材料都配好了,放水煲就行了…

百忙中,我也抽空回家了一趟。

在家人的眼中,我慢慢地成为了最忙碌的一个。

那种感觉就像是离家越来越远,明明只有两个小时的车程。

那天家里人回到了老家,爷爷辈到年轻一辈。

整整齐齐的,或许这才是老人家希望看到的吧。

老家后山的龙眼树在上一场打风中倒了,我的印象中,从我开始记事的时候开始,它就一直存在着。在上面磕磕碰碰过的痕迹,陪伴我走过儿时的春夏秋冬。

大树横在后山的小道上,现在村里人也少了,就一直没打理。我爸他们三兄弟想着如何把大树锯开,做成家具。一群人围着树商讨着,我在一旁听着。似乎过完年,就再也没有这么整齐过了吧。

七七八八说了好一会,大家慢慢散开,各做各的。

我还站在树的一旁,三叔也还在。

三叔看着树头开口跟我说,你啊,忙也要回家啊。一说回家就没空,这样子不行啊。

我笑了笑,我知道,现在不回来了嘛,前些天有很多事做。

三叔转过来看着我,很多事也要回家啊,这点要批评一下你,再忙也得回家的。你妈说你,经常几个月都不回来一趟。

我看着三叔有点严肃的眼神,点了点头,知道了。

我总是觉得很多东西是身不由己的,特别是长大了之后,感觉有很多的顾虑束缚着你,可是静下来一想,似乎也不是什么糟糕的事情。

中秋节那天,一家人吃的很饱,回到家里立马又接到了朋友的邀请,还有下半场的烧烤,急忙忙起身,准备又出门。

穿好鞋子站在门口那里跟我爸妈说,我出门啦。

忽然想到还没有吃月饼,我又走了回去,拿了个月饼出来。

你不是要去烧烤吗,怎么还吃月饼,刚刚还没吃饱啊,我妈问道。

我一边切着,我突然好想吃月饼,我拿了一块送到我爸面前,来,爸吃一个。

我爸看了看说道,不吃,还饱着呢。说完还没等我开口,哎,吃一个吧。

我妈在一旁也拿了一块。

我女朋友摇了摇头,不吃,我好饱。我塞了一块在她嘴里。

剩下的月饼吃完后,我再走出了家门。

我女朋友说,你吃这么多,不饱吗,我一块都吃不下了。

我笑了笑说道,中秋嘛,应节。走带你去买灯笼。

好吖。


离家的那天,我买了早上6点多的车票。

我妈一早就起床帮我收拾东西,煮的煮,洗的洗,车上吃的水果、口粮。带回去长期喝的治咽喉的,一大包一大包。

煲汤的材料,一袋一袋的分好,直接放水煲就可以了,煲多久我上面有写。

东西叠的整整齐齐。

以前上学的时候,我老是嫌弃带那么多东西,喜欢轻装上阵。就像回家一样,什么也不带,一个背包里面装着两条喜欢的内裤就这么回家了,家里什么都有。

现在看着我妈给我整理的行囊,里面装着奇奇怪怪的东西,嘴上却说不出半句嫌弃。

我看到的是她头发上渐渐斑白的发丝。

抱着两个大柚子,提着月饼,还拿着一大袋东西。

站在地铁里,感受着这些东西的重量。

我妈让带的。

这些,满满的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