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旧随笔:久违了,圆圆

        许久以来,有一个女孩萦绕我的心间,挥之不去,有一种想把我与她的故事写下来的冲动。

        圆圆,是若干年前我教过的一个学生,我记得,并不是因为她有多优秀,相反,却是那种不讨老师喜欢的笨孩子,很笨很笨的那种,也是因为她的这份笨被我时刻记得,她带给我的温暖与感动也让我难以忘怀。

      那个年代一年级新生入学前,学校可以进行一个摸底的小面试,在分班的时候能够有个科学依据,省得好孩子扎堆,调皮捣蛋的孩子组群。圆圆是我面试遇到的小姑娘,第一眼感觉,就是那种老实呆板木讷的孩子,像个小木偶一样一动不动,完全没有学龄前孩子的那种灵气与可爱。其实所谓的面试也很简单,无非问几个汉语拼音,数个数,介绍一下自己。我问圆圆什么,她都摇头来应答,甚至问她名字,她也不肯开口。候在门口的爸爸着急了,拍着大腿喊:“圆圆,你要给爸爸挣个大鸭蛋呀!”圆圆朝爸爸眨巴了一下眼睛,还是默不作声,面试结束,爸爸拉着圆圆走了。

      不管面试成绩如何,只要够年龄,符合入学条件,都能正常入学。在我班的一年级新生名册上,圆圆的名字赫然在目,看来这就是一种缘分吧!老天爷要把一只爬得很慢很慢的小蜗牛赐给你,你就欣然接受吧!正式开始了一年级的学习,圆圆依旧老实地坐在位上,很少开口说话,更别说上课主动回答问题了,你就算把她叫起来,她也用沉默作答。三番五次地鼓励,毫无成效的情况下,我只好无奈地说一声:坐下吧!第一次的单元测试,圆圆的试卷上是大片的空白,只有零零星星地写了点,我好不容易从圆圆写的内容中找出符合要求的答案,最后得了8分,还不错,起码比入学时强多啦!第二次超过了十分,学期过了大半的时候,圆圆竟然考到了三十二分,我大大地表扬了圆圆,有些孩子不服气地找到我,撅着小嘴说:“老师,你偏心,我都考了九十分,你都没有表扬我,圆圆才考了三十二分,就被你大大的表扬啦!”我告诉他:“圆圆跟你们不一样,她先天就与你们存在很大的不足。她虽然考了三十几分,但是我看到了她一次次的进步。每次走过她的身边,我都看到圆圆一遍遍在练写生字,一笔一画,有时候一个字要写上大半张纸。这是她来学习,唯一能做好做到的事情 就是不厌其烦地写啊写啊。”

      圆圆是个老实得让人怜爱的孩子,谁都可以欺负她,更有有几个调皮捣蛋的男生经常拿圆圆搞恶作剧。有一次上自习课,前座的男生拿着彩笔,把圆圆画成了一个大花脸,还美其名曰给她画脸谱。我看到圆圆的大花脸,又好气又好笑,“圆圆,你为什么不反抗,就让别人乖乖地画脸呢?”圆圆拉耷着小脑袋不说话,一脸无辜的样子。为了让那个搞恶作剧的男孩受到惩罚,我只好打电话让他的妈妈来,洗了一个多小时,才把圆圆的脸给洗干净。那个男生要回家给家人洗一个星期的袜子。每次看到有人拿圆圆搞恶作剧,我都会挺身而出,帮替圆圆打抱不平,我想让学生们看看,软弱可欺的圆圆是有保护神的,那就是他们的语文老师。

      我一教就是五年,圆圆也一天天长大,她也从最基本的字词开始,学会写几个简单的句子,到了中高年级,圆圆的语文成绩基本上能进入及格的行列,我打心眼里为圆圆高兴。我发现圆圆有一个特点,虽然那些需要思考动脑筋的题目不会做,也理解不了,但是那些基本字词在她一遍遍地强化练习下,掌握得特别牢固。有一次考前复习,为了调动一下学生们复习的积极性,我从每排挑选一名代表上黑板进行听写比赛,其他排挑选的都是“学霸级”人物,唯独圆圆所在的那一排我单选了圆圆,这一排的同学不乐意了说:“这不是分明要出我们的丑?别的排都是高手,我们排却选的是一个实力最弱的圆圆。”我说:“‘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让我们拭目以待最后的结果吧!”听写结束,那些所谓高手出现不同程度的失误,铩羽而归,唯独圆圆胜出,大家不约而同对她竖起大拇指:“圆圆,好棒!”圆圆不好意思地笑了,那是我见过的不多的笑容中一次。在小学毕业考试中,圆圆的语文成绩竟然取得了优秀,我看到圆圆卷面整洁,书写一笔一画,能会写的题都写上了,作文破天荒地也写了大半个格,语句虽然有点问题,但是意思基本能看懂,因为书写工整,所以阅卷老师没有给扣太多的分数,所以取得了有史以来的高分。但是数学还是少的得可怜的十几分,但是一切都无需去勉强。那一刻,我觉得圆圆应该是我此生最得意的学生,她从刚开始的一窍不通,到现在能认识不少字,能用简单文字表达自己的心声,足矣!她就是那只爬得很慢很慢的小蜗牛呀!。

      送走圆圆这批学生的几年后,一天送路队,隔老远就看到一个人在向我招手,大声喊着:“王老师,王老师!”我走近一看是圆圆的妈妈,圆圆妈妈告诉我,她是专门在这边等着我的,上中学的圆圆知道妈妈来接妹妹放学,能够在路口碰到她最爱的王老师,就交代妈妈,一定要代她向老师问好,顺便看看她的王老师变样了吗?圆圆妈妈热情地拉着我的手,说:“圆圆这孩子时常念叨着你,说我的王老师有多好多好。我这就回去告诉她,王老师一点都没变样,还是那么年轻。圆圆知道一定会高兴坏的!”

      看着圆圆妈妈拉着小女儿远去的背影,我竟然有一种泪目的感觉,但是内心却是无比温暖。

      面对资质千差万别的学生个体,我们的老师要凭着一颗善良的心,去善待每一个孩子。花有花的芳香,叶有叶的快乐,不强求,最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