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图写故事】回首又见她

文/拂笙

文/拂笙

“矣矣,我们私奔吧。” 望着西边渐渐沉入江中的夕阳,罗睦冷不丁地说了一句。

“私奔?”突然被点名的沈矣矣费力地从放空中脱出身来,大眼睛忽闪着看向罗睦,显然没听清刚刚她说了些什么。

该死,现在真想咬她一口。罗睦心里抓痒儿似的挠着,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她,嘴角噙着笑,却不咸不淡地又重复了一遍——“我说,沈矣矣,我们私奔吧。到一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

这回小姑娘听清了。沈矣矣望着江水,眼角眉梢都带着笑。沉默良久后她轻轻地“嗯”了一声,夕阳映的她脸颊绯红。江畔初夏的晚风中还有些凉意,可罗睦的心里却被喜悦填的满满的。

沈矣矣是英才中学高一(2)班的语文课代表。

她是那种看长相就能让人轻易分辨出的好学生——短短的丸子头;刘海儿不过眉;鬓角处的头发因为长的太快而微微盖了耳朵,被女孩子用细小的黑色发卡认真的别了起来;校服短袖保守的系到第一个扣子……整个人看起来乖极了。

可是,谁也没想到这样一个乖乖女竟然谈了恋爱。

还是跟一个女孩子。

罗睦是高一那年春天转来的。作为一名插班生,她完美的概括了言情小说里关于插班生的全部狗血设定——长得漂亮,学习成绩不漂亮;社会关系混乱,家庭关系却很简单。

罗睦生的娇媚。双眸剪水,眉目流转似是清纯又似娇嗔;微卷的长发垂至腰间,衬得肤色愈加白皙;前凸后翘的身材更是引得一票男生的幻想……才转来一周不到,罗睦就轻松收割了整个班级的少男心。

这不,今天晚饭时间,罗睦又因为跟男生一起遛操场被教导主任抓了个现行。

“罗睦,你出来一下!”班主任裴枫蹬着高跟鞋急匆匆地走到教室,叫出了正在上晚自习的罗睦。“你实话实说,今天是不是又在晚饭时间跟杨晟一起出去遛操场了?”

罗睦拿眼瞧着裴老师,扯着嘴角弯成一个勉强的笑,“老师您别不信,这次还真的不是我主动找的他,倒是他先招惹了我。”

裴枫扶额,每次被主任抓住都是同一个理由,这孩子就不能有点创新吗?她挥挥手,示意罗睦回去上课。

看来,是时候给她找个新同桌了。但男生不行,或许,应该找个女生做同桌?裴枫觉得自己的这个决定非常妥当,转身就换了一副好心情,踏着轻快地步伐回了办公室。

找谁好呢?裴枫翻着花名册自言自语。刘倩?不行,俩人自制力都太差了……路茜?也不行,这两个人凑在一起怕是会打起来的吧……

找谁好呢……裴枫正想着,就见沈矣矣抱着一大摞周记本推开了办公室的门,“裴老师,这是我们班上周的周记,除了罗睦没交都齐了。那…我给您放这儿了。”

“成,就放这儿吧。”裴枫点点头,沈矣矣微微鞠了一躬,转身快步跑出了办公室。

嗯…这孩子可以。要不然就让沈矣矣熏陶一下罗睦?

本来,有着天壤之别的沈矣矣跟罗睦本应该桥归桥,路归路,毫无交集。可当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结果却是谁都拦不住的。

“矣矣!沈矣矣!裴老师叫你去办公室。”同桌叶青从教室外面火急火燎地跑过来,“好像找你有事情商量。”

有事情商量?沈矣矣冲叶青点点头,放下手头的物理卷子出了门。

“诶,矣矣你来啦!”听着裴枫这声“矣矣”,冷静自持如沈矣矣,也不禁打了个寒颤——裴老师这人什么都好,但只要开始亲切的叫某个同学的名字,准没好事。

果然——

“矣矣啊,你也知道的,罗睦同学是咱们班的后进生,但是学习一直跟不上。这不,老师想把你跟她调到一个座位上去,你看怎么样啊?”

原来是这种事啊…反正还有两个月就分文理科了,两个月而已,换个同桌也没什么…

“嗯,好的,一切听您安排,我没问题的。” 沈矣矣点点头,顿了顿,“老师,如果您没有其他事的话…我先回去了?”

