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父母到身边尽孝的他后悔了(下篇)

文/岭上霜

01

何文远追下楼,看见王莉一手拎着包,一手牵着灵灵往小区门外走。他紧跑几步追上前去,拉住老婆的胳膊,央求道:“媳妇,消消气,跟我回去吧!这大过年的,你也顾忌顾忌我的面子。”

王莉一把甩开他:“你也知道是大过年的?我本来想在自己家安安静静休息几天,现在倒好,大戏小戏不断,春节晚会也赶不上你们家热闹!”

何文远两手一摊:“那你说咋办?那是我亲爹亲妈亲哥嫂,我也没办法啊。我一个大男人,总不能拉下脸跟他们吵吧!我也很讨厌嫂子随便用你的东西啊。”

王莉冷哼一声:“就你嫂子那德行,没好意思说呢!我没开封的化妆品,她用起来倒是一点不客气,连口红都不放过,一点不拿自己当外人。你侄女丫丫吃住在我们家,她连句感谢的话都没有,还成天阴阳怪气的。你们老何家欠她的,我可不欠她。还有你爸,直接上手打孩子不说,那说的又是什么话?怎么?我爸妈帮忙带灵灵,还带出毛病了?”

何文远着急地跺了跺脚:“媳妇,我爸着急了,是有点口不择言,我替他向你道歉。你看在我的面子上,就不要计较了。千错万错都是我家人的错,你可千万别走啊!”

王莉看了眼急得跳脚的丈夫,他急匆匆从家里追出来,连鞋都没换,大冬天的光着大脚丫,穿了一双夹脚拖鞋。

灵灵摇着妈妈的手,说:“妈,你瞧爸爸多可怜,你们别吵架了,我也不生气了,咱们还是回家吧,我的手链今天给丫丫姐姐戴,我和她一人戴一天,好不好?”

王莉看看懂事的女儿,仔细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她平复了一下心情,对何文远说:“不行,我不能就这样回去。”

何文远看王莉真的不肯回家,一下子蔫了,可怜巴巴地望着她。

王莉不忍再为难丈夫,开口道:“你也别着急,咱们找个地方慢慢说!”

02

何文远根据王莉的意思,在离家不远的商业街找了家酒店,开了间房,王莉打开电视让灵灵看动画片,两人在旁边小声交谈。

“你哥嫂自己在外面租房了,为啥还让丫丫住我们家呢?”

何文远乖乖回答:“他们租的房子小,没暖气,我爸妈舍不得丫丫跟着吃苦。爸妈说咱们家宽敞,就一直让丫丫住下了。再说,有个孩子在身边,老人家也不觉得闷啊。”

王莉又问:“同样是亲孙女,你爸妈怎么没说接灵灵过来呢?”

何文远瞟了瞟老婆的脸色,小声说:“那,那不是怕你和丈母娘舍不得嘛!”

王莉气得想一跳而起,可还是忍住,斟酌了一下语句,耐心说:“咱们没有结婚前,你怎么帮助你哥嫂,我都没有意见,但现在你有妻有女,什么事都得量力而行。如果你嫂子一直不接走丫丫,丫丫以后上小学上中学,是不是也要你一力承担?”

何文远低头搓着大拇指,他心里明白,老婆说的是有道理的。按照杨玲的性格,如果父母长期在他这,她绝对会提出让丫丫常住的要求。以父母对哥哥的亏欠和补偿心理,也绝对会对嫂子的要求无条件妥协。

想到这里,他抬头望向王莉,坦白了:“媳妇,其实说心里话,我也觉得当初的决定有些草率。可我现在是骑虎难下了,你说该怎么办?”

王莉瞪了丈夫一眼:“办法我倒是有,反正在你爸眼里,我已经是不讲道理的人了,不在乎多做一次恶人,就看,你愿不愿意配合。”

说着,她把自己的计划,一套一套讲了。

听完,何文远又犹犹豫豫拿不定主意。王莉看丈夫这优柔寡断的样子,很是来气,恨铁不成钢地骂:“你这个老好人还要做多久?算了,反正是你的家人,你自个儿想办法去吧,事情没解决之前,我跟孩子是不会再回去的!”

