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么让我遇见这样的你

文\卓小妞
你是我的超人

我是宇宙间的尘埃,漂泊在这茫茫人海。

      而父亲,手捧我这粒尘埃,陪我一起,漂泊人海。

      人们都说,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情人。而我说,父亲是女儿下辈子的归宿。在这纷扰的人世间,不论艰难险阻,不论刀山火海,这个男人,一直在默默地,默默地,忍受着,接受着。

       前些日子,父亲从外省回来了。我知道,他一定又没舍得买卧铺,火车硬座给他带来了诸多疲倦。一夜8小时,一夜无眠,一夜心心念念。我在心里责备他这么大的人了还不懂得对自己好些,却终是没说出口。陡然抬头,我注意到,他的鬓角,又花白了许多。

       如中国大多数父女关系一般,我和父亲,少亲近得很。父亲在一家儿女眼中,更是严厉的代名词。他是我们家的首席执行官,命令一下,定是座下无声。

       小的时候,每每做错事,总会被父亲呵责。父亲骂人的方式总带着“孺子不可教也”的无奈、“恨铁不成钢”的痛心。尽管他生气的时候鲜少破口大骂,却也足够震慑我们。但是,小时的我们亦不会想到到底什么才是“可怜天下父母心”。被训斥后,息事宁人不过几天,往往是,淘气的依旧淘气,闹腾的依旧闹腾。

就是这么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寻常百姓家,父亲于我而言,却是万丈光辉。

父亲总是默默付出

那日,我同父亲一齐去参加他的同学聚会。邻座的叔叔是个业余的收藏家,谈天说笑间,他拿出了一张上世纪90年代的“兄弟照”:五个青年小伙儿有模有样地摆着当时流行的姿势,各有千秋。而唯一穿着小西装的父亲站在最右侧,模样俊俏,春风得意。说来奇妙,自照片中的20多年来,父亲竟没多大变化。偏要说变化,只是轮廓更鲜明了些,身体更硬朗了些。几位老同学高谈阔论,想当年,父亲也是校内叱咤风云的人物呐。我不禁暗暗觉得好笑,心想真是不论什么年代都有校园偶像啊。

      之后的某一个双休日,我得以从学校回家。父亲一见我回来,便神秘兮兮地叫我过去,他说,“你过来,我给你看个好东西。”我好奇地凑过去,心里还有些小期待。没曾想,父亲给我看的,是手机里的图片——五个青年小伙儿像模像样地摆着姿势。我有些懵。父亲接着说,“那可是90年代的照片了啊,你叔叔居然还存着。”他突然就笑了,像孩子般。“我不是看过了吗,”我下意识地开口,“上次你去聚会我也在场呀?”待我说完,父亲的神情突然有些错愕,而后隐隐夹杂了许多失落。我后悔万分,在心里咒骂自己的嘴笨。却也霎时意识到,父亲老了。

      父亲老了,他忘了很多事,却独独清清楚楚地记得和我分享他的快乐。

他的快乐不多,却愿意分多半给我。他的苦难不少,却从不让我知道。

最美是下雨天,你牵着我

依稀记得2010年曾祖父去世时,我的父亲,这个坚强的男人默默地承受着,却终在无人的时候独自躺在躺椅上望天流泪。他的泪很清,却渗满了哀伤。那时年少的我偷偷地看着他哭,竟不明所以。

       我背过父亲,无语凝噎。强装镇定,却依旧难免心酸。是我亏欠了父亲太多,才会让他孤独惊慌得像个迷路的孩子。

      很长一阵子,父亲病了。而打从父亲病后,我常做噩梦。我担忧他的病情,担心他的身体。却无奈于不能常陪在他身边。但每当我询问他的病情时,他总无所谓地说,“哪有什么病,死不了的,死不了的。”我明白,他的病他明白,他只是不想我再继续为他担心。但,父亲,这样的你,更使人挂心,更令人心疼。

      有一天,你突然感慨道,老朋友的感情多么难能可贵。可其实我也偷偷问过上帝,是什么让我遇见这样的你。

亲爱的父亲,我又何德何能,有生之年,能遇见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