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野圭吾也有迷茫的时候啊——《名侦探的咒缚》读后感

0.109字数 1263阅读 49

上周六下午,我和闺蜜在一个环境不错的书店消磨时间,然后我聚精会神地看完了东野圭吾的《名侦探的咒缚》。

看完《名侦探的咒缚》后,我的第一感觉就是:这是东野圭吾自己写给自己的书。这是他自己与内心深处自己的对话,他曾经也迷茫过,不知道是否应该放弃本格推理小说的风格。但现在,他已经创造了属于东野圭吾风格的推理小说,而通过这部小说告诉我们,他清楚的知道自己不再适合本格推理小说,但他一直把本格推理小说放在内心深处。

这部小说以穿越的情节开头,“我”是一名推理小说家,某天来到一家风格独特的图书馆寻找素材,但是当“我”准备离开的时候,却发现图书馆被施了咒语一般,变成了一个怎么也找不到出口的迷宫。“我”尝试着跟随其他人找到出口,却始终只能听到“他”的脚步声而看不到人。直到一个穿着白裙的小女孩来到“我”面前,她说自己叫小绿,是来迎接名叫天下一的侦探的,而她说“我”就是天下一?

在几次事与愿违地证明自己正是天下一之后,“我”放弃了挣扎,接受了自己的新身份,接受了自己来到一个没有历史的小镇的现实,也接受了日野市长(也就是小绿的父亲)的委托,去寻找一件神秘的遗失物。这个遗失物来自于他们小镇纪念馆的地下室,比这件遗失物更早被发现的还有一具木乃伊,奇怪的是没人知道这件遗失物是什么、那具木乃伊又是谁?

“我”以天下一的身份开始调查嫌疑最大的人员,也就是纪念馆委员会成员们,因为只有他们知道纪念馆的地下室有木乃伊,以及丢了一件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奇怪的是即将被询问的成员都纷纷遭遇了不测,一位死于密室杀人案件、另一位死于凶手消失案件。虽然在“我”这个侦探的推理之下找出了谋杀他们的真凶,虽然他们被杀的原因都与神秘遗失物没有一点关系,但是小镇没有本格推理小说这一现象很诡异,让人不得不把本格推理与这座小镇联系起来。

难道小镇是被诅咒封印的吗?是因为神秘遗失物的丢失才揭开了这个诅咒?

或许是事态发展的严重性超过了预期,日野市长最终召集了委员会的所有成员包括“我”一起聚会。果不其然,聚会上接二连三地有人被杀。“我”发挥了名侦探的智慧破解了谜题,也找出了神秘遗失物的下落。不仅如此,“我”终于知道了神秘遗失物是什么,知道了小镇诡异气氛的真正原因,以及“我”为什么会来到这个小镇成为天下一。

原来,这个小镇就是“我”成为作家之初所幻想的世界,或者说是一个舞台,“我”通过幻想构建了发生在小镇里的事件,并把这些事件写成了一个个本格推理小说故事。

曾经,“我”创造了名侦探天下一,我因为本格推理小说名声大噪,但是时间一长就会怀疑,一直走这样的风格真的可以吗?想要探索更多新的作品风格,怎么办?迷茫和不舍之后,“我”杀死了天下一,离开了这个小镇,封印了自己的本格推理小说风格。

是偶然间看到曾经写过的本格推理小说,让“我”穿越成为天下一,让“我”重游了记忆深处的小镇。这次故地重游,是“我”和“我”的人民的交流,是我和“我”的一次推心置腹,让“我”更清楚地了解到本格推理小说不再适合“我”,但是“我”愿意把它一直留在内心深处。

我想,这也是东野圭吾借“我”之口想要告诉大家的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