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半年多来我的生活

96
温竹梅
1.0 2018.05.27 23:57* 字数 1352

          前几天发了一个消息,说要恢复周更了。很难得停了半年之久还有文友关注,真的很感动,觉得似乎时隔很久,再次见到老友的样子;似乎久别之后,再次回归家的样子。

      说说这半年来我的遭际吧。学业很吃力,西方的哲学书很难啃。因为跨考,所以六个人里我的基础最差,可是我又不愿做最差的那个人。因此唯有努力,常常一整天都坐在图书馆里,除却吃饭睡觉,其他时间几乎都在图书馆。依然不太会写论文,这种付出和收获不成正比的痛苦,以及长久待在偏远校园而与社会脱节的慌乱常常折磨着我。我一度动摇过我一直以来坚定不移的信念。我从大学时代就立志将来要在大学里教学,可是现在,一直以来我所钟爱的小说成为了闲书被束之高阁,整天看的都是艰涩枯燥的哲学书。我放弃了写作,放弃了很多娱乐活动,放弃了大部分和好友嬉笑的时间,把自己逼到苦不堪言的地步,我不想达不到自己的期望,不想人生有太多的遗憾,不想让家人多年来的付出得不到丰厚的回馈。

        过年的时候,去舅舅家,我弟带爸妈去旁边的展会看了看。我说,真好呀,是该多带老爸老妈来看看。我爸看了我一眼,说,你弟早就说要来了,可是你一直忙呀。我拼命忍着的眼泪终于还是滴了下来,当时想着我已经这么痛苦了怎么就不理解我呢,同时也对不能好好照顾爸妈而深感愧疚。念书念到如此地步,丧失了生活的乐趣和亲情的温暖,可还有什么意义?我爸看了一眼,赶忙停止了说话,之后有段时间,我觉得我爸在跟我说话的时候似乎总是小心翼翼。

五一放假,在回学校的路上,突发性感冒,非常难受,还是硬座。不知道怎么坚持到火车到站,之后又坐公交,转校车最后到学校的。室友说我那天推开门面色苍白,一头载倒在床。这次病的很突然,头疼难耐,躺在床上又着急六级考试,着急那么多的专业书还没看呢,愈发久病不愈。

某天上课,跟室友因为一句话起了争执,气愤离去。之后她打电话说,聊聊吧,觉得你心事很重。之后在她的开导下我在校园里哭的稀里哗啦。她说,你为什么要把自己逼的这么紧呢,你是要逼死自己么。

室友跟我说了她家的状况,父亲得病,常打的针很贵,给她爸爸看病的专家很难预约,母亲节那天她妈妈早上四五点起床去排队挂号,她给妈妈买的礼物妈妈都没来得及去取。她突然就觉得很愧疚,不能为父母分担。可是其实她已经很努力了,自己边读书边卖衣服,不问家里要生活费,自己养活自己。她说,我觉得,父母健康很重要。你的痛苦都是来源于你自己,其实你挺幸福的了。

想到之前看的一句话。你怎么不明白呢,有些人不管怎么样她都很幸福,无论她身处何种地位,遭受何种境遇,单身或者已婚,她都很幸福。你不明白,你无法理解,因为你不幸福,给你什么你都不幸福。

我坐在图书馆里想,我到底想要的是什么,我想要的和我喜欢的东西之间是不能并存的么?不久前签了《青春不过一场梦》的付费电子版权,看起来很高大上,其实有没有收入还是要看有没有人看。可是似乎又给了我动力。我想,我还是想在大学教书的,可是我不能因此放弃生活本该有的乐趣。因此我制定了以学习为主,其他为辅的计划,每晚坚持看四十分钟喜欢的小说,做半小时运动,并且决定重拾写文的习惯,因为似乎除了写文,再没有其他更让我快乐的事情了。

文末送大家一句话,是《吐槽大会》上李诞在微博上写的一句话

梦到一个卖花的两手空空跟我说,人要先感到幸福,才能看到玫瑰。

愿你我历经千帆,终能幸窥玫瑰。

图片发自简书App
小文章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