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喜

我以为有一些私藏的智慧

它们像蚊子像苍蝇

像这个夏天每个傍晚都在十三巷

来回咆哮鼓动着燥热的那几只杂种狗


是不可言说的污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