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走了朋友,留下来喝点儿。

我把你解决了,恩人,同时也是仇人。

我把爱国主义、爱我主义,和一些洞里的小萤火虫都解决了。

我还解决了一个教派,我还解决了一个叫我做自己喜欢的事的师父。

我还解决了一些小说家和诗人。

我还解决了时间和星系。

我解决了眼睛的问题,眼睛认罪了。

耳朵不敢再跳舞了,它开始看眼睛的眼色。

我解决了我的舌头,舌头像笔一样在纸上飞舞着,飞舞了一首赞歌:

“城里的宝座上

公主的微笑甜美

骑士奉献上文章

大臣们眼光如水

百姓里创造里

爱情里迷乱的稀释里

你是羽翼

是爱的传递者”

我解决了这首赞歌

我走着

我赞赏这走着

我笑着在山洞外偷偷的笑着

诡异而水晶

我说表达吧

我就表达了

天又对下令的我踢了一脚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