“没有了…诶不对,等等。我看过你的分科表了,你确定…两个月后去读理科?”裴老师戳着沈矣矣分科意向表上“理科” 俩字,似笑非笑地望着她。

“嗯,这是我的意向,我还没有征求父母的意见。等我问过他们会再做最后决定。” 沈矣矣看着裴枫的眼睛,认真的说着。

“好,那你先回去上课吧,调位的事这两天我就落实了。” 裴枫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摆摆手示意她回教室。

“好的,老师再见。” 她并不明白裴老师最后那个笑容背后的深意,最终却也只是点点头,鞠了一躬,转身出了办公室。

“怎么样?裴枫她没刁难你吧?”沈矣矣甫一回到教室,叶青就靠过来打听小道消息。

“没事,裴老师想让我跟罗睦同位,帮助一下新同学。不好意思啊,分班前的最后两个月我不能再跟你做同桌了。” 沈矣矣握住叶青的手,十分之诚恳的对她表示歉意。

“哎呀矣矣你太客气啦。调位嘛,很正常的。” 转头叶青就在心里长舒一口气——老天有眼,老娘我终于不用继续跟这个闷油瓶做同桌了。

回家我就给观音菩萨上柱香。

裴枫办事效率很高,找过沈矣矣的当天下午就落实了两人的调位。

沈矣矣抱住她的帆布书包,拘谨的坐在新同桌的身边。犹豫再三,她还是开了口:“嗯…你好,我是沈矣矣。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同桌了。”

从罗睦的方向看过去,沈矣矣身体僵硬,脖颈僵直,简单两句的自我介绍正式且刻板,整个人难受极了。

“哈哈哈,你好你好,我是罗睦,你知道的。” 语毕,罗睦笑着打量眼前正襟危坐的小姑娘,凑到她耳边,说,“话说,放松点儿,我又不会吃了你,啊~”

女孩子说话的气声搔的沈矣矣耳边痒痒的。她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又无比客气地笑着向罗睦点头。

突然离这么近干什么…我们很熟吗?沈矣矣带着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又打量了罗睦两眼,拿出练习册开始做作业。

诶嘿,这个姑娘挺有意思。

罗睦盯着沈矣矣看了几秒,突然就绽出了笑容。她笑的眉眼弯弯,小指无意识的带着愉悦的节奏敲了敲桌面,心满意足地埋下头去继续研究看不懂的物理卷子。

说来也奇怪,自从罗睦换了沈矣矣做同桌,她找同桌请教问题的频率明显的上升。上升速率之快使得罗睦从前的男生同桌们和爱慕罗睦的男生们十分之嫉妒,更有好事者成立了一个群组,名叫:“失恋阵线联盟”。

什么,你问为什么是失恋阵线联盟?

因为在十六七岁的中学男生眼里,得不到的统统叫做失恋。

【英才吴彦祖】:你们说,为什么之前罗睦不找我们问问题啊?

【杨慕睦】:是啊我也好奇!!

【我叫陈独秀】:或许是因为你只有颜没有脑?/摊手@英才吴彦祖

【杨慕睦】:陈独秀请你坐下!/笑哭@我叫陈独秀

【英才吴彦祖】:……算你狠。

【杨慕睦】:话说回来,那我咧?我学习也不赖啊。

【英才吴彦祖】:是哈,我晟哥的数理化生成绩跟沈矣矣不相上下啊

【我叫陈独秀】:或许…因为你不是女的?

【英才吴彦祖】:靠!谁家吴彦祖是女的?!

【杨慕睦】:说你没脑你还不服气,人家意思是因为你是男的所以睦睦才会不问你题。

【英才吴彦祖】:等等……所以说睦睦更喜欢找女生问题?难不成…睦睦是个双??

【杨慕睦】:!!闭嘴!天啊陈独秀都没你秀…@英才吴彦祖

【英才吴彦祖】:难不成我戳破了天机……

一时间群里鸦雀无声,陷入惨绝人寰的寂静。
——emmm难不成自己一直心心念念的女神竟然是个双?

