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第六十二章 驾驶学兵天天在挖土

字数 2110阅读 37

《成长》目录

上一章 一张差点要命的照片

下一章 救火行动

一起成长

在汽训队的头半个月根本就没有摸过车,不,应该说是没有摸过方向盘。车倒是摸了的。因为我们每天都擦车,将车擦得雪亮雪亮的,原本显得有些破旧的车,被我们一擦,便跟新的一样,被太阳一照,放着光。

我们每天在汽训队正在施工中的训练场让挖土,搬石头。这让我们这些当学兵觉得很不爽,但也不敢吱声。因为汽训队管得太严了,队领导,班排长,一个个都板着个脸,令学兵们望而生畏。

我们又挖了一天的土,吃完下午饭后,王班长带着我们班的人去擦车。当然,他自己是不会动手的,他是班长,去了就往驾驶室一坐,抽烟,偶尔戏耍一下某个学兵。

但他是从来都不耍我的,连玩笑都不开,或许因为我是队里的文书,他怕我在队领导面前说他的坏话,或者是因为他以为我真的像陈运所说的那样,有那么大的关系;也或许是因为他觉得和我这种人开玩笑没什么意思。

总之,他除非是要叫我干活,否则他从来都不和我多说半句话,不过我也从他看我的眼神里可以看出,他不喜欢我,很看不惯我,好像一直在等待机会,要整我一回。

有时候,人就是有这么怪,以前连面都没见过,可是一旦相遇了,就如天注定的一样,要成为仇人。整天用一张仇人一样的脸向着对方,否则就会觉得自己会吃很大的亏一样。

王班长对我就是那样的,或者说我对他也是那样的。我也从没有在他面前笑过,只要他在,也一直都是正儿八经的。我的心里在害怕,或者说是一直都在防备在他。我总是感觉他一直在寻找我的把柄,在寻找整我的机会。

而我,不愿意给他那样的机会,所以,我不管做什么,都小心翼翼,擦车的时候,我擦的最积极,也擦得最细心。挖土干活的时候我也是最迈力的,别人休息的时候,我不休息。因为我总觉得有双眼睛在盯着我,那双眼睛就是王班长的,好像只要他一发现我休息一会,他就会像一条得势的恶狗一样,向我扑来,指着我的脸,很粗鲁地训我一顿,如果我敢有半点不服的表现的话,他就会抽我两耳光,或者踢我一脚。

陈运倒是活得比我轻松多了,这是我的感觉。因为王班长对他总是笑咪咪的。甚至在挖土的时候,陈运根本就不挖,王班长也不会说他,还会偶尔叫他。把他叫到训练场某个没有人看得到的地方,抽上一支烟。当然,那烟自然是陈运买的。

擦车的时候也是,陈运擦不擦车,王班长都不会说他。反而会笑咪咪地把他叫到驾驶室里,一起点支烟,开些无聊的小玩笑。

这天,我们又挖了一天的土。吃完晚饭后,队里按着一日生活制度组织看了新闻,然后自由活动,点名,点名完毕后。我给队长,教导员,副队长都打好了洗漱用的水,将他们被子铺好,然后自己也洗了漱。

连续干了这么天的活,说实话,真的挺累的。我全身就像散了架一样,倒在床上拉开被子往身上一盖,蒙头就睡。一会就进入了梦乡,不,不是梦乡,应该说是睡沉了。因为太困了,我根本就进不了梦乡,或者说是直接超越了梦乡的境界。

迷迷糊糊地,我听到电话铃声很急促地响着,就像催命一样地响。我猛地坐了起来,抓起电话,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到电话里有一个很急促的声音说道:“汽训二队吗?”我说:“是!”

电话里用命令似的口吻说道:“我是军务办陈参谋,周店野生森林保护区发生火灾,命令你队即刻出发,支援消防部队救火。”我听着电话话里的声音,睡意一下子全没了。心里就像崩了一根弦似的,紧张地从床上跳了下来。大声答道:“是!”

我刚答完“是!”,对方就把电话挂了!我也顾不上穿鞋,更顾不上穿衣服。赤着脚,穿着刚才陪我一起睡得死沉的内衣跑向队长办房间。队长房间的灯还亮着,我推了一下门,发现门是锁着的。于是我用力敲门,听到队长在里面说道:“等一下!”

队长将门打开了,副队长和教导员都在队长屋里。队长看到我那紧张的样子。皱着眉头问道:“出什么事了?”我说:“报告队长,刚才接到军务办陈参谋的电话,他命令我队即刻出发,前往周店野生森林保护区救火。”

队长一听,连忙跑回屋内,在桌子上翻了翻,我猜他是在找口哨,却没有找着,于是命令我道:“赶紧,吹紧急集合哨,带铁锹,车场集合!”我:“是!”然后跑回值班室,从桌子上抓起一个口哨,跑到楼道内吹紧急集合哨,大声喊道:“全体人员,带铁锹,车场集合。”我喊了两遍,看到各个房间的灯都亮了,于是自己也跑回值班室,穿上迷彩服,戴上帽子,拿着武装带,在门后拿了一把铁锹,便随着全队的人朝楼下跑去。

我们跑到车场,汽训大队所有的人都赶到那里。只听见一个声音从高音喇叭里发出来:“不用报告,以班为单位抓紧时间登车,一分钟后按编制序列的顺序出发。”

所有人员都很紧张,班长直奔驾驶室,将车打着火,打开车灯。整个车场被照得通亮,学兵们也不像平时规定的那样,按顺序,用标准的登车动作登车。有的从车的两侧爬上了车箱,有的从车尾爬上了车箱。

车开动了,越开越快,冷风吹起尘沙,打到我们的脸上,辣辣地痛。我们都挤在一起,坐在车箱里。陈运:“欧阳。”我说:“到!”

陈运:“这到底是怎么啦?他们想干什么?白天挖了一天的土,大晚上的难道还要去挖土不成?这汽训大队是不是想折磨死我们?”

班上的小王也说道:“是啊,这真不是人呆的地方,你说挖土就挖土呗,还非得来个紧急集合……搞得像有什么重大的军事行动似的。”

《成长》目录

上一章 一张差点要命的照片

下一章 救火行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