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敢善良

 一、雷锋不穿阿迪达斯

 我读初中时侯,一天下午和同学相伴回家。

 在一个十字路口,一辆摩托车撞倒了一个提着一篮子蔬菜的老太太。

 摩托车司机一溜烟跑掉了,留下倒在地上的老太太和散落满街的蔬菜。旁边是一大群看热闹议论纷纷的大人。

 同学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过去,借了路边卖雪梨的小贩的三轮车把老太太送到了医院。同时还垫上了自己准备买阿迪达斯跑鞋的钱。

 而后来的情形令人寒心:一帮大人围攻我们两个孩子,那老太太的家人死活不放我们走,坚持要家长前来赎人。

 我们拿不出救人的证据,被扣下了学生证。

 同学用眼泪和咬破的嘴唇找来了唯一的证人——卖雪梨的小贩。当然,条件是两个孩子拿出了身上所有的零花钱买下了小贩的雪梨。

 晚上十点多钟,我帮同学把雪梨搬回家。那是我们吃过的最苦最苦的雪梨。

 我伤心地说:“你的阿迪达斯跑鞋没了。”

 同学惨笑着说了一句让我更伤心的话:“雷锋不穿阿迪达斯!”

 

 二、被玷污的爱心

 同事是一个刚从乡下农村出来打工的女孩子。

 那天,下班后,她一个人出去逛街。

 路上一个衣着光鲜的男人急匆匆地走到她面前,满脸焦急地说:“我的手机钱包刚刚被偷了,我有急事打个电话回家,你能把你的手机借我用一下吗?”

 淳朴的女孩毫无戒心地掏出了自己的手机递了过去。

 男人满口感谢地接过手机,拔了一个电话。似乎手机的信号不好,他不停地叫着:“喂,喂,听得到吗……”,然后身子一直往旁边挪动。突然间拔腿就跑,一阵风似的转过前面墙角,不见了踪影。

 同事目瞪口呆地看着男人远去的背影,愕然不知所措。

 “再也不敢相信这些可恶的骗子了!”她黯然说。

 失去的不仅仅是一个手机,还有她滚烫的爱心。

 三、被亵渎的善良

 那一天,他刚从公交车上下来,还没在地上站稳,就看见前面一个老太太追赶公交车不及,摔倒受伤。他毫不犹豫地将老太太扶起送往医院。被诊断为左股骨胫骨折并接受髋关节置换术的老太太却在此时一口咬定是他撞到她,并将他告上法庭要求赔偿。最后法院一审认定他为撞伤徐老太的肇事者,判处其赔偿徐老太医疗费共计人民币4.5万余元。

 这就是2006年轰动一时的“彭宇案事件”。

 事件造成的恶劣后果令很多人不再敢见义勇为,不再敢对人伸出援手。有老人在街头发生意外,路边无人敢扶。

 “问题在于帮助之后如果被反咬一口,怎么办?”

 有网友说得好:“交不起扶务费!”

 更有人列举了雷锋当年做的一系列好事之后,得出了一个结论:要放在今天,雷锋会被罚得倾家荡产。

 无独有偶。

 2011年6月16日,一司机驾车行驶至一装饰广场附近时,见一个老太太由西向东跨越路中心的护栏,被护栏牵绊摔倒受伤。他立即停车,翻出创可贴给老太包扎上,并拨打了120。就在这时,老太太拿起电话,说了一句让他从头凉到脚的话,“我在马路上让车给撞啦!”

 这是“天津版彭宇案”事故的主角许云鹤在法院并无证据证明他撞人的情况下判罚他赔偿10万元。

 法院的判决理由之一,是“车主许云鹤发现王老太时只有4、5米,在此短距离内作为行人的王老太突然发现车辆向其驶来,必然会发生惊慌错乱,其倒地定然会受到驶来车辆的影响。”

 判决一出,网上哗然。

 “物价上涨,‘扶务费’也上涨了。”

 “这件事比彭宇案更可耻。以后看到老太倒地别说扶了,只要看到的都有罪。”

 “这判决如果生效了,以后会不会滋生一个行业:天天坐在护栏那里等着,看到有车来就假装摔下来,然后拦住车要索赔,因为被这车吓一大跳,所以摔下来了,责任在这辆车呢。”

 这些网友的愤愤不平代表着善良被亵渎的痛心。

 而更痛心的是,我们听到了这样冰冷的质问:从当年彭宇被问“不是你撞的,你为什么去扶她?”到2009年上海钓鱼执法案中张晖被问“他胃疼关你什么事?”

 是啊,“不是你撞的,你为什么去扶她?”、 “他胃疼关你什么事?”。你善良,那你就活该!你有爱心,那你就有罪!

 被救助者的反咬一口更是让我们无法忍受的冤屈。

 所以,我们不敢善良。

 到底是冰冷的法律扼杀了善良,还是贪婪的我们亵渎了善良?

 

 四、不再施舍的手

 在开商店的那段日子,我每天都要面对几拔上门来乞讨的乞丐,拿着破碗破罐的手伸到我面前:“老板好心……施舍个饭钱哪……”。每个月累积下来,约有几十次。

 即使有再多的同情心也施舍完了。所以,我常常是冷漠无视,不理不睬。直至那乞丐站立良久无果后自行离去。

 我百思不得其解:现今这样的太平盛世,真还有这么多吃不上饭的人吗?

 直到一个在超市做收银组长的朋友娇笑着对我说:“你以为呀,他们赚的钱比你还多,他们隔三岔五就来超市找我们用散钞和我们兑换整钞,每次都兑换好几百呢。”

 哦,原来现在的乞讨者不再是因为找不到活计生活不下去,而是乞讨已成为一种职业。而且,竟然比许多职业赚钱多得多。

 同情心,是施舍给那些真正走投无路的真正需要帮助的人,而不是那些好吃懒做者。

 而今,我冷漠着脸,面对乞讨者不理不睬,不是没有了爱心和同情心,而是已经不敢相信:这众多的乞讨者中,会有一个真正需要同情和帮助的人吗?

 每当我走过人流熙攘的街头,看到那些奇形怪状、残肢缺足、有些甚至带着流脓的伤口躺在地上的老人和孩子,我心中的恻隐之情都不禁油然而生,手欲伸进裤兜里往外掏钱。身旁的友人马上把手上拿的报纸递给我,上面一个醒目的标题赫然写着《犯罪分子敲断老人孩子的手足,扔到城市各处……》。

 什么时候乞讨者已成为犯罪分子赚钱的工具?

 而今,除了在泡妞时往乞讨者的破碗里扔钱是为了赚女友的爱心分外,我不再给乞讨者掏一个硬币。

 不是没有爱心,只是怕自己的爱心只是资助了更多的犯罪分子。

 不是没有了善良,只是不敢善良。

 一个外地人,穿着朴素的衣裳挂着满脸的憨厚向我问路。我好心地想给他带路,却看见他下意识地往怀里摸了摸——那里放着的到底是一张皱巴巴的亲戚家地址纸片还是一把到了人疏小巷就能掏出来的凶相毕露的匕首?

 一个老太太摔倒在路上,扶还是不扶呢?

 这个在从前本来不应该成为问题的问题如今却真的成了一个问题:不扶吧,怎么说自己也是听“学习雷锋好榜样”的歌声长大的;扶吧,却又让我想起了“农夫和蛇”的故事,如今的都市,农夫是越来越少了,而蛇却越来越多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