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候我们把这叫做爱情(中)

图片源自网络

文/韶小鱼

前情回顾
有时候我们把这叫做爱情(上)

我一直觉得,如果爱自己的人和自己爱的人能够始终在触手可及的地方,能够打个电话就能听到他们的声音,就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了。

【1】

那天丁四莫名其妙地来找我,只说了那一番让人摸不着脑的话,就再也不肯说什么了。任凭我怎么追问也没用。

他平时大大咧咧,还冒着些傻气,见谁都乐呵呵的,像这样情绪激烈的情况甚是少见,我实在放不下心。

想了想,还是拨通了家里的电话。

是丁叔接的。

“丁叔,最近家里面还好吗?过段时间国庆放假,我和丁四回去看你们。”我拿捏了一下自己的语气,假装轻快地问道。

“小桥……”

长久的沉默之后,我仿佛听见电话里传来一声叹息,那声音极小极小,虚弱得就像稻草垛子燃起时的黑灰,一下子就破灭了。

“丁叔,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小桥,国庆你们就不要回来了……这段时间,哎,你多陪陪四娃,陪他散散心。其他的,你就暂时别问了……哎,这都是造的什么孽啊!”电话那头的丁叔声音压得很低,像是无奈,又像是在刻意避着什么。

我不好再追问,嘱咐了他几句注意身体,就把电话挂了。

绝对是出事了。还是跟丁四有关的事儿。
还不是小事。

丁四这憨货,到底是什么事情,非得自己一个人扛着,来了也不把话说清楚!

我有些愤愤,啪的一下把菜刀砸在案板上。

不行,越想越难受,我得找他去。这样叽叽歪歪的,算个什么事儿!

【2】

见到丁四的时候,我有些后悔自己的冲动了。

他的头发凌乱,下巴上冒出青色的胡茬,显然是几天没刮了。穿着几天前来找我时穿着的衬衫,皱皱巴巴,似乎还散发出几分酒气。

眼底发青得厉害。

我突然觉得心疼。准备好的话堵在喉咙里,发不出声来。

“哇,丁四,你这是准备修仙吗!不行不行,你修仙了谁陪我撸串喝酒啊!”

我看着满屋的酒瓶,故作夸张地大叫道。

没有回应。

我转过身,看见丁四目光沉沉地看着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总觉得那黑色眸子里还有几分难过和委屈。

我心里一抽,情绪上涌。

我怕自己会忍不住上去抱住他。

我们不是没有相互拥抱过,可是我知道,面对这样脆弱的丁四,我没有办法做到若无其事兄妹一样的拥抱。

是的,我喜欢丁四,很喜欢很喜欢,喜欢到不敢挑破这层关系,怕这二十几年的相伴徒留尴尬。

最重要的是,在别人眼里,他是我哥。即使我不叫丁叔爸,也不叫他哥。

我知道农村的思想有多保守,每人一口唾沫,就能把人淹死。我不想因为自己的一时冲动,破坏这个家庭多年来平平淡淡却温暖和睦的生活。

所以我只能假装恼怒地上前锤了他一拳。

正准备说些什么,丁四一把拉住我,摁在他的怀里。

“小桥,我好害怕。我想去找你,却又好怕你会嫌弃我,会离开我。这两天,我像蜗牛一样缩在家里,躺了很久,也想了很久。我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我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可是发现自己又什么也做不了。

小桥,我不是我爸亲生的。”

我被最后一句话炸得一愣,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他放开我,眼睛直直地盯着我。我觉得他的目光好像在闪躲,却又像是逼迫自己看着我。

“小桥,我是,”他的话一顿,好像咽了一口唾沫,很是艰难地继续说道,“我是强奸犯的儿子。我是我妈,被强奸生出来的野种!”

