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谷三日,静心止语

2021年3月9日 Lee公子 文 于深圳

从惊蛰这一天开始,到莲花禅谷静心三日,期间止语,晨起闻道,禅定,站桩,素斋饭,早休息,便是这三日最主要的事情。

很久没有这么早起床,6点多钟的天还没有亮,朦朦胧胧的,透出灰灰的光。天飘着小雨,淅淅沥沥,清清凉凉。

自己的觉性有缺失——出门的时候竟然忘记带伞了,伞本来就在自己的包里,但是出门的时候却忘记了——自己最近的生活中总是缺少觉性,也是正因为如此才希望通过静心禅修提升觉性。

一大早手机便被收走——从今天开始,三天不能使用手机——不再通过小小屏幕去看世界,却有种重新发现世界的感觉。没了手机,好像需要做的事情,一下子就少了很多,自己甚至有点发呆,不知道下一步要做什么才好了,想出来一些多余的动作,浪费浪费富余出来的时间,比如围着花园转圈圈,或是在山谷的小道上来回地走,或是逗弄猫猫狗狗,总之充满了漫无目的的乐趣。

早餐前,大家齐诵念一篇感恩词。我发自内心去感受每一个句子。读到一半的时候,竟然让自己感动到有种泫然欲泣的感觉,自己哽咽了几秒钟,甚至还涌出了一滴泪水。

吃完早餐,需要自己动手去清洗碗筷。洗碗的时候用的是茶树籽,一种茶色的粉末,用来把碗筷上的油去掉,非常天然。认真地把碗洗干净,摆到一旁的碗架上。

走在去禅堂的路上。小小的山路,没有特殊的风景,但是自然清静,只闻鸟语虫鸣。因为止语,在路上碰见同修,并不需要客气寒暄,只需要礼貌点头或者微笑就可以——因为止语,人与人之间少了虚情客道,少了高谈阔论,少了口舌是非,人与人的关系变得非常本真纯粹。

走在山道上,踩过路旁草叶上的露水,弄湿了鞋和袜。拨动路旁松针上的露水,弄湿了衣和袖。看到草丛中一个黄色的小虫儿爬到草尖上,我童心顿起,去碰小草,吓得小虫儿紧张地紧紧抱住草尖,一动也不敢动,进退两难。我笑了笑,恶作剧心理已满足,不再逗它。突然发现自己被眼前这些小花小草小虫子,唤醒了内心的童真野趣。

禅堂门口有一个不大的四四方方的小园子。里面有一些花花草草,并不名贵,其中有一株开得正艳的三角梅。三角梅的花很红叶子很绿,生机勃勃。三角梅的旁边有几颗不知名的小灌木,灌木上长了两种颜色的小果子,一种是紫色的,一种是黄色的,果子圆滑剔透,泛着光,看起来很可爱。再看看旁边一株花叶中的骨朵儿,想象着它以后开放会是什么样子。蜜蜂在花间采蜜,蝴蝶在叶间飞舞,找回一种童年时代乡野中玩耍的感觉,充满了朴实的快乐。

禅堂的课程很自由,老师并不要求你正襟危坐,很多人不由自主的或倚或靠或躺下来听老师讲课,氛围非常放松。我在这种自由的氛围下也放下了脑中牵挂担心的事,身心沉浸在课程中,完全放松,竟有一阵睡意袭来,也不需要强打精神,干脆闭上眼睛,在半睡半醒中听老师讲解禅机禅理,反正不需要强记知识,只要有一两颗正知正念的种子播入心田便足以,以后总有一天能生根发芽结果。在这里听讲,不是培训、不是开会,不需要及时地回应他人,不需要急中生智解决问题,一切都是放松的、随意的、没有压力的,让人身心舒畅。

静坐禅定,便是要学会如何调身、调息、调心,通过禅定觉知到“觉性”的实在。觉性就在呼吸之间——呼与吸的转化之间便是无念,觉察到呼与吸,觉察到念头的生灭,便是觉察到“觉性”的开始,有了觉性,才是有了真自我。
禅堂的课间,循环播放一首歌曲,叫做《醒来》,很有禅理。听到最后一句,”人生是无常的醒来”,有一种被晨钟暮鼓敲醒的感觉,触动心弦,一时不觉双眼湿润。

