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野里捧一束野花送给你

田野里,一个男人捧着一束野花,跪在一名并不年轻的女性面前,用18岁时初恋情人般的虔诚目光,仰望着自己心目中的女神。

他的女神凝视着自己的爱人,满心欢喜,一只手略带羞涩背在身后,另一只手欲接还羞的半伸出来。

此时,一抹夕阳映照两人中间,唯美的画面让人在幻境和真实中徘徊纠结。

图片上的男女主人公是我的舅舅和舅妈,如果你只看到眼前画面的场景,你会以为,画面里的人儿是生活在童话世界里的公主和王子,过着幸福美好的生活,或许,听完我的讲述,你会多几分对生活的感慨,对生命的崇敬。

20年前,我还是一个黄毛丫头,家中上一辈人逐渐步入婚姻,组建家庭,为大家族里增枝加叶。

那时侯,舅舅是一名意气风发的铁路职工,记得他特别喜欢斜戴一顶运动帽,在我青春年少的审美观里,这不是乖孩子的扮相,他就是大人嘴里的二流子和坏人的代表。

直到他遇到漂亮美丽的舅妈,能干高颜值的舅妈给他加分,才让我对他的印象有所改观。

舅妈可谓那个年代里的弄潮儿,年轻漂亮能干,她早早下海经商,把自己的事业经营的有声有色。

她在我们所居住的城市里开了第一家花店,就在地区医院的正对面。在那个刚够吃饱饭的年代里,鲜花可谓特别昂贵的消费品。

这让我在市里电视台的同仁们面前特别有面子,有播音员前辈告诉我,他经常在我舅舅家买花,每次觉得价格昂贵,但又欲罢不能。

舅妈很会拾缀打妆自己,有一次,我周末在党校上学时,看过她化妆的全过程,现在回想起来,这是我上过的第一堂化妆实践课。

那一天,舅妈坐在自己的化妆台前,好像只需要几秒钟时间,就像变魔术一样让雀斑消失在白白的粉底液里。

然后,她给自己描上细细的眉毛,扑上粉红的腮红,再加上艳艳的口红。不过几分钟时间,舅妈就变成一个生动俏丽的镜中人。

舅妈是一个心宽的女人,舅舅说,有一次,舅妈去银行柜台办理业务,取款的几万元现金放在柜台上忘记带回家了。

舅舅听说钱不见了,特别着急,舅妈却不紧不慢的返回银行去找。我想,可能正是这种沉得住气的心理素质,帮助舅妈逃过了后半生的病患劫难。

好像我们家族里的爱情故事总是前半段幸福美好,后半段都充满了凄美的色彩。舅妈在怀孕期间被查出患有尿毒症,被医生要求立即接受治疗,并且需要放弃孩子。

那段岁月里,我已经离开家乡开启了四处漂泊浪荡的日子,对于家中发生的一切,只有旁听的能力,连担忧都显得那么的无力。

我无法想象舅舅、舅妈如何渡过那段艰难的岁月,总之,小俩口不顾医生对于孩子出生后健康问题的警告,共同决定把孩子生下来。

据我家人说,孩子生下来就像一根大香蕉般大小,医生宣布说这条小命难活几天。后来,我不信邪的大姨找到一位乡下阿姨,告诉对方,如果养不活孩子都不用承担任何责任。

于是,生下来就是脑瘫的表妹居然活下来了,并且现在越来越好。

越来越好那是后话,过程中的艰难并不是旁人所能体会的。在初来北京的日子里,有一天,我突然接到大姨的电话,让我安排好时间,提前一个月去著名的儿童医院挂专家号,给患病的表妹排队看病。

我在网上看过关于脑瘫家庭在长期治疗无效的状态下产生绝望情绪,导致家长与孩子一起自杀的新闻报道,让我更加担心舅舅的精神状态。

果然,好不容易排上的专家号,只用5分钟就让舅舅满心失望。专家说,表妹患有脑瘫,目前没有更先进的诊疗方法,让他带孩子回家。

那一天晚上,我和舅舅呆坐在通州区一个烤羊肉串路边摊,我问舅舅下一步有什么打算,他说,舅妈的尿毒症需要定期透析,治疗费用是一笔长期需要支出的医疗费用。

表妹的脑瘫需要四处求医,路费和治疗费用都是需要自费的,那更是一笔未知的巨额医院费用。

他不会放弃给舅妈和表妹的治疗,他的当务之急是回去好好赚钱,再做长期治疗的打算。

听完,我心中在暗想,不知道我这辈子有没有机会遇到这种绝世好男人,在自己身陷囹圄时倾其所有保护我。

数年间,舅舅为了给舅妈、表妹治病,开过花店,跑过出租车,做过无数为赚钱而做的营生。

有时侯,我在想,内心有多坚强的男人,才能抵御住家中两个重症患者带来的重压。我想,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去扛起生命中的重担,去经受生活变故带来的严酷考验。

因此,不管他是不是我的舅舅,我都会发自内心的向他表示由衷的敬意!

生活中,不只有沧桑,还有唯美。来,经历过风风雨雨的人儿,让我在田野里捧一束野花送给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