他还那么直直地看着我,好像是想要从我的反应中获得某种讯息,又像是囚犯在等着自己的处决。他预期的,想要看到的,或者不想要看到的,某些讯息。

我终于反应过来了,这些天的种种,丁叔电话里面的迟疑和叹息,他的脆弱与颓废,终于连成完整的线索。

也许是误会了我的意思,他的神情渐渐颓然,像是落魄的流浪汉。我再忍不住,终于向前抱住了他。

【3】

国庆我们还是一起回家了。

那天丁四跟我说了很多。

他说在这一场悲剧里面,最痛苦的一定是他的母亲。他知道这不是她的错,但他在某个时刻,竟然在内心深处埋怨她。

埋怨她什么呢?她让他觉得耻辱吗?

“小桥,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没有良心?”

“丁四,我们不是圣人。这世界太复杂了,没有人能真正看透这个世界的好坏。

我一直觉得,如果爱自己的人和自己爱的人能够始终在触手可及的地方,能够打个电话就能听到他们的声音,就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了。

所以,不要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

丁四沉默了很久。

第二天,他告诉我,国庆和我一起回家。

回到村里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我没和丁叔说要回来,家里的院门已经落了锁。四周空落落的,偶尔传来谁家几声犬吠,在静默的黑夜里分外清晰。

门里透出几分光亮,我看见旁边的丁四嘴唇紧抿,神色莫名。

我握紧了他的手,敲了敲门。

“谁呀?”大门“吱呀”一声开了,是丁婶。

她看见我们俩,脸色一变,下意识地想要关门。丁四挡住她的动作,一下子抱住了她。

“妈,谢谢你。”

谢谢你,在你二十多岁最害怕,最痛苦的时候,没有放弃我。

谢谢你,一个人背负着所有的黑暗,让我在阳光下长大。

谢谢你,对不起

“桂花,谁呀?”

正屋里传来丁叔的声音。

“丁叔,是我,我们回来啦。”我扬起声音回应。

“我先进去了。”我轻轻地说了一声。

走到正屋门口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丁四和丁婶已经分开,声音很低,不知道在说些什么。隐约看见丁婶似乎在抹眼泪。

丁叔比起我上次见他似乎老了很多,额头上匍匐着几条深深的皱痕。

“小桥,四娃都告诉你了?”

“嗯。丁叔,你……”

“小桥,你是不是以为丁叔应该觉得很耻辱?”

我没有作声。

我知道丁叔不是这样的人,也不会因为这件事情就嫌弃丁婶。

二十多年,我知道他们俩之间的感情。虽然丁叔不会像现在的年轻人一样每天说一些甜言蜜语,可是这么多年,他和丁婶从来没红过脸,每次一有争执,认错的绝对是丁叔。

还小的时候,丁叔常常跟我们说他和丁婶的故事。说他真是三生有幸,才能娶到丁婶这样好的女人。每当这时,丁婶就会在旁边不好意思地笑笑。

这么美好的感情。

我知道,他们之间是有爱的。

“小桥,说实话,我刚知道这事时确实很愤怒。可是,我气的不是你丁婶让我没有尊严,而是气我自己没有能力,没能保护好她。我气的是这世上为什么会有这样险恶的人心,为了自己的私欲不顾别人的痛苦。我气没能亲手解决那个混蛋!”一向脾气温和的丁叔握紧了拳头,垂着头看不清他的神情。声音里是抑制不住的愤怒和懊恼,却压得低低的,显然是怕被丁婶听到了。

我看了一眼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旁边泪如雨下的丁婶,示意丁四退出了正屋。

这些话,丁叔之前一定没有办法对丁婶说出口。二十多年前的悲剧,不应该再造成眼前人的不幸。

【4】

“丁四,你说爱情究竟是什么呢?你不要觉得我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可是我真觉得,像丁叔丁婶这样的,应该就是爱情了吧。说实话,我很羡慕。”

我跟丁四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正屋里传来絮絮私语。风冰冰凉凉的,贴着我的耳朵。

黑暗里,感官好像更加敏感。我仿佛能听到他沉稳的呼吸声,慢慢逼近,一点点缠绕着我的鼻翼。

我听见他好像在说什么。

“小桥,你说过,不要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而我,不想让自己以后后悔。”


哇咔咔,终于把中篇写完啦~

前期回顾
有时候我们把这叫做爱情(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