何文远咬咬牙,长痛不如短痛,忙不迭地向王莉表态,他一定好好配合。

夫妻二人嘀嘀咕咕商量了一个多小时,何文远独自一人回了家,老婆和孩子还是住在了酒店里。

一想到大过年的,一家人没团聚几天就要分开,大年初一,媳妇和女儿有家却不能回,还被折腾去了酒店,何文远觉得实在愧对妻女。

03

他垂头丧气进了门。何老头使劲往儿子身后看了几眼,却没见媳妇和孙女,张了张嘴想问,眼急嘴快的杨玲先开了口:“咦,文远,你怎么一个人回来了,你媳妇和灵灵呢?她们咋没一起回来?”

何文远哭丧着脸:“走了,王莉带着灵灵回娘家了。”

杨玲长长地“哎呦”了一声:“呀,弟妹这脾气可真不小,大过年的就甩脸子往娘家跑,还是大学生、坐办公室的哩!这我可真比不上!”

何文进急忙推了推老婆,提醒她:“少说两句,没人当你是哑巴!你还看热闹不嫌事大啊?”

杨玲挨训后很不乐意,嚷嚷着:“人家都能做出来,我说两句怎么了?”

何老头有些生气:“行了,行了,都别说了。文远,你好好跟王莉说说,让她回来过年!”

“我出去的时候,她们已经打上出租车走了。王莉给我发信息,说她回娘家清静清静,让我不要跟着,打她电话也不接。”

何老头用指头戳着儿子的脑门,气恼地念叨:“大年初一就往娘家跑,都是你惯的!”

老太太忙让丈夫闭口。晚饭后,何文远又当着父母的面给王莉打了几次电话,王莉都没接听,直接挂掉了。

初二一早,他告诉父母要去丈母娘家找老婆孩子。老两口让他好好劝劝王莉,最好初三能一起回来。

何文远去酒店接上王莉和灵灵,送她们回了丈母娘家,又在那边呆了大半天,才在天黑前赶回了省城。

04

一进门还没脱鞋,何老头就围了上来:“怎么样,文远,你媳妇还是不同意回来吗?”

“我好话说尽,王莉也不愿松口。她说这样的日子没法过了,要跟我离婚。说是等春节过完,民政局上班了,就去跟我办手续。”

老太太急得哭天抹泪:“哎呦呦,这是造了什么孽啊,大过年的要离婚,还让不让人活啊?”

何老头让儿子再去给媳妇做做思想工作,可何文远去了两次都无功而返。

他生气地指责文远:“当初让你俩分手,你死活要成。这几年,你们两地分居,挣的钱都贡献给了铁路局。现在又要闹离婚?早听我的,找个本地姑娘踏实过日子多好。哼,实在过不下去,离就离吧,就凭你现在这条件,再找也不难!”

杨玲听了公公的话,眼珠子滴溜溜转。她心里琢磨,要是小叔子离了婚,他们就不用顾忌王莉,一家老小全住进这个大房子里,即省了房租,还不用出生活费,丫丫也能在城里上学,这是一举多得的好事啊。

于是,赶紧附和:“文远啊,王莉的性格也忒不好相处了,离了也好,好姑娘多的是,嫂子保证能帮你介绍个更好的!”

何文远苦着脸说,现在住的房子,是他和王莉共同付的首付,共同还的房贷,房子装修还是丈人出了大头。要是真的离婚的话,房子要卖掉折算成现金,给王莉应得的那部分。

他望着哥嫂:“这房子现在爸妈和丫丫也住着,不能卖掉,你们说呢?”

何文进还没吭气,杨玲就像小鸡啄米一样点着头:“那是,那是,离婚和卖房子,一码归一码,再说,房子卖了你住哪呢?”

何文远叹了口气:“唉,我也不想卖啊,可王莉说,不给她钱就要上法庭,上了法庭我也不占理,夫妻共同财产,法院也要强制执行分财产的。”

一听这话,杨玲惊得张大了嘴:“王莉真这么绝情啊?说翻脸就翻脸?好歹你们还有个孩子呢,她一点脸面也不顾了?”

