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电影 永恒

如果问我世上有什么比较完美的人,那么我会告诉他。在林间还未坠入爱河的少年一如《永恒》中的男主尚孟那样。 他爱读书,爱工作,爱森林,但他情窦尚未被任何一个女人打开。

如果问我世上有什么欲望缠身的人,那么我会告诉他。在林间牵着心爱女孩的男人一如《永恒》中的男主尚孟那样,他爱上了玉帕蒂,想要和它在一起,想要占有她和她一块生活,但爱情战胜了理想,却败给了现实。

玉帕蒂是尚孟的婶婶,当时尚孟的亲叔叔还活着。所以这段感情无论是放在现在还是古代,这都是乱伦。

尚孟和玉帕蒂偷情,叔叔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直到无数的谎言把叔叔压的有些难耐。

叔叔锻造了一个铐链,在一次宗教仪式之后,把尚孟和玉帕蒂的事情挑明了。

这之后,玉帕蒂和尚孟两个人便被铐链紧紧的捆在了一起。他们朝暮相伴,去河边洗澡,去林间休息。

然而好景并不长久,两个人生活在一起久了也就开始出现问题了。爱情不可能一直激情燃烧,他们也难逃此劫。

尚孟拒绝了玉帕蒂上山玩的请求,玉帕蒂第一次开始质疑尚孟是否还爱她。接着尚孟拒绝了玉帕蒂想要做爱的请求,玉帕蒂心应该凉了一半。最后,尚孟在一个夜晚不顾玉帕蒂的感受,“强奸”了玉帕蒂。

两个人不堪折磨,去求叔叔给他们钥匙,好让他们分开。叔叔冷若冰霜,把一个盒子推到他们面前,里边不是钥匙而是一把枪。尚孟吓得慌了神,很无力的关上了盒子,接着起身踉踉跄跄地跑走了。

尚孟玉帕蒂再没有了一点点的情感,他们急于摆脱那条像是不变誓言的链条。

他们求了寨子里的所有人,一位老妈妈告诉了他们有一个地方拥有砍断链条的工具。第二天,两人穿戴整齐便开始了逃亡,当他们赶到那个地方,当斧头出现在他们两人的面前。

玉帕蒂却并不急着挣脱这链条,玉帕蒂说:“我渴了我要喝水。”尚孟不顾她的话,一个劲儿的拖着玉帕蒂往斧头那里去。

(当时看这段的时候,我特别生气,因为我对爱情的幻想在他们这里破灭,我希望这种已经灰暗的,变质的爱情可以结束。)

不过,玉帕蒂没有让尚孟得逞,尚孟气急败坏。当玉帕蒂问出:“如果这条链子断开,你还会爱我吗?”时,我整个人震惊了。

如果我是玉帕蒂,在那样一个情况下,可能也会选择一块铐着吧。很快,叔叔的手下追上他们,他们唯一一次可以断开链条的机会也就此没了。

(玉帕蒂以前在曼谷工作,在玉帕蒂眼里曼谷是她的牢笼。在机缘巧合之下,玉帕蒂被尚孟的叔叔看中,之后被带回寨子—这座新的牢笼。)

转机也可以说是高潮出现在玉帕蒂告诉尚孟自己怀孕。尚孟想着自己的叔叔可能会因为玉帕蒂肚子里的孩子而把镣铐打开,于是他再一次拉着玉帕蒂去求叔叔,要求叔叔把钥匙给他们。

这次的央求跟第一次一样,迎来的是那把冰冷的枪。尚孟这次没有恐慌,他拿起枪,带着玉帕蒂回了房间。

在房间里,玉帕蒂抱住了尚孟,他们又开始说情话。玉帕蒂问尚孟:“我们可以用这把枪,把链条弄断吗?”

尚孟摇摇头,因为他心里知道,叔叔想要的结果不是他们的小聪明。再者,他和玉帕蒂之间已经造就了太多的罪孽。

尚孟让玉帕蒂把他枪毙掉,玉帕蒂深深地抱着尚孟,手中握着那把手枪。那一刻玉帕蒂眼中全是绝望。

尚孟对她来说是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亲人。曼谷是牢笼,这座寨子也是牢笼,尚孟也是笼中鸟。而现在笼中鸟要死去一只,当然是外来的那只优先。

玉帕蒂在悲痛绝望中,把枪口对准了自己,一声枪响,一切都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永恒》就像是翻版的伊甸园。尚孟就像是还未吃苹果的亚当。玉帕蒂给了他苹果,让他看清了世间的面貌,同时也让他亲身经历了罪恶。

让我最感叹的是,两个再好看的人,日积月累的摧残下,那副皮囊终究会失去吸引力。以色侍人,可能没什么不好,但绝不长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