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璞归真

原创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在屋外喊了他一声,他在屋里应了我一声。

古旧的老房子在黄昏里格外浑浊,唯有门前的柚子树上挂着青涩的果实。我走进里屋,抬头看见爷爷在厨房吃饭,他佝偻的轮廓在破旧漏光的窗前忽上忽下。我走进厨房,笑着对他说,怎么不点灯?他说,挺亮的,不用点。我心中不禁苦笑,他和我爸一样,都不喜欢点灯。

寒暄了几句,我准备回去了。我突然想起来,多年前的一个黄昏,我在家中的书桌上写作业,天色渐暗,我浑然不知。隔壁家的阿姨过来串门的时候问我,这么暗,怎么不点灯?我当时毫不迟疑的说,挺亮的,我看的见呀!

我边想边走着,突然听到他在喊我,我回头看见他低沉的身影里有岁月的平静。他塞给我一个葫芦,说他有好几个,我只好收下。我心下苦笑,他是不是以为我每次来都是想跟他要东西呢?我再细想,也许只有当我收下东西的时候,他才会有一刻的不寂寞,当然这也只是我的臆想,毕竟人生而寂寞。

晚上无意间看到窗外一片墨色,痴痴了许久。想起爷爷,又想起了《活着》里的福贵,不知我是不是应该送头牛给他。爷爷一生清苦,自六年前奶奶过世后便一直过着独居生活。他从不抱怨,从不伤叹,把日子过得如水般清澈,如水般从容。

图片发自简书App


人到暮年,牛至暮年,皆名福贵,也许是只有人在此情此景中才会真正践行“人活着是为了活着本身而活着”。只是不理解余华为何称之为“福贵”,而我更愿意说那是生命的返璞归真。

世间万物,凡尘尔尔,皆为空,存在的意义不过是在尚有一丝力气,尚有一丝念想的时候,尽力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不要让自己“返璞归真”的时候有遗憾。

也许多年后的某一个夜晚,我独自一人的时候,想写下一些东西,突然想起多年前的自己正在写着现在的自己,仿佛是一个灵魂在不同的时空里在某一个契机中看见彼此,无声对话。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