“沈矣矣你看这道题怎么做?”罗睦拍拍沈矣矣的肩膀,把一道物理力学题推到她眼前。

“这道?” 沈矣矣一愣,这段时间罗睦总是找她主动问题,难不成是终于准备要努力了?不过也好,毕竟裴老师让我跟她同桌就是要帮她嘛。沈矣矣一边欣慰地想着一边在草稿纸上开始画图:“这道的话,我们需要先给小滑块做受力分析,因为它在斜坡上……”

罗睦并不在意沈矣矣究竟在说什么,她只是托着腮,目不转睛的盯着沈矣矣看。经过两周的相处,她觉得眼前的沈矣矣并不如之前班里传的那般“闷油瓶”,倒真的是个认真靠谱的好学生。

一本正经验算讲题的沈矣矣并不知道身边的罗睦究竟在胡思乱想什么。罗睦看着眼前的小姑娘,心思越飘越远。

这么乖的好学生,一定没谈过恋爱吧?如果一个平日里一本正经的乖乖女突然跟班里不学无术的女学渣谈起了恋爱……

啧啧啧,想想就刺激。

“所以,这个小滑块会因为受力平衡而在斜坡上静止不动,那么最后应该选C,明……” 沈矣矣抬起头,将画好的受力分析图推到罗睦眼前,却猝不及防地撞进一双幽深的眼眸中。

“…白了么。”沈矣矣用毫无波动的声音把话说完。抬起头她才发现罗睦离自己太近了,她觉得自己的耳根脸颊越来越热,仿佛熟透了一般,很不舒服。

“诶呀我给你讲题你不看题目看我做什么!” 沈矣矣忙不迭地坐正身子,理了理耳边的碎发,清清嗓子问她。

“你问我看你做什么?”罗睦对矣矣眨眨眼睛,“唰”地一下抽回卷子, “因为看你可爱呀~谢啦!”

“……”莫名其妙被女生说可爱,沈矣矣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心里犯嘀咕——什么鬼哦。

————to be continued————

夜深了,沈矣矣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这是她少有的失眠。她的心“噗通噗通”狂跳,可是她不知道它为什么狂跳——她从未经历过这种事情。

难道是生病了吗?可生物课上没学过这种症状预兆的病症啊???

不过听说罗睦好像对情感方面的问题很有见解。不然…明天问问她?反正同桌嘛,互相帮助也是应该的。

就这么定了。

怀着对知识的渴望,沈矣矣放心的睡了。

“诶…罗睦,早上好啊!”沈矣矣酝酿已久,还是开口说出了最普通的开场白。

“早上好啊矣矣~”罗睦揉乱沈矣矣的头发,眼睛弯成一条桥。

“哎呀说正经的,”矣矣理顺乱乱的头发,眼神飘忽不定,“那…那个…我问你一件事儿,行…行吗?”

听了这话,罗睦笑成一团,“今儿太阳打西边出来啦?学霸矣矣要问我题目?”不过她很快又正经起来,“咳咳,我不笑话你了,你问吧,让我来给你答疑解惑!”

“那个…我想问,心总是噗通噗通狂跳…是得了什么病吗?”沈矣矣挠挠头,话一出口,她才觉得有些怪不好意思的。

罗睦眼珠一转,故弄玄虚的说:“哎呀你问的是这个啊!我告诉你喔,你得的呀,是绝症!”

听了这话,沈矣矣突然就慌了,下意识的抓住罗睦的手,紧张地问她:“绝症?什么绝症!我不会快要死了吧……”

看着眼前慌乱地小姑娘,罗睦心里突然升起了一丝窃喜。她顺势回握住她凉凉的手,一本正经地安慰她。

“你不用怕喔,这个病啊,叫相思~诶我说沈矣矣同学,你这颗芳心到底许给了谁呢?嗯?” 说话之间,罗睦离沈矣矣越来越近,而沈矣矣的脸颊也越来越红。

“我……” 沈矣矣吞吞吐吐,说不出个所以然。

“你…你该不会是…把你那颗芳心许给我了吧?嗯?”罗睦上前一步,把沈矣矣抵向墙角。

沈矣矣的脸颊“腾”地一下红透了。

罗睦嘴角勾着笑,低头在矣矣耳边吹着气,轻声说着,“其实,我也喜欢你呀。”

沈矣矣诧异地侧脸看向罗睦,却在不经意间蹭到了她的嘴角。所以说,那种被看一眼就脸红心跳吞吞吐吐说不出话的感觉,就是喜欢吗?

