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日方长(4)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和你,终究是来日方长的秘密。



我和方子相约在巷子见面,是我和张文第一次见面的地方。 我也不是很明白,我为什么选这个地方。或者是因为这个地方离方子的学校很近。


我到巷子门口的时候,方子还没有到。天挺冷的,冷风“跐溜”一下钻进我的脖子,揪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幸好我穿了件过膝的黑色大衣,拉了拉衣襟,使劲把脖子缩了回去。


转头正好看见巷子旁边有家鲜花店,旁边还有个小牌子写着“出售烟酒”,下意识摸了摸空空的口袋,出门又忘记装烟了。默默骂了自己一句“鸡脑子”,走进了店里,一个初中生模样的姑娘坐在一堆花中间,说是一堆花,是因为店里的摆放真的是杂乱无章。张望了一圈也没看见哪里有烟。



我:“你们店里卖烟吗?”


小姑娘笑了笑,指了指我的身后。我顺着她指的方向看了过去,放烟的架子就在我身后,隐藏的很深。在众多种类中,顺手拿起一盒泰山。从口袋里拿了21块,放在小姑娘面前。小姑娘笑了笑,却没有给我找钱,见我还没走才开口道,“是16还是21?”


“16。”


走出店门心里暗自腹诽,好好一鲜花店买什么烟酒。


我走回巷子门口,才看见方子才慢悠悠的向我

走过来。他也穿了件黑色的大衣,看起来暖和极了。方子身高有184,我站在他旁边才到他的下巴,这种身高差让我很有安全感。


此时巷子里已经有很多人了,我习惯性的向张文总坐的位置走过去,还没走到就发现那个位置已经有人了。果然好位置容易被抢。以前张文开玩笑和我说,这个是他们的专座,以前旁边还有个围栏。我很天真的相信了,他的话我好像没有一句不信,可能就那句不喜欢我,我一直没信吧。

在店里张望了一圈,最后还是坐在了专座旁边的位置。


坐在哪其实不都一样吗? 在哪不能剥虾。


点菜完毕,开始和方子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话题空洞无趣,但是我依然乐在其中。今天上菜速度格外的慢,像有人在故意拖延时间,两杯花茶都足足等了半个小时,菜上齐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


当我正专心的用嘴将一只虾分尸的时候,余光看见一个男人从我身边经过,用一种见鬼了的眼神看着我。


我更是收到了惊吓,嘴里的虾掉进了盘子里,方子也有点被吓到了,用一种见了鬼的眼神看着我。

方子:“你没事吧?”

我:“没事没事,不小心把虾壳咽进去了。”


之后方子好像说了很多话,我心不在焉的也没有听进去几句,他用筷子把我嘴里的虾打了下来。


方子:“前面从你旁边过去的那个男的是谁?走过去又站在旁边看了一会才坐下。”


我:“我哪知道啊……可能是看我长得好看。”


方子:“老情人吧?”


我:“胡说啥呢,可能碰到老情人我还带你来这?”


敷衍完方子,又夹起一只虾,但此时我的心思已经完全不在食物和方子身上了。他在旁边看我?这么短的时间,难道他已经不记得我了?


拿出手机准备和蒋敏说这件事,握着手机的手颤颤巍巍,活像个帕金森患者。偷偷的抬头看了眼方子,他也在低头玩手机,才放下心。他这么敏感多疑,被他察觉出端倪,再想把话圆回去就难了。


又在巷子停留了了三十分钟,我就急匆匆拉着方子离开了这个危险的地方,说是停留,我的思绪都停留在了隔壁桌的那个男人身上。在这期间他去过一次吧台,一次卫生间,对我避之不及,都选择了绕远路。


把方子送上出租车,我一个人站在路边等车。

这里是张文的办事处,遇见他,并没有多么奇怪啊。

上一次我和张文来这儿的时候,还是夏末。我坐上出租车时他才往家走,为什么我会喜欢他,可能这就是理由了。只可惜他是沙漠,而我是海洋。我和他之间,本来就是一个无解的命题。从来不会有答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