05

吃晚饭的时候,何文远的手机响了,他看了看大伙儿,轻声说:“王莉来电话了。”杨玲让他按上免提,一家人静声屏气地围在旁边听。

电话那头传来王莉的声音:“何文远,初七我俩就把离婚手续办了,十五之前,你把四十万打到我卡上,以后灵灵我自己带,抚养费么,我也不要多,每月给我打一千五就成,否则,咱们法院见。”

王莉顿了一下,接着说:“让你嫂子听电话。”

杨玲茫然地指指自己,问:“是我吗?”

何文远把电话拿到她跟前:“是你,让你听电话呢。”

杨玲只好接过:“王莉啊,有话好好说,都是一家人,不要闹得大家面上不好看啊。”

王莉“哼”了一声,不想跟她多废话:“那套没拆封的化妆品和梳妆台上的那管口红,你用过了吧!”

杨玲支支吾吾说不出话,王莉也不等她解释,继续说:“既然你用了,就给你吧!”

杨玲心里一阵狂喜,嘴里却装模作样:“这,这不合适吧?怎么好意思呢?”可怕王莉反悔,急忙又加了一句,“既然这样,我就不跟你客气了。”

王莉在电话那头一阵冷笑:“你不用跟我客气,那套化妆品和口红是我大学同学送的,值三千块钱呢,还有,你上次拿走的一对耳环和一条项链也值五千,一共八千,给你打个折,回头把六千块一起打到我卡上,否则,我就用偷盗罪去派出所告你!”

杨玲急忙嚷嚷:“王莉,你什么意思啊?不就用了你点东西么,怎么就要去告我了呢?!”

“对,就这么点东西,那也是你拿了我的。有本事拿,没本事给钱啊?”

杨玲一嘴结巴:“你,你怎么这么小气!简直欺人太甚!我干嘛非要买下来?大不了还你就是了,那些东西都好好地在我包里呢,我这就还给你。”

王莉轻蔑地回她:“你以为我是你吗?我有洁癖,别人用过的东西我从来不用。赶紧准备钱吧。”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杨玲颤抖着,连手机都拿不住了,咬牙切齿地冲大伙儿喊冤:“这个王莉怎么这么不讲理,都是一家人,她竟把我当贼看!”

何文远撇撇嘴,一脸无奈:“嫂子,你也看到了,她这次是真的翻脸不认人啊。”

杨玲赞同地点了点头,何文远趁机继续:“哥,嫂,我现在手头只有八万块,实在解决不了这事儿。实在不行,就把你们老家盖的那个新房卖了吧,我再找同事借点,凑齐了给王莉,回头这个房本上,把哥的名字加上。

以后我每月要还房贷,还要支付灵灵的抚养费。大哥现在收入不错,暖气费、物业费只能靠哥嫂帮忙出了,爸妈的生活费么,我和大哥一起出,你们看行吗?”

杨玲一听小叔子离婚后,自己不但占不了便宜,还要出血,立马不乐意了。她扯扯老公的袖子,示意他赶紧回话。

何文进也听明白了弟弟的意思,他早就觉得自己一家人,给弟弟添了不少麻烦。无非是被杨玲撺掇着,占了许多便宜。这回,既然老婆都不想待了,他正合心意,于是,拍了拍弟弟的肩膀,安慰他:“文远啊,都怪我们添乱,惹弟妹生气了,回头,你好好劝劝王莉,毕竟你俩的感情一向不错,离婚的话,可不要轻易说出口。”

还不等文进回答,杨玲就收拾起东西,扯上老公和孩子,打算脚底抹油,溜之大吉。临走前,还很贤惠地说了句:“我们在这帮不上什么忙,丫丫我们带走,就不给文远添乱了。”

按了电梯,她又急匆匆跑回来,从包里掏出王莉的项链、口红、耳环,还有一个灵灵的银手镯,一股脑塞进何文远手里,又看了看公婆,说:“大家都看见了啊,我只是暂时借用了下王莉的东西,肯定不能算偷,现在物归原主了,可没我的事儿了。”

