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海街的花语

那年她二十二岁。

来这儿放放松吧。闺蜜总算逮到机会,抛出诱饵。

行。

她看着窗外,披着霞光的云儿编织起一连串回忆。远的,近的。

出租车远去,闺蜜看到了她。

还好吗?看你都瘦了。

她回了一个拥抱。还行吧。

这次一定要住一段时间,可以吧?

可以。

她有些累了。心和身子都累。

闺蜜领她去看房间。怎么样?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喜欢暖色调嘛。

她放下烦闷的工作后,心里开朗多了。

人总会改变的,不过是我自己坚持这颗心的喜好而已。闺蜜表情有些惆怅。

好了,好了。我不是来了嘛。带我去看看这一带吧,顺便介绍介绍。她甩掉行李,拉起闺蜜往外跑。屋里总显得压抑。

这一带靠近蓝海,所以落得这条街叫蓝海街。闺蜜极力做出抱怨的样子,但她从语调中知道这是玩笑。

你发现这儿有什么不同吗?

不同?她有些不解。

对啊,有什么不一样。闺蜜挽起她的手,要求她再看看。

她看穿整条街。从远处扫到近前,从地上寻到墙头。

不一样的话——只有那些长满墙边的花了,是不是?她吞吐不定。

对咯。闺蜜顽皮笑着。

你知道吗?蓝海街的蓝海还有另一层蕴意——蓝色的花海。

是这样吗?她看了看那些花。它们夹杂各种颜色,但很少露出蓝色花瓣。

不过那是以前了。现在,这儿的人都不太讲究以前的那套,不再只种蓝色的花种。闺蜜擦去了她的疑云。

怪不得。

花有花的语言,它们都代表不同意义。有的表达爱情,有的标志友情,有的象征亲情,总之很多。闺蜜指了一些花给她。

你没说的话,我可不知道这些。她惊讶于眼前的一朵红花,它拥有富贵。

走,到那边去。

闺蜜带她往海岸走去。碧蓝的空气仿佛已经闻到。

啊,多漂亮啊!

她的眼睛有了归宿。辽阔的海面一展无尽,不时击沉一起起翻滚的浪花。

早就让你来了嘛,那时你却不答应。现在工作放下后,总算给了个面子。闺蜜摆了个无奈。

她有些不好意思,转而借抓起闺蜜的痒来掩饰自己。看你还敢不敢说。

啊哈哈——别闹了。闺蜜自己却抓起她的痒来。

升腾在海滩上的水汽往她们这边飘来,把两道笑声卷起,一同飞向蓝海街。

住了两天,她已经习惯了这温暖的地方。这里不仅人好,风景也好。

星期二上午,她合着闺蜜吩咐的命令到蓝海街左区五号路去买早点。

盛开的花随朝阳展示容颜,供过往人流停滞双眼。红色抛开,黄色垫后,粉色装饰,蓝色夹层,紫色留间。

确实是花的海洋。

买了早点,她匆匆返回,免得闺蜜饿着肚子数落。

呀!

她撞到一个人。

对不起,我拉你起来。

她伸出空着的一只手握住那只温热的手。那暖和冲淡了雾气中的阴凉。

没关系。他的笑轻柔如风。

她抬眼看他。他高她一个头。那是张有些泛白的脸,成熟而稳重。

没撞痛吧?

没有。他像风一样柔情的笑。双眼如一道火光,亮起她的影子。

你刚来这吧?他同她一起走。他也住蓝海街右区。

是。她为刚才的事低头走着,眼光不时瞄他一下,又急忙扭开,再次低头看路。

这儿可不错了。你去过蓝海街北边的公园吗?

没去过。她语气很弱。

那里可真美,盛开蓝花,满路都是。他装作不经意地看了她一眼,却不知被她抓到。

有空你一定要去看看。那儿保留了蓝海街以前的美。

她看他拐进一条小巷。又看两眼,她匆匆回去。

啊,才来,饿死我了。闺蜜趴在床上,赖出一副死样。

吃吧吃吧,吃肥你。她开玩笑。

一个星期过去了,她都没见着他。

也许该去公园看看。

那天下午天气正好,斜挂的余霞丢下些许光辉,夕阳藏入蓝海底下。

好美。还有安静。

她踏入公园后,犹如归来的鱼儿游进海洋。一朵朵她不知道叫什么的纯蓝的花延长再延长,从公园入口绕圈,横向左右两方。

分叉的小径隔开一个花圃,转向一个小亭。

他坐在那。

你好。

你来了。他应一声,仿佛预料到她的到来。

这儿真漂亮,你没说错。风和着她的话摇进蓝色花海里。

我刚来时和你现在的表情一样。他对她笑了笑。

你到这儿多久了?她找了个开口的话题。

七个月了。

你觉得这儿怎么样?她又扯出话头,继续。

很好,我呆过最好的地方了。他把手靠在亭椅的石沿上。

你呢,觉得这儿怎么样?