从禅堂上完课走在回宿舍的路上,是一片下坡的沙地,走在上面沙沙作响,很有节奏感。耳边都是鸟语虫鸣,远远近近,不知几多。
一天三顿,吃的都是简单的素斋饭。菜品并不多,也就三四样,都是简单的菜式,例如番茄炒蛋、焖土豆片儿、炒油麦菜等等。米饭也是糙米,还有五谷杂粮的粥或汤,简单而可口。
于是晚餐便吃得多了。自己的贪念心一起来,总觉得菜夹得不够,想多吃一些,这样很快就吃多了,肚子胀鼓鼓的,很不舒服。人只有在不舒服甚至痛苦的觉受中,才会开始反思自己的欲念造成的后果——人对自己欲望的控制是门真正的修行大课。

吃晚餐的时候,发现在昏暗的灯光下,坐在古旧的长凳上,吃着简单的饭食,内心有种久违的感受,好像回到小时候在小城老家的房子里吃晚饭的日子。

第二天六点多就醒来了,这一晚睡得很好,一觉睡了8个小时,中间没有起夜,也没有做梦,没有丝毫被打扰,睡了个神清气足。
早餐时,自己对吃的欲望已经有了节制,没有贪念,根据昨天的饭量取了适量的饭菜,没有贪多。

念感恩词的时候,闻到饭菜飘过的香味,时隐时现,升起一种平实的喜悦。

今天依然延续着昨日的天气,淅淅沥沥的小雨,烟雨蒙蒙的山谷,清清凉凉的空气。
今天练习“行禅”,老师让同修们旋转奔走,让你体会到什么是无众生相,无男女相,芸芸众生,红尘滚滚的感觉。正在快速走路,突然被老师命令停止,身体马上感受到气血上涌,手脚微微有些发麻,头脑一下子就空明下来,没有什么念头产生,老师说这就是无念的状态,这就是体会当下的感觉。老师让我们马上倒下睡,我立即躺下,就这么舒舒服服的睡着了,无念无想,悠然自得。

禅谷中的生活条件简朴,没有什么多样的选择。这种无法选择的生活方式反而简单纯粹,非常动人。自己也想有一天要回归这样一种简单纯粹的生活方式。

看到做饭的大叔,在两棵树中间的钢丝上,小心翼翼的走着。看着他每走一步都左右平衡、险险欲坠的样子,着实捏了一把汗。但是他也只是走到了钢丝的一半就终于掉了下来——其实生活中保持平衡是很不容易的,到底是慢慢走,每走一步都让自己保持平衡,还是快步走,用惯性保持自己不倒?这还真是个问题,是个价值取舍的问题。

中午在禅堂午休,伴着雨声和曲声,在打坐垫上和衣而卧,雨声入耳,曲声悠悠,催人入眠,睡得别有韵味。曲名曰《般若》。

一个长长的打坐,逐渐找到了入静的感觉,自己也用接纳一切不适感的心念,克服了盘腿的酸痛感,进入平静无波的心境当中。开始一段时间,脑子里不时有一些杂念,但逐渐的自己的觉照起来了,能意识到念头的升起。眼前感受到一片白光,头脑中有一种清澈明净的感觉,不过这样的感觉并不容易保持,不一会儿就因为不时产生的杂念而扰动平静的心湖。很快,入静的感觉就过去了。入静并不是一件容易做到的事。

在入静中,体验如何“止”,进而学会如何“观”。观而后觉。即觉即空,即觉即明,即觉即爱。杂念和情绪如同一个个水泡,觉到了,就破掉了,就空掉了,不用去想,去控制,去处理,无期待,无执着,无分别,全然接受,生出慈悲心,觉知纯然的爱。