然后一再叮嘱何文远,让他回头一定要跟王莉说清楚。

06

何老头看着大儿子一家逃也似的走了,不住摇头叹气。其实想想,小儿子好心让他俩来养老,却被他们搅合得要离婚,好端端的日子弄得鸡飞狗跳的,也实在说不过去。

思来想去,他们觉得,还是回老家省心。

这回,何文远虽心有不舍,却没有阻拦。

回老家第二天,何老头就拎着礼物去了王莉娘家,他请求亲家看在灵灵的面上劝劝王莉,让她跟早点回家,跟文远好好过日子。还说他不该为了帮助大儿子,让文远跟王莉生出嫌隙,闹到要离婚。

王莉的父亲劝说道:“亲家,我们老了,该放手的时候要学会放手啊。”何老头赞同地点头。

在双方父母的劝说和调解下,王莉跟何文远冰释前嫌,和好如初了。

经历了一连串的事,何文远也明白了,有媳妇女儿的地方才是他的家。虽然她们一年到头在家住不了几天,但依然需要一个独立的、只属于自己的私人空间。

他终于想清楚,想要抓住眼前的幸福,必须有取舍。正巧,省总公司一个领导的亲属在王莉所在的城市工作,想在系统内部找个专业对口的人进行对调。

薄脸皮好面子的何文远为了争取这次对调的机会,求爷爷告奶奶,大费了一番周折,事情终于有了眉目。

三个月后,他放弃了省会城市的工作,调动手续全部办妥,送给王莉一份大惊喜,终于结束了五年的异地夫妻生活。

07

何文远将他们在省会的房子卖了,在地级市买了套新房子,多余的钱又首付了一套四十多平的公寓。新家安顿好后,小两口在附近联系好一家幼儿园,将灵灵接到了身边。何文远将公寓对外出租,租金作为父母的养老金按月打给老人。

他觉得,让父母老有所养,老有所乐,比接他们到身边尽孝更合适。于是,和王莉一起,帮父母把之前的小卖铺扩充成小超市,让老两口在老家一边开店一边养老。

何老头呢,思索良久后,也下定决心跟大儿子分了家。

何文进依旧在省会的火锅店打工,历练了一年多,他的性格活泛不少。又因干活踏实,吃苦耐劳,老板很看重他,不仅工资稳定,生意好的时候还有奖金。他越来越自信,在杨玲面前腰杆也直了许多。

杨玲始终好吃懒做,眼高手低,面馆的活没干多久又丢了,何文进索性让她带着丫丫回了老家。何老头聘用杨玲帮忙照顾超市的生意,按她的表现付她工钱。在超市随便帮帮忙,不用流离外出,每月还有工资拿,杨玲不傻,当然很乐意。

江山易改,本性难易,她时不时也从超市顺走些东西回家,不过,老两口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作没看见,就当暗地里补贴大儿子了。只要杨玲能够跟文进安稳过日子,照顾好丫丫,何老头觉得已经烧高香了。

又到了一年春节,一大家子在老家的堂屋里涮火锅,听着窗外此起彼伏的鞭炮声,看着欢声笑语的家人,何文远的心里格外满足。

他终于懂得一个道理,仅有孝心和好心,没有原则和底线,是过不好日子的。生活需要智慧,必须要有勇气在婚姻、家庭、事业上作出合理的选择和取舍,才会获得本该属于自己的美好和幸福。

全文完

本文首发瓶里有故事公众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文/岭上霜 01 周五下班后,何文远坐上城际高铁,下了高铁又转乘班车,终于在晚上八点前赶到丈母娘家。 在院门外就听...
    岭上霜阅读 705评论 0 0
  • 建筑安装工程造价审计也是降低工程造价、节约建设成本、提高经济效益、预防腐败的重要手段。然而,建筑安装工程造价审计较...
    咪哥的号阅读 775评论 2 16
  • 凌晨一点,带着装备回到医院,马姐说他发烧,刚吃了美林。半小时后仍然38.5度!已经半夜醒来,不睡觉,不吃东西,也不...
    攻必克阅读 83评论 0 0
  • 6月12日咯,时间过得可真快呀,开始一段新生活已经快一个月了。背着包,拉着行李箱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开始一段新的生...
    米米月雅阅读 63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