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s】如果你也想起我

(一)               

      当楚禾看到韩节用陌然的眼神看着自己的时候,当楚禾听到医生说“大脑创伤、失忆”的时候,她心底突然生出一句话:这么快就要兑现承诺呀。

      承诺出现在不久也不近的从前。

      当楚禾拉着韩节看完韩国电影《我脑中的橡皮擦》时,吸着鼻子问他:“如果有一天,我也像秀真那样生病忘了你,你会像哲洙那样吗?”。

      韩节笑着捏捏某人的鼻子认真说,“我会比哲洙做得更好。”

      “那如果你忘了我,我也会比哲洙做的更好去让你重新爱上我的。”

      站在病床前,楚禾笑了笑说道,你好,我是楚禾,千八禾,是你的……朋友。

(二)

      当韩节茫然的看着楚禾拿出的象棋时,楚禾安慰自己没关系,这还只是开始,她还有时间,他们还有时间。

      大学开学季,校园里满是各社团招新摊子,楚禾兴趣缺缺。突然舍友拉着她走到象棋社招新摊前,压低着声音对她说:“楚禾楚禾你看,象棋社的那位学长好帅呀!”。有耳尖的学姐听到这话立马说道:“小学妹要不要来呀,我们社长可帅了,来了他就能认识你啦。”

      楚禾瞟了眼那位帅社长,嗯,长得是不错,好像还有些眼熟。不像别的社团团长天花乱坠,他只坐在象棋桌前静静鼓捣着棋子,仿佛这世间只剩下他和棋子。楚禾突然就来了兴致,清了清嗓子,问道:“怎么入团呢?”

      帅社长终于开了口,很简单,你和我下盘棋就算是考核了。考核通过无需交会费即可成为会员。

      楚禾笑了笑,从容地坐到桌前。从小她就陪着祖父下棋,棋艺虽谈不上精湛,但也足以应对一般的棋手了。

      一局毕,楚禾败了,她有些许丧气。

      “看来我进不了你们社了。”

      “不,欢迎你加入我们象棋社。输赢不重要,小姑娘你的棋艺很不错。”

      “小学妹欢迎你呀,你输了也是很正常的,毕竟他是省际象棋大赛冠军,我们学校没人下棋下得过他的。是吧,韩节。”,热情学姐善意的说道。

      “你好,我是韩节。节制的节。”

      “你好,我是楚禾。千八禾。”

      “楚禾,韩节。楚河汉界!哇哦,小学妹你就是我们社团要招的人呀,瞧你和我们社长的名字多匹配呀!”

(三)

      当楚禾指着一张照片,问韩节有没有记起什么,韩节摇了摇头时,楚禾淡淡的对他说,没事,不急,慢慢来。楚禾暗暗地对自己说,没事,再等等,他会想起来的。照片上她和韩节还有象棋社的人都笑着对着镜头比着胜利V字手,那笑刺痛了楚禾的眼。

      校园象棋大赛准备的那段日子,楚禾每天都要去韩节那“上课”。作为象棋社的代表,楚禾是社团内的重点培养对象。每天,她都要和韩节对弈一小时。楚禾渐渐地发现韩节其实远比他看上去要暖心的多。尽管他还是一样的不多语,一张好看的脸依旧很难放晴,但是她能感受到他有着许多男生没有的体贴,虽然有时那份体贴让人很尴尬。

      他们对弈的地点是学校湖边的大理石桌凳,有时候两人白天忙没时间就会选择晚上碰面。记得第一次对弈结束后,楚禾正打算告辞离开,突然韩节不自然的说道:“下次晚上出来带个坐垫出来吧,石凳凉,坐长了时间对身体不好。”

      楚禾愣了愣,待明白他的意思后脸红心跳,急急地说了声谢谢和再见后就溜了。

      韩节看到她那样子低低的笑出声来,心想自己也没说错呀。

      比赛的那天,棋社成员们都来为楚禾助阵,除了韩节。

      “咦学姐,社长没来呀?”

      “韩节呀,他好像身体不大舒服,不知道会不来呢。”

      “生病了,那……严重吗?”