晚上又在下雨,甚至开始打雷。山路很快就全黑了,只听见下雨的声音,白沙子的小路上,自己深一脚浅一脚的往禅堂赶去。远远见到禅堂透出昏黄的光,想到风雨之中,有那么明确的一个遮风挡雨的目的地就在眼前,突然有一种踏实感和向往心。

禅谷里养了三只花猫,一只黑猫,一只棕猫,一条白狗,一条黄狗,还有几尾胖胖的金鱼。这里的动物极乖,通人性。会故意过来亲近人。每个动物有自己不同的个性。黑色猫咪爱叫,盯着你喵喵不停,好像用声音表达着对你的亲近;棕色的猫咪经常在你吃饭的时候跳到饭桌上,跑过来试探性的找你要东西吃。你喂给它的时候,会认真的舔一舔闻一闻,如果不能吃,它就会定住一动不动,还会用小爪子小心翼翼地捅一捅你的饭盆,样子很可爱。狗也很乖,它会钻到你的脚边,温和地蹭蹭你,跟你礼貌的要东西,如果你不给它,它也就乖乖走开了,并不会反复纠缠。从来没有听到这里的狗叫过。摸摸狗狗的头,不会躲,毫不怕生,很有灵性。一只小花猫很喜欢我们这个禅堂,不断的跑到禅堂里来,弓着身子翘着尾巴,喵喵叫着,奶声奶气的,好像在央求把它留在禅堂里跟大家一起学习。同修们把它放在门外,把门关上,它竟然又从窗户中跳了进来,如是3次,向法之心甚坚。不过,同修们执意请它离开,它最后还是乖乖地自己走出了禅堂的大门。

在禅谷中,发现大家都回归了不少孩童的天性,有很多自然天性的流露,变成了顽皮的男孩和女孩,像孩子一样充满了童趣。

一个长长的打坐,有45分钟。能够安静的感受和觉察,但中间一段时间腿酸得不行,忍了几次终于还是忍不下去,只能调整姿势,换换盘腿的方向。但这个动作破坏了觉察的状态,打坐效果也就不好了。打坐时自己能够把耳根听到的声音投入觉中,远远近近的声音,自然流入识海。

打坐的时候,老师用一个叫香板的道家法器,敲打每一个学员。老师提前就说要敲打每一个人,而且会用尽全力,甚至警告我们把项链取下,以免被打碎。我的内心就开始紧张,逐渐涌起对未知遭遇的不安。闭目打坐中,听到其他人一一被拍打,声音很大,清脆响亮,顿时产生了强烈的紧张感和恐惧心。当轮到自己的时候,才发现,虽然拍打的力量很大,但并不疼,根本无需恐怖。这时候才真正体会到,恐怖都是对未知的幻想产生的。实际发生的事情并没有那么可怕。也许这就是恐惧的真相,懂了这一点,克服恐惧也不是什么难事。

三天中,最后一次打坐。打坐后,老师邀请一位常住在山谷中的艺术家老师,为我们唱歌。伴着吉他,她为我们清唱了一首自己创作的歌曲《我爱我们》。这首歌原来就是她在一个午后兴之所至,灵感涌现,自然弹奏而出,之后就没有经过什么大的修改。这首歌歌词简单,旋律简单,弹奏也简单。但就是这样的一首简简单单的歌,却具有着触动人心弦的神奇魔力,当我听到歌者纯净清澈、自然悠远的歌声之时,我被深深打动,回味难舍。歌声结束之时,竟然发现我不由自主的流下了眼泪。很多同修竟都与我有相同感受。歌曲结束,大家报以长久的掌声,纷纷鞠躬表达谢意。听到这首歌真是今天意外的享受。这么多年难得听到这种触及灵魂的美好歌声。

惊蛰,是雷声惊醒万物生灵,开始勃勃生机的节气。我在莲花禅谷经历的“惊蛰三日”,也许正是重新唤醒内在觉性,开启生命某个新阶段的起点。


相关阅读:
100天的冥想体验
辟谷14天的体会总结
觉性科学课程学习笔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