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日记——一不可走神

      上午没有鱼,下午钓了一条草鱼,脱钩了。

      这鱼本来是不会脱钩的,大概是因为我的举棋不定。为什么拉鱼还会有犹豫不决举棋不定呢?说来好笑。

    说来也话长。吃完早饭,我打电话给老二在哪里钓鱼,他说在大桥往上集中区大弯那里,并让我只带鱼竿、鱼护和操兜,其它啥也不用带,饵料什么的他都有。他这样一说,我就心里有数了,只带上鱼竿,操兜和鱼护我不想带,因为那东西太大,骑自行车带起来麻烦,再说老二什么都有,如果我钓着了鱼,就拿他的操兜操一下,鱼儿就放在他的鱼护里也未尝不可。聪明的我抱着这种心理,轻装上阵,骑着自行车就去了。

      今天天气不错,上午多云,下午晴天。一上午,某一根鱼毛也没拉上来,除了两次小鱼吃食,几乎没见鱼凫动弹。中午,一个电话,老二喝酒去了。临走的时候他说把鱼护操兜丢给我用,我嫌难带,就让他带走,他说你一会儿钓到了鱼放在哪儿呢,我说今儿个看样子钓不到鱼,如果真的钓到了鱼,我立马回家把鱼送回去。

      没想到,一点半左右,果然一条草鱼上钩了。我慢慢拉近,估摸两三斤的样子。一边拉一边心里却有点发愁——放在哪儿呀?是放在旁边的这位钓友这儿,还是放在远一点儿的两位年轻人那儿呢?其时,我压根就没想到老二临走时我说的话——钓一条鱼就回去。就在我走神的一刹那,鱼竿可能稍微松了一点,那草鱼就在我眼前一个蹦跳,跑了。煮熟的鸭子飞了,我好不气恼。

      事后想了想,一个兔子两个胆还真是不行,做事不能马马虎虎,什么事都得把准备工作做足,不然意外总是会毫不犹豫地发生。

        可惜了,我的一碗鲜鱼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