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的第一次兼职 我只想要反悔

图片来源于网络

开头,我想说,我高估了自己。

前两天,同学有事回家,请我帮她代三天的辅导班兼职。这个兼职其实并不难也不算太累,就是辅导小学生写作业,然后检查订正。50一次包晚饭。

我们读中文的,毕业后的首选职业无非就是考研考公考教师编。我刚考出了教师资格证,心态有点浮,迫不及待地想去试试。

临行前,同学已叮嘱过我,带一个六年级班,7个男孩。其中有一个叫小豪的,智力方面似乎有点问题,做作业很拖拉,需要时刻盯着他。其他孩子都还可以,只有一点,绝对禁止他们玩三国杀或者斗地主这一类的游戏。

我满口应下,脑子里甚至开始幻想起跟孩子们相处的过程。该怎么融入他们?让他们爱戴我这个代课的老师呢?当对一件事十分有把握时,人总是会把一切都往好处想。

兼职的时间在下午4点20,我3点出发,坐了近一个小时的公交,赶到了辅导机构。环境比我想象的简陋,我马上就有点失望。

我走到自己的教室,在第一桌坐下,这是老师的专用课桌,桌板底下有作业答案,点名册,自动铅笔等一些东西。我坐着玩了会儿手机,第一个孩子就来了,他看了我一眼,咕哝了一句:" 怎么又换老师了?" 我立刻摆出教师的威严,催促他赶紧做作业,他从书包里拿出了几本作业本,扔给我:"老师,作业!" 这是他已经做好了的作业。我拿出装备,开始检查。他还算安静地坐在座位上。

紧接着,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孩子陆续过来,追吵打闹,每个人见了我,都把作业本往我桌上一甩,这是他们特殊的问候方式。然后,开始喋喋不休地聊天。不许吵!做作业!我提高了音量,摆出一副冷淡的表情。

" 老师,我们是不是做完作业就能走了?"一个孩子试探地问。显然这是不行的,机构规定他们至少要到7点钟才能回家。作为六年级生不可能不知道。但我还是严肃地回答道:"不行,一定要到7点才能走。"

"为什么?!"坐在角落里的一个男孩跳起来,"你为什么不让我们回家?"

我没想到他会反驳,有点慌道:" 你别来问我,这是规定。"

"谁规定的?!"另一个孩子问。

" 机构规定的。"我尽量让自己显得心平气和," 你们有话找负责的张老师说。这里她最大,我是听她管的。"

大约这个张老师在他们心中是个厉害人物,我一说完,他们就没了刚才怼人的气势。我松了口气,再次催促他们写作业。

这时,那个叫小豪的男孩也来了,就坐在我旁边。我于是赶紧催着他写。过了几分钟,有5个孩子都把作业写完了,一口气都甩到我桌上,我手忙脚乱,一边检查错漏,一边要盯着小豪。这个孩子的作业进度比其他孩子慢很多,他很容易走神,也不喜欢读书。一不注意就撂笔了。

"老师,我们能玩三国杀吗?"我一抬头,好家伙,牌都拿出来了。"不行!"我语气坚决,"这里不能玩游戏。"

"那我们要回家了!"

"不行,7点才能回家!"

"老师,你为什么非要管我们?回家又不行,玩游戏也不行,作业都做完了。"

我愣了一会儿,同学告诉过我,实在没办法,就让他们玩5分钟,5分钟后马上收掉。我就这么对他们说了。

"5分钟太短,老师",他们当然不满意,"一局都玩不了,老师,10分钟吧。"

"不行,只能5分钟!"我再次拒绝,不能退让否则他们就会得寸进尺。

"算了算了,赶紧玩赶紧玩。"一个孩子挥挥手,表示屈服。

我却丝毫不能松懈,有一个孩子不肯做作业,一直在那儿看画报。"你为什么不做作业?"我问他。

"现在还早,晚点再做,来得及。"他也不抬,顺便补了一句,"反正现在也回不了家。"

这时小豪抬起头,嘻嘻哈哈地来了一句:"老师,他是想把你拖在这里。"我愣了下,机构规定,必须要等所有的孩子都做完作业,老师才能回家。我又看了那个孩子一眼,我早听同学说起过他,成绩优秀,人很聪敏。同学一再告诉我,不用担心他,7点之前他会把作业做好。因此我并没有很着急,反正我也要到7点才能走。

那边的游戏党显然已经玩high了,这边还有大堆的作业没有检查,小豪在身边不停地叫:"老师,这题我不会,你教我。" 我开始觉得厌烦了。

吃晚饭的间隙,我微信同学,我说我hold不住了,不想做了,明天我帮你找个人代课吧。

同学似乎有点不高兴,但还是发过来,问我出了什么问题,她可以帮我处理。

我像抓住了救命稻草般向她抱怨。我说我反正不缺钱,我厌烦了,觉得累。

这边同学还没回,那边两个男生已经从打嘴架上升到扔书扔本子。唉,我只好放下吃了一半的餐盘,上去阻止。又过了10多分钟,等我再端起餐盘时,饭已冷透。食欲也消散了。

好不容易熬到7点,送走了所有的孩子,我稍微收拾了下满地狼藉的教室,就立刻到公车站赶车。

坐在车上,我突然想起之前看过一部bbc纪录片,叫《寿司之神》,里面讲述了一个终身做寿司的匠人小野二郎的故事,其中有一段老先生的采访,关于对子女的教育,老先生说: 我9岁的时候就离开家门,我知道我必须努力地工作,即使老板拳打脚踢,我也必须努力工作。我从未忘记这一点。现在某些父母,说工作不顺你就回来吧。父母对孩子说那样的蠢话。孩子就会一事无成。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想这说的就是我。我在一般家庭出生长大,是独生女。从小有什么事都不需要自己出面,我只需要回家向父母哭诉,寻求帮助。我爸爸会帮我安排好一切。于是,我总是在外怯弱顺从,在家任性刁钻。学车的时候,因为教练严厉,我每次回家都说着放弃,哭,我受不了被别人骂。我父母也认为教练不好,厚此薄彼。但最终还是坚持着学完车。

就是那时候,我开始正视自己身上的某个大问题,总给自己留退路,总想退缩。一出事就想找同学找父母。可是我知道,社会是不会对一个退缩的弱者微笑的。正如同这次的兼职,其实我代完了三天的课,我能够做到的,我却在一开始就退缩,因为我知道我总有后路。

我意识到这样的性格是很恐怖的,说句不好的,日后进入工作,不是分分钟想辞职,就是觉得生活不下去想轻生。《寿司之神》里还有一段话让我印象深刻:现在的年轻人,想要轻松的工作,又要很多空闲的时间,还想要有钱,但他们都没想到提升自己的技能。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不知道怎么样才算是成功的人生。但我想不能任由这种性格蔓延,进入职场,其实我就只有自己了,人生没有那么多的退路。父母已经老了,不可能无休止地跟你说:工作不行你就回来吧。我能回哪儿呢?

公车到站,我有些恍惚地下车,车门在身后关闭。我的退路被截断,我感到后背是凉的,但是没有办法,我必须硬着头皮迎上去,这个社会对于不思进取的弱者,总是格外残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