如果这就是喜欢,她可能真的喜欢上罗睦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动心的。或许是初见收作业时她故作可怜的眼神;或许是每天她看向自己时弯弯的眸子;又或许是每天心甘情愿地被她揉乱头发再偷笑着理顺……

所以……她大概是真的动心了。

只是罗睦是个女孩子。可是那又怎么样?女孩子跟女孩子之间,也是可以有爱情的。

从那天起,沈矣矣觉得自己有了新的目标。一个是好好学习,另一个,就是跟罗睦好好的在一起。

而罗睦也渐渐抛去了玩世不恭的心思,开始向矣矣靠近,认真听课,认真学习。

两人常常挑着放大周的周末去图书馆看书,或者到处走走。沈矣矣觉得,她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

离着分班的日子愈来愈近,离着放假的日子也愈来愈近。

正是五月天,罗睦约矣矣去江边玩。

“矣矣,你想好选文选理了吗?”罗睦晃着脚丫,侧身看向身旁的矣矣。

女孩子原本的丸子头现在已经微微齐肩,被她拿黑色的细皮筋一丝不苟的扎起来,活像个小麻雀尾巴。其余不够长的发丝随着江畔的晚风轻轻晃动着,矣矣用手指把它们拢在耳后,顿了顿,说:“想好了,我选文。”

矣矣晶亮地眸子看的罗睦心里酸酸的。她明明特别喜欢物理,却要为了将就自己去学文。

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她应该去做自己想做的。

“矣矣,我们私奔吧。” 望着西边渐渐沉入江中的夕阳,罗睦冷不丁地说了一句。

“私奔?”突然被点名的沈矣矣费力地从放空中脱出身来,大眼睛忽闪着看向罗睦,显然没听清刚刚她说了些什么。

该死,现在真想咬她一口。罗睦心里抓痒儿似的挠着,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她,嘴角噙着笑,却不咸不淡地又重复了一遍——“我说,沈矣矣,我们私奔吧。到一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

这回小姑娘听清了。沈矣矣望着江水,眼角眉梢都带着笑。沉默良久后她轻轻地“嗯”了一声,夕阳映的她脸颊绯红。江畔初夏的晚风中还有些凉意,可罗睦的心里却被喜悦填的满满的。

但喜悦之余,是弥漫开来的悲戚与惆怅。也罢,为了喜欢的人,放弃些东西也是值得的。

在交分科表的前一天,罗睦跟沈矣矣大吵了一架。吵架原因究竟是什么,沈矣矣已经记不清了。她只记得最后罗睦摔了语文周记本,对她大吼着——

“我其实一点儿也不喜欢你!一点儿也不!”

然后收拾好书包,夺门而出。

空荡荡的教室里,只留下满脸泪水的沈矣矣,和脸上一副错愕地表情。她十六岁喜欢的这个人,当真一点也不喜欢她吗?

她不敢想,也不想去想。

如果是这样,她又何苦紧紧抓着这份感情不放呢?

最近网上不是很流行一句话么?

“握不住的沙,不如扬了它。”

挺符合的,不是吗?

