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昔记忆

小时候,家里的后院很宽敞,母亲就在后院种上了几株桃树。没成想,自此,这里成了我的一个梦境,让我流连忘返。

桃树在日夜的轮回中,悄然无声地抽了春天的嫩芽,开了春天的花朵,结了夏天的果实,落了秋天的败叶,披了冬天的落雪。一切都在生命的流逝中安然成长。有一棵桃树,在岁月的流逝中逐渐变得与众不同。其他几株桃树早已亭亭玉立,偏偏这一株桃树长得又矮又丑。那时我顽皮,时常在母亲跟前嘲笑这株桃树,说着既然丑,那就叫它“小丑”吧。从那以后,小丑成了唯一有名字的桃树。

小丑生得丑,是因为他十分低矮,在几株桃树中总显得格格不入。小丑长了三枝十分粗壮的树枝,树枝分向三个方向生长着,这让小丑看起来就像一个正伸向天空的不完整的鹰爪。小丑的树干已经“龟裂”,有许多十分粗糙的突起,就像一个老妇人干枯的手。

春天,小丑常常安静地在阳光下沐浴,就像在静等风吹过,好送给她几片示爱的花瓣。风走过,没有停留,小丑的枝叶不住地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小丑是在哭泣吗?可能是因为他挽留不住风吧,只能悄然地落下一片片粉色的泪花。

小丑生的可怜,又得不到所爱。我的心就像明媚的春天,刹那间失去了鸟语和花香,静的出奇,也寂寞的出奇。我好像从没有体会过这种心情,我慌张地走向小丑,伸出手抚摸着小丑的枝干。枝干粗糙极了,手上传来的触感是一阵被枝干划痛的感觉,我却感受到了枝干的温暖,许是阳光早已在上面留下了温度。此刻的小丑,十分温柔。我轻轻地坐在了三枝树枝的中间,底下的树根正好撑起这个“宝座”。我静静地坐着,看着小丑的花瓣簌簌地落下。

我情不自禁地和小丑说着话:“小丑,我总叫你小丑,你生不生气?你一直自己一个人在这儿站着,也不说话,你不孤单吗?刚才你是在哭泣吧?我寂寞的时候,心里也会难过,我也会哭。我知道小丑现在不开心,我在这儿陪陪你行吗?其实你也不是很丑,就是长得有些奇怪。你开的花挺好看的,我呀,挺喜欢的。”我一口气说了很多,说完以后,周围仍然是静悄悄的,小丑也是静静的。那时我想,小丑应该在害羞吧,那花瓣都羞得更加粉嫩了。我静静的靠在小丑身上,看着头顶的桃花和天空,和小丑在一起的时光总是那么安静,我迷恋上了和小丑相处的时光,时常坐在小丑的树干上陪着小丑。

小丑总是那么温柔。

后来,天空还在,桃花却早已埋在了泥土中。我没有看见锋利的刀锯将小丑拦腰截断,当我看见小丑的时候,只剩下一地粉色的花瓣和惨淡的细枝,小丑消失了。

风来了,吹走了些许花瓣。我再也寻觅不到像小丑那么温柔的桃花树了。



作者:吕梦超(文学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