很美,让人喜欢。她转开视线,让目光掉在前方花海。

你为什么来这呢?她躲过他的眼睛。

我来懒散一下心。他抬起一片随风沾在石板上的蓝色花瓣。你呢?

我,我是来度假的。她挪开她丢了工作的事实,上下左右滚着眼睛。

真好。他表现出羡慕。

嗯。她放过这个话题。

明天见。夜晚带着她回去。

随后两个星期,他陪她逛了蓝海街大半个地方,其余地区是闺蜜领着她去熟悉。

结束了闺蜜的纠缠,她来到一处优雅的咖啡店。他约她。

今天你精神很好啊。他面部更白,泄露病态的密秘。

你也很好啊。她落座在对面。

嗯……不瞒你说,我得了顽疾。他的笑吹掉她的羞涩。

顽疾?她早该知道,却弄得它隐藏起来。

是。他的笑透进温暖而苦涩的咖啡中。

没加糖,有点不适。她抿了一口咖啡。严重吗?

还行吧,将就着。他将病痛揉成轻淡,不如叶片厚重。

哦。

其实我觉得很好了。他划开沉默的盒子。起码有幸遇到了你。

啊。她的脸突然烫上来,双手在桌底下不安握着。

哦,我的意思是,相聚是种缘分。他意识到漏嘴,绕过这个话题。人就是这样子,像彩虹,美而短暂,又使人留恋。

是。她把眼睛搁到杯中。

不过我还觉得,彩虹如人生,出现时人们欣赏它,被太阳晒成水汽后,却没人看见它。他转头看外面的花。

好像是。她提眼看他的侧脸。

杯子空了,只沾着一两点咖啡渣。

她与他走在长长街道上。路灯微泻着光,洒出两条人影。

窗外流来乌黑,染指黄昏的云层。她陷在过去时光的碎片里。

一个月后的一个早晨,他在蓝海街北边那个公园等她。

有事吗?她按下不安。

我今天回国。他把手扯开,又交叉。

什么?回国?去多久?还回来吗?

不知道,也许要两三年。那双手像被针扎住,不时交叉,再分开。

这样吗?我知道了。她勉强笑了一下。

给你,祝你生日快乐。他从背后变出一朵蓝花。很美,很美。

啊,你怎么知道的,今天是我生日?

你朋友说的。他笑了笑,将花送到她手中。

哦。她一猜就明白,这跑到他那的二十三岁生日跟闺蜜有关。

再见。

再见。她挥了挥手。也许再也不见了。

在她看不见的路上,他拿出他曾谎称没有的手机,点亮屏幕,对着一个号码发了条短息:今天回来。一会儿另一个大陆传来一条信息:耽误了一个月,你终于肯回来治疗了。

蓝色的花拖着她回到屋里。她投到床上,蒙起头哭起来。一种莫名的情绪,一直把泪水延续到闺蜜回来。

哎!你怎么了?

我,他,走了。她一动不动。

走了?那个人?闺蜜抹净她的眼角。

嗯。她如同失去港口的小船,心中无依无靠。

没事,以后还有机会遇到的。闺蜜引走她的失落。

咦!这花怎么在这?你买的?闺蜜借那朵蓝花吸来她的注意。

他送的。她盯着蓝花,别不开目光。

哎呀!你怎么不留他。闺蜜急了。

什么了?她被闺蜜拉去心情。

唉!我忘了,你是不懂花语的。闺蜜用手掩了掩额头。这是蓝玫瑰。

蓝玫瑰?玫瑰不是红的吗?

一般都是红的,但近年出了变种的蓝玫瑰。闺蜜叹了口气。蓝玫瑰的花语是——得不到的东西。这儿的人对它还有种叫法——爱不能言。你明白我为什么那样说了吧?

啊!她觉得眼前一切发昏,那蓝玫瑰伤佛穿透她的心,挟持压抑和难受飞到机场里。

“哗哗”,冒头的雨刹时下大。

“天冷了,穿上外套吧。”他转手一件外套给她。

她穿上。

“你怎么会肯定我一定等你?”她给出她与他结婚后的疑惑。

“因为我相信一见钟情。”他的笑如五年前一样柔和。

“我也相信。”她滑进他的怀抱。暖和。

窗外的下雨声渐渐远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有教养的人的遗产,比那些无知的人的财富更有价值。”金钱、地位、亲朋,外来之物从来不能伴随人的一生。唯独良好的教养,...
    唐永斌阅读 56评论 0 1
  • 工作两年了,为了能够常回家大A选择了学校的这份工作,工资不高简直是太低,一点都不符合大A这种装逼文艺青年的花费,可...
    dda75d42be25阅读 22评论 0 0
  • 今天晚上需要主持公司年会,组织同事做游戏,穿着不能太臃肿,所以清晨起床时刻意选择了一下衣服,然而本来就没有几件衣服...
    二石兄阅读 27评论 0 1
  • 把姐姐送走后,对宝贝说,姐姐走了,我们俩也要开开心心的,你现在想做什么?答:做手工。于是去手机上查,就查到这个,一...
    jenny妈妈阅读 70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