      “应该没有大碍的吧。”

      不负众望,楚禾拿到个第二名的名次。社员们提议记录下这光荣的一刻,一堆人立马排排摆好姿势,突然有眼尖的社员喊道,瞧社长大人来了。

      “社长大人你不是不舒服吗,这是病好了?”楚禾压住心头的担忧和欣喜淡淡的问道。

      “没有,我怕有人丢社团的脸,所以来看看。看来还是丢人了。”韩社长说完眼神掠过楚禾。

      “那你还要不要合照了?”楚禾撇撇嘴。

      “要要要,当然要,社长这都来了怎能不合照呢,社长你就站楚禾旁边好不好呀?”说话的是学姐,说完给了他个富含深意的笑。

      韩节走到楚禾身边,扬起嘴角。楚禾闻到他身上的草药味,淡淡的,像他一样,温良无比。

(四)

      从医院回到学校,楚禾走在路上,风柔软的蹿到脸上。湖边的香木椅子上,有人在弹吉他,是陈洁仪的《心动》。回忆就这样随旋律蹿到了楚禾的眼前。

      那还是一个开满樱花的春天吧,社团学姐韩菲有天突然对楚禾说:“你知道吗,韩社长可能要加入恋爱大军了!最近他和我们外语学院系花走得别提多近了!”

      “那……挺好的呀。”楚禾说完便低下了头,怕被人看穿她的言不由衷。

      坐在图书馆,楚禾懊恼地发现书上的字突然都变成了韩节和系花。额头咚的一声贴在桌面上,倏然无数道目光集中于她,她把书胡乱的抱起就要逃。未料刚起身就看到书架边在挑书的韩节,哦不对,应该是正望着她的韩节。未等楚禾做出反应,他便走到他身边,拉开旁边的椅子,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了句,在这里练铁头功会打扰到别人的。说完便抿着嘴翻开书来。

      窗外阳光钻进来,光线从他发丝上穿过,柔和而温暖。楚禾突然就迈不开步来,怔怔地在那望着他,好像时间静止了般。韩节见楚禾没动静,便逆着光抬起头笑着问她,

      “怎么,还要继续练吗?”

      一霎那,楚禾心底涌起一种异样的感觉,像炎炎夏日吃了雪糕般清凉,像寒日里喝了红糖生姜汤后胃暖暖般。她突然想起前段时间网络上流行的一段话:我喜欢你,可能只是因为你那天刚好穿了件我爱的白衬衫。

      待反应过来,她深吸了口气,问道:“不不不,对了社长,下午樱花道两点有乐队演唱,我也是其中一员,你要去看看吗?”

      “下午有时间我会去的。”

      下午,演奏前,樱花道上已聚集了好些人。楚禾是乐队的主唱,她望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没有看到熟悉的身影,想着也许他是真的有事吧,便不再分心,好好准备乐队演奏。几曲热场过后,她清了清嗓子说道:“接下来演唱的是《心动》,本来这首歌是要送给一个我认识的人的,但很可惜他没来呢,所以就送给大家啦。”顿时人群中发出阵阵叫呼声。

      “有多久没见你,以为你在哪里,原来你就在我心底……”

      楚禾不知道的是,人群的角落里,一个戴着鸭舌帽的身影正注视着她。有樱花轻轻地飘落下来,落在楚禾的肩上。看着楚禾投入演唱的模样,韩节闭上眼用心去倾听她的声音,那声音从耳朵进入,最终落在了他的心上。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对她有了不一样的关注,对她有了一丝的动心。也许是在开学始,当他发现一个女孩一个人拖着大堆行李上前询问是否需要帮忙,就在他准备伸手接过箱子时却被对方拒绝说:谢谢啦,不过你看你手指上还贴着创可贴呢,我自己来就好。也许是那天天气太好,也许是那天她的笑容太美好吧,韩节望着那瘦小又步履坚维艰的背影,又看看了贴在食指的创可贴,笑了笑。

      一曲过后,未等楚禾发现,韩节离开了。

      晚上棋社社员会议结束后,楚禾叫住了韩节。

      “社长,你下午应该没来看乐队演奏的对吧?”在下午演奏完后乐队队友便一直追问她要唱《心动》给谁听后,她突然就为自己鲁莽地因为听到学姐的话脑子热想告白的的行为感到懊悔。

      会议室里只剩下他们。楚禾本以为能听到韩节肯定的回答,然而,当他听到韩节清润的嗓音说出那几字时,她彻彻底底懵了,这是话里有话?!

      他说,楚禾,我挺喜欢你的心动的。

      见楚禾一副想问些什么又纠结万分的表情,韩节走到她身边,牵起她的手,低低的说:“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走吧,我送你回去。”

      “等、等、等一下,可是学姐和我说你和外语系系花……”

      “放心,你学姐口中的系花是她自己,她是在引、蛇、出、洞。”

      “蛇?我吗?”

      “不,从现在起你是我女朋友。”韩节说完摸了摸她的头。

      从回忆中过来,楚禾拿起手机拨通韩节的电话。

      “韩节,我唱首歌给你听吧?”

