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万块钱

俺村的东头有俩亲兄弟,一个俺叫他大军叔,一个俺叫他大庆叔,俩人都是村里的能人。

大军,无师自通,炒得一手好菜,成了远近闻名的大厨,但凡谁家有红白喜事,他都是掌勺大师傅,虽然是大锅菜,却颇受乡里乡亲好评。

大军,有两个儿子,眼看着俩儿子都到了说媳妇的年纪了,大军开始盘算着给俩儿子置办房子。

“达达,听说咱村里这几天就要开工盖楼房,就离咱家不远,要不咱要两套吧?”大儿子望着大军被酒涨得通红的脸小心翼翼地问。

“要那个揍么?那点小盒盒,干么使?我明天去找书记,叫他再给咱批处地基,我给你们哥俩一人盖一处,整院起的大平房。”大军瞪着牛一样的眼睛,眼里满是血丝。

老大不敢再吱声,低下头喝酒,老二看了看老爹脖子上绷起的青筋,也不敢吱声了。

一年的时间,两处院子,大军没有找任何人借钱。站在刚刚落成的院子里,看看宽大敞亮的窗户,伸手摸摸散发着木香的门框,大军仿佛看到了儿子结婚时,宾客盈门的喜庆场景。

日子一天天如流水,转眼间,大军的两个儿子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了,村里的媒婆来了一个又一个,大军嫌这个是小山窝里的,嫌那个又长得太黑,要不就是两个儿子相不中……

俩儿子的婚事一直定不下来。

过年的时候,大军端起一茶碗子酒,说道:“恁俩别着急,咱有这两处又大又宽绰的四合子院,还害怕说不上媳妇?咱得沉住气,挑好的。”

“是,是,你说的对,达达,来,咱爷仨干了!”俩儿子也端起酒来,,一饮而尽。大军的媳妇却在一旁急得直白瞪大军。

过了年,大庆家迎来了两门喜事,两个儿子一前一后,都结了婚。公事都是在饭店办的。大军去喝喜酒,喝完了喜酒回到家,心里有点慌,看看自己家敞亮的大平房,再想想大庆家的“小盒盒”楼房,马上又有了信心。放心地睡下了,梦里,他家的院子里满满的都是来喝喜酒的,屋里安了四桌,院子里梧桐树下安了两桌。真热闹!大军叔笑出了声……

可是,来说媒的却少了,那天张婶又来提亲。

“大军,人家女家问咱家有楼吗?”

“楼,要楼干么?看看,咱这整院起的大平房,哪里不比那楼房好啊!”大军指着自己的院子里的那个梧桐树说。

“事儿是这么个事儿,可是现在的小年轻的都愿意住楼啊!”张婶一边笑着一边说。

“木有,要楼木有,俺十万块钱盖了两处院子,都装修的这么好,还再买楼干么?”

“那我和女家说说……”张婶不咸不淡的丢下这句话。走了。

从此,张婶再也木有来提亲。

一年,两年……大军叔家的俩儿子都二十八九了,在农村就算是大龄青年了,可是,媳妇都还木有看到边。大军开始犯了愁,寻思着,要不也再给俩儿子一人置办一套楼,去问了问,一套楼房就要十几万,吓得回来半天没说话。

大庆家的俩儿子,一个生了一对龙凤胎,一个生了一个大胖小子。喝喜酒的时候,大军叔苦着脸,大家伙都知道大军心里不好受,不敢多说话。

来的客人都走了,大庆和俩儿子说:“恁大爷就是一根筋,当时村里盖楼,我说让他拿出那十万块钱来,买两套楼房,和恁兄弟们挨着,多好!他不愿意,非盖屋,嫌楼小,这倒好,屋是大,可是人家谁要呢?”

此刻,大军正盯着自己院子里的那棵梧桐树,出神……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 肖红发现存折上的钱少了,她是个神经大条的女人,如果不是一下子少了十万,她根本就不会留意。 她和丈夫聂远都是医学...
    嗅梅阅读 1,492评论 24 45
  • 文/伊钦 01 今天,给大家白描一下故事情节,直白叙述,没有渲染,如下: 前阵子婷婷离婚了,净身出户。 她和他老公...
    伊钦阅读 129评论 0 2
  • 图片发自简书App 1 医院昏黄的灯光终于亮了,天黑了,他该回来了吧,美娇心里这么想着。 老公把她安排住下院就出去...
    心语聊保阅读 39评论 0 0
  • 前文说道,杨山的准岳母跟杨山要十万块的彩礼,杨山眉头紧锁,浑浑噩噩的回到了家,也就是他租住的地方。 一路上,杨山都...
    千水云阅读 84评论 2 0
  • 这两天终于有空把去年的年度大片《敦刻尔克》给补上了,看完之后意犹未尽,所以今天即兴记录下我对这部影片的看法。 坊间...
    考拉的财富之路阅读 1,90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