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遇而不可求的知己去世之后

鲁迅先生说过:人生得一知己足矣。

第一次看到这句话的时候,还小。也不明白知己到底有什么意义。

为什么竟然只得一位知己呢?多点难道不好吗?

总觉得与好多同学都玩的来,就都是知己了。

随着慢慢长大,又有了不同的同学,又有了同事,又有了不同的朋友,但越发很少地使用知己这个词汇了。

后期,很多朋友多半也是泛泛之交,离知己早已是云泥之别。

细数起来,看似朋友很多,却在夜深人静的时刻,内心的孤独止不住地隐隐作痛。

那首歌唱的好:“越长大越孤单”。

比如,此刻把玩手机的你,或是在电脑面前无意识浏览的你,不也是孤单的一种么?


我到底有没有知己?

这一问像从地心传来的地震波,晃动着你的整个心灵,身体和灵魂,物件七零八落的往地上掉,摔碎的打破的,满地狼藉;

这一无声的拷问,有多少人能有确切的答案呢?

要回答这个问题之前,先要明白知己是什么样的。

那么知己是什么样的呢?

简单一点就是那个懂你并且能努力成就你的人。

他知道你的脾气秉性,知道你内心的初衷,他会为了你的目标贡献自己的力量。

这样就简化版的称之为知己了。

当一个标准过于严苛的时候,只能把门槛降一降了。

就是这样,仍然是千金难买一知己,它只能可遇而不可求。


俞伯牙和钟子期的知音故为佳话,千古传颂。

简单想想也就体会得到,当俞伯牙鼓琴一首巧遇子期后,内心是怎样的一种狂喜;

进而又可以知道,俞伯牙肯定会这样感叹:枉我几十年的鼓琴生涯,竟无一知音,岂不白活?

好在,过往几十年的“白活”的终极意义就是遇到了知音。

这明显是一个小概率事件了。

若是,一生没有遇到,便真是一生枉活了,那样的人生该是怎样的苦涩之极。

这统统都是得一知己之难上难。

遇到知己实乃人生之大幸,可是若有一天知己不幸去世。

对剩下的那个人该是怎样的一种痛苦?

呼天抢地?撕心裂肺?

悲痛欲绝?嚎啕大哭?

他还能向谁诉说呢?

那个最懂他的人已经不在,还有什么诉说的意义呢?

即使诉说也成了外人眼中的矫揉造作罢了。

所以,俞伯牙摔琴已是必然。

摔琴的刹那,他心若止水,血已断流,

他将自己的生命寄托在琴弦之上,随知己而去。

从此,收山,不再弹奏。


今天获悉,我父亲的知己李大爷因脑溢血不幸去世,我很悲伤;

父亲告诉我他和李大爷的感情比亲兄弟姐妹都要好。

这是实话。

下午,我给父亲打电话,他语气微弱,寥寥两句就挂断了我的电话。

我感到他只是不得不接我的电话,其实已经悲伤的不想开口。

生活中,李大爷太操心了,他太累了,现在他去往天国了,需要休息。

愿李大爷在天之灵安息,这便苦了父亲。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