      电话那头韩节顿了顿,打了个哈欠说:“下次吧楚禾,我困了,想先休息下。”说完韩节便挂了电话。

      放下电话,韩节用手指捏了捏眉心,他苍白的脸上露出无奈与不舍。他知道楚禾要唱的歌一定是《心动》,因为怕自己的心动摇,所以他制止了她。他怎么会忘了他们之间的记忆呢,那些和她一起的时光,像初见的太阳般灿烂,像初见的微笑般明媚,千金不换,又怎么能轻易遗忘呢。

(五)

      一个月前,咖啡馆里。

      “楚妈妈,你特地约我出来有什么事吗?”

      “韩节呀,麻烦你抽出时间来见我一面了。阿姨把你约出来的确有些话要对你说。”

      “阿姨,不麻烦,您有话直说就好。”

      “你知道楚禾有公费出国留学的名额的吧?你知道吗,楚禾这孩子从小受书本影响,一直想出国去新西兰,她成年那天我问她许了什么生日愿望,她说希望自己能去新西兰看看,还说要带我一起。这孩子,从小就贴心。这次机会这么难得,她和我提起时我还想这孩子心愿要达成了,可谁料,她竟然说不想去了。她说新西兰离你太远了,以后她工作后再去也行,她现在不想和你分开。韩节,阿姨话说到这你应该也懂我意思,我也不是要你们分开,就想你好好劝劝她。行吗?”

      “好,阿姨你放心,我不会让楚禾因为我放弃她的追求的。”

      从咖啡厅出来,韩节独自走在街道上。烈日当空,太阳晃的他有些睁不开眼,他好像看到有熟人向他走来,然后他的身子就不受控制般地跌落了下去。

      “韩节、韩节你怎么了?”他好像听到有人在呼喊着他,可是,他太疲劳了,眼皮怎么睁也睁不开。

      医院里,韩节醒来便看到床边的韩菲。

      “你可算醒了,差点被你吓死,大白天倒路边!医生说检查结果下午会出来,看他一脸凝重的样子,你没事吧?”

      “我这不好好的嘛,你放心吧,医生不严肃些难不成还对你笑呵呵?你不用在这陪着我了,回学校去吧。”

      “不是你姐我才懒得理你呢,我学校没什么事,我就陪你到下午结果出来吧。”

      “谢堂姐关心,不过你可别拿我找借口去请徐魔头的假啊。”韩节好笑地应道。

      拿到体检报告的那一刻,韩节没有震惊,没有难过,只有不舍。因为有在意的人,所以变得贪生怕死。

      “结果怎么样?”见韩节在医生办会室待了好久才出来,韩菲迫不及待地问道。

      沉默了许久,韩节才回应道:“不算好。”

      “什么叫不算好,好就好,不好就不好,到底怎么了?”

      韩节把检查结果递给她。

      几秒后,韩菲红着眼眶问他:“你有什么打算,这事要告诉家人和楚禾吗?”

      “姐,楚禾还不知道我和你的关系吧?”

      “应该是不知道的,在她眼里我只是学姐吧。”韩菲不大理解他转移话题的问题。

      “那姐你帮我个忙吧。”

(五)

      出院的那天,楚禾像往常般来看望韩节。 

      见房里没人,她便问路过的护士。

      “韩先生和一位女士到楼下散步去了。”

      女士?应该是学姐也看望韩节来了吧。这样想着楚禾便下楼去找他们。

      不远处,楚禾看到韩菲和韩节两人在长凳子上有说有笑着。她有些委屈又有些开心。委屈的是自韩节醒来后再没对她这样笑过了,可她又为这样开心的韩节而开心。爱情真是会今人莫名其妙呀。她迈开步子,向着他们走去。可才走一步,她便停住了,看着眼前的一幕她突然想起了韩节第一次亲吻自己的样子。

      那段时间楚禾在学生会忙着准备学校的辩论赛准备,每天都忙着写一大堆文稿,常常在工作室通宵忙碌。一天晚上,韩节提着曲奇饼和牛奶来找楚禾,抬眼便见楚禾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秋日里,天有些凉,他便脱下自己的外套盖在她身上。楚禾睡眠很浅,刚被盖上便睁开了眼。她揉揉眼睛憨憨地张开双臂向他索求拥抱,在韩节怀里她嘀咕着:“好累呀,早知道就不要进学生会了!”

      “路是你自己选择的,要对你自己的行为负责。要不先吃些东西填肚子吧。”

      “不想吃,没胃口。”

      “乖,吃了有奖励。”

      “什么?”

