评论 0 0
  • 日记其实是一个习惯,因为天天写才是日记。 每日最后一件事就是同自己的日记见一次面。打开日记,就看见了一个个日子的驿...
    小鱼描描阅读 76评论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