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难的到来,她不是选择投降,而是努力坚强

文/向上生长的力量

世界上有一种最美丽的声音,那便是母亲的呼唤。(但丁)
图片来自网络

娘痛儿,路样长!

2014年的元旦刚过完,迎来新的一年。梅子以为新的一年开始,日子会色彩斑斓起来。不曾想,老天却给梅子一家人重重的一锤,錘碎了梅子对新的一年所有的美好规划。

一个星期二的早上,梅子做好早餐,让女儿和老公吃饱,两父女分头去上学上班。老公脚踏出门口还不忘叮嘱梅子要好好看着儿子。

收拾好女儿和老公的用餐残羹,梅子看着刚满八个月的儿子还甜蜜的在睡梦中,小心翼翼的把出租房锁好,独自出门去菜市场买菜。

菜市场离出租房不远,早上的市场,人头攒动,人生喧哗。各式菜品琳琅满目,梅子无暇顾及身边很多菜贩的叫卖声,她在一档自己经常光顾的菜贩里挑了一根很粗的白萝卜,她想煲点萝卜排骨汤给老公女儿喝,天气干燥起来,梅子边买边寻思着。

梅子虽然人在菜市场,但心还想着家中熟睡的儿子,她不敢多耽搁,匆匆忙忙买了排骨和半斤瘦肉加两块钱芹菜就往回赶,来回也就半个多钟。

谁都无法预料灾难会在哪一刻发生!

梅子把出租房打开,提着菜直接到睡房,可出现在梅子眼前的一幕,让梅子傻了。八个月的儿子可能在她锁门时都已经醒了,爬起来掉在床底,整个头刚好载入平时放床边装儿子尿尿的小槊料桶里。

梅子吓得把菜随地一扔,立刻抱起儿子,把小桶扳开,呼唤着儿子。此时的儿子没有回应,手忙脚乱的梅子急得哭了起来。

梅子慌乱中急中生智,摁着儿子的人中,可儿子都已经处在昏迷状态,没有效果。梅子双腿发软,她颤颤巍巍的抱起儿子往医院去。

到医院,梅子已精疲力尽,医生获悉情况,马上对梅子的孩子进行抢救。儿子进了手术室,泪流满面的梅子给老公打了个电话,告诉老公赶快到医院一趟,自己没有详细告之儿子的事,就挂了电话,在手术室门口瘫软在地。

当梅子老公出现在梅子面前时,梅子五味杂陈,脸上写着悲伤,惊恐,自责……!

老公一系列的提问,梅子跟本没听清,站在医院冰冷手术室外,一种让人难于名状的气氛笼罩着梅子,梅子不停的发颤。

梅子老公很粗暴地推了下梅子,咆哮着对着梅子说:“我儿子到底怎么了?”这时的梅子才吞吞吐吐的回答:“儿子在我出去买菜时,滾落床下,刚好头扎在小尿桶里,晕厥过去!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就不应该丟下他一个人在家就去买菜,对不起,对不起……”

梅子老公听了妻子的哭诉,整个人踉踉跄跄的退到墙壁上慢慢的顺着身子无力的坐在地板上。

两公婆心急如焚在手术外,漫长的手术不知道经过多长时间,主任医生出来,梅子冲过去拉着医生问:“医生,我儿子现在怎么样了?”医生神情凝重,垂头丧气的对梅子两公婆说:“看小孩运气吧!如果能醒来,就是小孩生命体征强大,如果醒不来,就是植物人!”

由于孩子的大脑缺氧,造成窒息时间过长,醒来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医生给出的结果令梅子无法接受,她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痛哭着拉着医生的手,奢望医生再次告诉她这样的结果不是最终的,而是个预计。

梅子觉得自己就是一棵苦瓜,自己连初中都没念过,十六岁那年跟着亲戚来到广州,进了鞋厂,做了一名小工。

在广州多年的打拼,有了一些积蓄,梅子自己出来租了小铺卖衣服。经工友介绍认识了老公,结婚时都三十一岁了。

两公婆靠自己勤劳的双手,创造着虽不富裕,但温馨的小家。结婚一年后生下了大女儿,在广州这样的大都市,生活压力非常大,更何况自己和老公是赚点小钱而已,并不是什么公务员。

开始就没想再要二胎,女儿都十岁了,梅子老公跟梅子商量想要二胎,如果生个儿子就更好!梅子觉得老公的要求符合情理,也同意再要个孩子。

老天有时也会眷顾有心人,梅子两公婆的心愿也在她四十二岁那年实现了,梅子生了个大胖小子,老公把儿子当手心里的宝,处处小心翼翼,总吩咐梅子小心看护。

自打有了儿子,梅子老公拼命的工作,他是个空调修理工,到处去揽活。

梅子老公父母早早双亡,梅子的父亲也离开人世,唯一梅子的老母亲,在梅子坐月子时服侍了梅子两个月。

老人家也不想呆在广州,两个月后,梅子母亲也回了老家。而梅子也只能边卖衣服,边照顾孩子。

而如今发生这样的事,叫梅子如何去面对?本想着,等儿子会走路,上幼儿园,她就在广州买套二手房,让自己一家人有个窝,能真正在广州生活,美好的蓝图在儿子发生这事后,彻底被这盘黑墨倒没了。

儿子在医院呆了两个月都没醒过来,医生建议带回家去自己护理。儿子发生这种事,让这个家彻头彻尾的改变了,所有的积蓄都花在儿子身上,都没能唤醒儿子。

老公由于怨恨梅子的疏忽,他整个人都消沉了,工作也不去做,整天就守着儿子,对着没有一丝知觉的儿子喃喃自语。稍有一点他不乐意,就拿梅子恶语相击。甚至有时扯着梅子头发破口大骂。梅子活在水深火热中,苟延残喘。

这个家的重担都压在梅子身上,梅子本来就是个弱女子,现如今更加瘦骨嶙峋。好在还有女儿作为梅子的支撑,女儿因为弟弟,学习也曾掉线。妈妈的苦,女儿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唯一办法自己默默加油认真学习,使妈妈有她来滋润内心的干枯。

几年了,亲戚朋友劝梅子放弃儿子,不要给儿子打营养针,不要鼻饲,摘掉所有,让孩子和大人都能卸下痛苦。

可梅子说:“这是她的命!无论怎样,她狠不下心放弃儿子。再苦再难,她都要让他在自己身边,虽然儿子从不曾叫过她一声妈,但自己仍然是孩子的妈,世上没有不疼孩子的妈!”

梅子执意不放弃孩子,作为同是母亲的我,我明白她的感受。梅子是我的老友,两年来,我不敢去打扰她。因为我怕打电话给她会层层撕开她的伤疤,我不忍心,亦怕我们一通话,梅子伤心欲绝的样子会让我同样疼痛万分。

我只能常常跟她嫂子打听梅子的消息,好让自己能心安些。

我眼中常常出现梅子弱小的身躯,推着她装着很多服装的小推车穿行在广州街头巷尾,不管刮风下雨,严寒酷暑,路在梅子脚下延伸。

有些苦难发生了,你不得不,要直视,因为这是责任,更是人性的体现,逃避是生活的懦夫,面对才是真的英雄。

齐悦梦想社群更文第九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