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十番显见之七约无是非是显见性惟真(一)

字数 1759阅读 29

楞 严 经 讲 记

 净界法师

  我们看十番显见的第七番,癸七、约无是非是显见性惟真。

  佛陀开显真实的心性,从二个角度:第一、无是;第二、无非是。

  无是,显现的是真如的自体,它是离一切相的;也就是说在一切的万法当中,我们找不到见性的自体可得,觅心了不可得,显无相的心体,这叫无是。

  无非是,是显真实心体的作用,也就是说它同时是即一切法,在一切万物当中其实都是我们见性随缘显现的作用。

  前面的无是是显它的不变性,无非是是显它随缘的作用,从二个角度、相互关系的运用就开显我们的见性,在生命当中是唯一真实的。

  唯一的真实是什么意思呢?它的大意是说,在你生命当中除了你现前一念心性的真如本性以外,其它的什么都不存在;也就是说,离开你这一念心性,就无少法可得。其实我们的生命就活在一念心当中,你生命的来,你生命的走,都不离开你现前的一念心性,每一个生命的个体,都是你一念心性所显现的一个暂时的影像如此而已。所以整个生命体,就是一念心性是真实的,其它的都是如梦如幻的,只有真如本性是唯一真实的。

  (分二:子一、疑问。子二、答释。)

子一、疑问。

阿难尊者他提出他心中的疑问。

  疑身见各异

  阿难白佛言:世尊!若此见精,必我妙性,今此妙性,现在我前。见必我真,我今身心复是何物?

  阿难尊者他对色身跟见性,产生一种各别不同的看法。

  阿难白告佛陀说:世尊!假设你前面说的见分,六根当中的见闻嗅尝觉知的功能,这种功能它的体性,就是我的妙明的真性,而这妙明的真性,它现在分分明明的显现在我的面前,如此说来这见性是我真实的本来面目,那么我现在有个问题,现在我刹那刹那生灭的五蕴身心,它又是什么东西呢?

  阿难尊者的意思就是说,五蕴身心跟见性这二个是互相排斥的,这二个到底是什么关系?一个是生灭变化的,一个是不生不灭的,这二个之间的互动是什么?阿难尊者提出这个疑情。

  惧堕于过失

  而今身心分别有实,彼见无别分辨我身。若实我心,令我今见,见性实我,而身非我。何殊如来,先所难言:物能见我。

  这时阿难尊者从前面的疑问,心中产生一种忧惧,他感到一种恐怖的感觉,他把他恐怖的感觉讲出来。

  阿难尊者说:我从实际的生活经验当中可以感觉到,我这五蕴的身心的确是有分别的功能。你看我利用我这五蕴的身心,看到佛的三十二相而出家;我利用我的身心世界去奉持如来的戒法;去拜佛去打坐,都是靠我这五蕴身心。那佛陀告诉我,我的本来面目是这一念的清净本然周遍法界的见性,而这见性,我感觉它根本没有分别的功能,连我的五蕴身心都不能加以分别,何况是宇宙的万法呢?也就是说,我自己的感觉当中,五蕴身心是有作用的,而见性对我来说,我感觉不出它的作用。

  假设见性是我真实的、本具的我的本来的心性,那么请佛陀让我能够清楚,这个见性令我今见,这见性就必须很清楚的知道,能够看到我阿难尊者的身心世界,它就必须有明了性;如此一来见性是我,而我现前的五蕴身心,反倒不是我了。

  这样子就有一个问题,我心中的恐惧就等同如来前面对我的问难:物能见我。前面佛陀说:一个物质能见到你,那么这个体性杂乱。佛陀你说外在的物质见到了我是错的,那么你现在所说的见性,能够见到我的五蕴身心,就等于一个外在的见性看到我一样啰!

  求如来开示

  惟垂大慈,开发未悟!

  这个道理是如何,希望佛陀慈悲,来开导我心中的迷惑,来解除我心中的忧惧。

  这地方阿难尊者的疑问就是说:他现在把我们的五蕴身心跟见性,将它区隔成二个东西。假设见性是我,那五蕴身心就不是我;假设五蕴身心是我,这个见性就不是我,这二个只有一个是对的。

  蕅益大师说:我们在了解这一科的时候,你要先了解阿难尊者的疑情在哪里,你才知道后面佛陀的回答,是往哪一个方向走。

  蕅益大师说:阿难尊者自从七处破妄以后,他心中的攀缘心已经被佛陀完全破坏了,从前面的六番显见当中,他把昭昭灵灵的一个物质当作见性而现在它的前面。从阿难尊者的问题:今此妙性,现在我前。这地方一口道出阿难尊者心中的疑情。其实佛陀今天所要回答的,就是回答这句话:今此妙性,现在我前。他完全把五蕴身心跟见性做一个区隔,把见性的体跟见性的作用,把它的不变性跟随缘性,把它一刀切成二段:体是我,作用就不是我;作用是我,体就不是我。所以他才会道出这一句话今此妙性,现在我五蕴身心的前面。

你要了解阿难尊者的疑情,你才能够知道佛陀他整个回答的方向。他等于是把我们现前一念心性体用之间加以区隔。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