      望着眼前人略带倦意的好奇模样,他到嘴边的“我帮你买到了喜欢作家的签名书”突然变成了一个浅尝辄止的吻。

      “像这样。”他笑着刮了刮她的鼻子说。

      楚禾也觉得自己挺奇怪的,这种场合下她应该觉得愤怒,应该冲到韩节面前大喊“我才是你女朋友”,可她没有,她只是不合时宜地想起了他们的初吻,然后便默默地转身离开。好像,她在一次次的失望中已经接受了韩节失忆的事实了。她想,韩节是真的忘了他们之间的一切,忘了他对她的爱。

      出了医院,辅导员张老师打来电话。

      “楚禾,我听说你打算放弃名额。你真的考虑清楚了吗?这次的留学机会很难得的,老师希望你好好考虑。”

      “老师,我考虑好了,我去。”

(六)

      火锅店里,肖恩看着对面大快朵颐的楚禾,小心地问她:“你真的打算出国了?”

      “对呀,怎么,你不喜欢我和你一起留学吗?”

      怎么会呢,从高中到现在,他一直在追逐着她的步伐,为了她放弃更好的学校来到她身边。能和她一起出国留学再好不过了,只是这欣喜来得太突然。

      “我是ok,可是韩节呢?”

      “韩节呀,就那样呗,反正他也不记得我了,走不走他应该也不会在意的吧。哎呀,这辣椒辣死我了,辣得我眼泪都出来了。”

    看着楚禾手忙脚乱地用纸巾擦眼泪的样子,肖恩的心突然就软了下来。

      “楚禾,以后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你当然要好好照顾我,要不然这么多年同学可不白当了。”楚禾吸了吸鼻子应道。

      肖恩明白了她的意思,便不再开口,陪着她默默地吃。火锅里的汤咕噜咕噜沸腾着又冷却下来,像他的心一般。

      楚禾哪能不知道肖恩对自己的心思,只是她需要时间来收回她对另一个人的心。她不能自私地把肖恩当成疗伤药。

(七)

      出国的前一天,楚禾找到韩节。

      “你陪我去个地方吧?今天不许推辞,因为这是你以前答应过我的。”见韩节露出犹豫的表情,楚禾脱口而出。

      韩节答应了。

      楚禾说的地方是海边。她拉着韩节到海里去,像小孩子般泼起水来。他们租了艘小船,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划着,时而楚禾把手伸进海水里感受水的凉爽。盛夏,海边有许多卖花环的小贩。楚禾拿起一个戴在头上转身问韩节好不好看,“好看,我给你买吧。”韩节笑着回答,心里却为自己依旧会为楚禾心动而懊恼。

      他们在岛上游玩了一天,傍晚他们找了家水饺摊填肚子。

      “韩节,谢谢你今天陪了我一整天,我很开心。可是我觉得有些事还是要对你说出来。虽然你可能忘记了我是你女朋友这件事,但我想分手这种事还是要正式些。我明天就要走了,所以想和你好好道个别。”

      “很抱歉,祝你一路顺风。”

      “你不用抱歉,发生这种事谁也想不到,我也祝你和韩菲学姐好好的,那……就再见了。”

      看着楚禾离开的背影,韩节突然想起第一次见到的她的背影。那个当初瘦小步履维艰的身影如今变得坚定而自信,她应该飞向更高的天空,伤痛由他承受就好。

(八)

      出国那天,妈妈、韩菲还有好友草草都来机场送她。拥抱了妈妈和草草后,楚禾走到韩菲面前,也抱了抱她,在她耳边低语“照顾好他和自己”。韩菲点点头,她想楚禾不知道真相未尝不是件好事,就这样也好。

      一旁的肖恩提醒道:“再不走飞机就要起飞了啦。”

      楚禾拿起行李,对众人摆了摆手,便同肖恩消失在入检处。

      离别很短暂,短暂到她没有发现另一道熟悉的身影。

      多的是,她不知道的事。

      比如那天在医院的楼下,韩节其实一早就发现了她,所以他笑着问韩菲知不知道电视里的“借位”是什么;比如那天他在岛上和楚禾分别后,他打了肖恩的电话,让他好好照顾她;比如那天在医院里他问医生自己得的病会有什么后果,医生说:“你会渐渐地忘记以前的所有事情。”。

      所以,他不是装作忘记了他,而是他终究会忘了她。他看过了哲洙为了秀真付出的苦心,他不愿楚禾像哲洙那样。

      出了机场,韩菲问他:“不后悔了吧?”

      “不后悔。”

      人生漫漫,如果他不能陪着她走下去,那就让她走在他前头吧,至少他还能看着她前行。

      他只希望,未来某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当他想起她时,她也会想起他来,一会儿就好。

图片发自简书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