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的味道

《小王子》里狐狸拥有了麦田的颜色,麦田的颜色是金色,金色让它想起小王子的头发。

如果我是狐狸,麦田的颜色让我想到什么,我的麦田一定不是一种颜色,它在深夜里会格外诱惑,闪闪发光。我的麦田颜色是爽口的凉面伴着鸡蛋炒各种椒、冬天里让人冒汗咕噜咕噜的火锅、春天里的细雨粉丝、秋天里软糯喷香的红薯、以及夏天里和小牛奶冰棒的一个吻。

曾经初中时和好朋友站在天台往下看,下面的马路车水马龙,夜晚华灯初上,路边的烧烤摊一家一家的开张。人的吆喝声和聊天大笑声,是一种痛快和惬意。三五好友一一坐下,“老板,一斤麻辣小龙虾,二十串羊肉串 、蒜蓉烤茄子……两扎冰啤!”把明天可能会冒出两颗青春痘的烦恼抛掷脑后,啜一口红油油的小龙虾,醮着甜酸的醋解辣,每个人手上油乎乎,粗犷的大快朵颐,不亦乐乎。

家乡的辣不是湖南四川的辣,也别有一番风情。仿佛家乡特有的是一个“辣”字,在他乡的我吃不到熟悉的火锅。老友相见,冬天里围坐一圈吃火锅,筷子如刀枪在锅里乒呤乓啷,捕捉猎物。“咦,你夹到了鱼丸”"我涮涮羊肉”“我把虾滑放下吧”爱照顾人的置菜,爱吃的人埋头苦吃,热气沸腾闹热了我们的脸,虾饺牛肉丸在芝麻酱里打了一个滚,在口中交相辉映。腻了灌一口清凉的汽水,嗬,好痛快啊!酒饱饭足的我们该回家了,买两串路边的冰糖葫芦,拿着边走边吃,我笑你的脸庞红的像蜜桃,仿佛一切在这个夜晚都那么的可爱而让人留恋。

人在外漂泊,温饱自己照看,少了无微不至的关怀,才知道曾经在家多么幸福。中学最开心的是早上出门再三嘱咐妈妈中午吃墨鱼排骨汤,腐乳鱼块,泥蒿腊肉。然后满心期待一上午,课堂的时间过的特别慢。一下课就飞奔回家 ,老远在楼梯口就闻到家里的烟火味。好开心。每当爸爸回老家,带回白切狗肉,放置冰箱冷藏后切片,醮酱油蒜醋,配一筷子清汤热面,嗤溜一大口 ,满口留香回味无穷。冬天吃的着急,恨不得长两个嘴,清水鼻涕流出来———体内的寒气被逼出来了。罢后满足的切一个赣南甜橙,浑圆体大,橘黄像小皮球,味美无酸,在我心里比过所有橙子,在外心中便有小小的骄傲。

月是故乡圆,吃是故乡愁。《深夜食堂》讲的就是半夜疲惫了一天的人们到一个小食堂吃着自己喜欢的食物,一群人卸下疲惫聊着白天发生的琐碎。我想我要的很简单,不过是家一样的食物用心而平凡,熨帖我胃里的饥饿和孤寂。

每个人的胃都牵扯着一根绳子,绳子的哪一端是家乡。那是牵挂。在我不大的书桌留有一隅给我的辣酱。临走前行李塞的满满当当,全是牛肉干捺菜。那是我对未来不可预知的寒冷最私密的一道棉衣。它们就像虾兵蟹将的钳子爪子,在我跳出了小泥潭游入大海时仍挥舞着,面对着危险生物时虽然没有什么用,但也足以让我拥有底气向前走。有时候,打一碗白米饭,拌上妈妈牌的咸鱼辣酱,吞下一口,味蕾舒展。虽抵不上火锅冒菜好滋味,已经足够让我安心妥帖。

为什么《深夜食堂》里有人吃一碗黄油拌饭就能晃神呆愣?我想我有些了解了。

盼着回家,家虽小,却无法替代。《大话西游》说:爱一个人需要理由吗?爱一座城市也不需要理由,义无反顾。等到哪天,起个大早,挤上公交,看车外行人、树木、房屋匆匆,大声讲话的大婶、早起的大爷、骑三轮车的大伯大妈……坐到熟悉的粉店,叫一碗好像永远不会变的牛肉粉,白白酸萝卜、绿绿香菜葱、方方正正的牛肉块、炸的金黄的荷包蛋、香香辣辣的红油……夹一筷子,不变的记忆。

而坐在我对面的,还是不变的你,寥寥老友陪我吃过青葱年岁,依旧吃相可爱,鼻尖冒汗。好像从未变过,一切如初。(江思琪)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