最后的分科表上,沈矣矣选了理科。

罗睦选了文科。

从交上分科表那天开始,罗睦再也没有找矣矣说过一句话。而矣矣,也倔强地没有先开口。

分科名单确认后,就是暑假。一整个假期,沈矣矣都显得有些心不在焉。她每天都会翻着之前跟罗睦的聊天记录,每天早晨醒来和晚上临睡前都会默念一遍罗睦的手机号码。

就这样日复一日到了假期的最后一天。

8月31号的中午十二点,矣矣最后看了一眼小小的蓝色屏幕上已经倒背如流的手机号码和看了无数遍的短信内容,按下了“删除”。

下午两点,沈矣矣返校。此时,她已经是高二理科班的一名女生了。身边坐着的,是一个架着黑框眼镜的瘦瘦的男生。

“你好!”同桌向她打招呼。
“你好。”她头也不抬地敷衍道。

理科班的日子沈矣矣过的很开心。开心指的并不是同学关系——毕竟她从来不在乎这个。她觉得开心,是因为打心底里对理科的喜欢。

——就像曾经打心底的喜欢那个人一样。

校园很小,沈矣矣有时会跟罗睦打照面。但也只是打照面而已。

抬头,对视,无视,擦肩而过。

两年的时光匆匆过去。高考时,沈矣矣如愿考上了Z大。而罗睦,因为基础实在太差,考上了邻市的一所专科学校。

那时,沈矣矣以为她跟罗睦的故事就到此结束,而她们两个人这辈子再也不会碰面了。

——毕竟世界那么大,她跟她只能算得上是情深缘浅。

可是,在未来这道选择题上,学霸矣矣低估了命运的权重。

三年后。

Z大专升本考场上。

被导师叫来监考的沈矣矣同学虽然十分不情愿,但还是向期末综测加分势力屈辱地低下了头。

嗨呀监考而已嘛,就,转两圈,吓唬吓唬人,眼睛一闭一睁,一场考试就过去了~

沈矣矣同学在心里给自己打气。

毕竟加分要紧。

每年期末,班里同学总会有莫名其妙地加分,没有他们做不到,只有你想不到。于是,就算学霸矣矣可以用单纯的学习成绩名列前茅,也难保能在加了综测权重的最后成绩里拔得头筹。

毕竟谁占了权重的便宜,谁就是大佬。

即使现在的沈矣矣已经有了内定直博的“特权”加持,在综测面前,还是显得可怜无助又弱小。

毕竟Z大的一等奖学金数目还是很可观的,能给爸妈买不少东西呢。

于是沈矣矣同学就雄赳赳气昂昂的挂上监考牌,抱上考试题,来到了专升本第三考场。

在考生来之前,沈矣矣抽空忙闲地快速浏览了一下考生表。这一看不要紧,她本来愉悦地心情突然变得不知所措。

第三考场的2号考生,名叫罗睦。

名字上面是考生证件照。虽然三年过去了,可沈矣矣还是能轻而易举地分辨出那张脸庞。

是她,没错。

她突然有些慌,她有好久没有这么慌了。
自从上了大学,她就像变了一个人。活泼,开朗,像极了当年罗睦的性格。她蓄起了长发,开始穿裙子,学着化淡妆,成了Z大理学院有名的院花。物理2班的男生们逢人便说:“你知道吗?理学院院花在我们班噢,我们矣矣可是才貌双全,才不像你们班上的‘恐龙’。”

而她上一次这么慌乱,是在高一交分科表的前一天晚上。辗转反侧,夜不能寐。

考生的喧哗很快将沈矣矣拉回了现实。另一位监考老师负责给考生扫描,她负责登记参加考试的考生,一切都井然有序。

“下一个。”沈矣矣无意间的一抬头,撞进一双幽深的眼眸中——一双日思夜寐念念不忘的眼眸。

她剪了短发,拿黑色的细皮筋一丝不苟的扎起来,活像个小麻雀尾巴。被遗忘在两侧的碎发随着她的低头而轻轻摆动。

——像极了当年的沈矣矣。

罗睦冲她笑笑,轻声地说了一句:“好久不见。”

她们在那场考试结束后互相留了联系方式,但是很默契地谁也没有先联系对方。

距离上一次江边约定的五年后,又是一个五月天的傍晚。罗睦发微信约矣矣去H市江边。

同样的月份,同样的傍晚。不同的只是地点和女孩子的样貌。两个人就这么静静地坐在江边吹晚风。

不同于家乡清凉的江边晚风,H市江边的晚风带了几分燥热。
像极了现在两人的心情,沉闷却焦灼。

“我考上了。”罗睦沉默片刻,忍不住先开了口。

“是么?恭喜你呀。”沈矣矣的语气淡淡的,却有遮掩不住的喜悦。

“嗯。我们又可以在一起了。”罗睦望着江边的夕阳,一字一句的说。

“是啊。”沈矣矣用力地点点头,眼睛里闪着些泪光。

“我是说,我们又可以在一起了。”罗睦看向矣矣的眼睛,重复了一遍刚刚说的话。

“是啊,我明白你的意思。”沈矣矣回看向罗睦,言语中是显而易见的欢喜。

那就,再一次的,在一起吧。

谁让占权重的大佬,叫做命运呢?

真好啊,兜兜转转,回首又见她。

喜欢就请点一下下面的小心心吧~爱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