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静的水土——湘西(2)带你走进沈从文的湘西世界

翠翠的出生,我认为那并不是意外,而是真真正正的爱,但至今为止仍然未懂为什么自由自在的湘西世界却没能容下翠翠的父母。那军人死去了,可那母亲却舍不得腹中的生命,“女儿一面怀了羞惭,一面却怀了怜悯,依旧守在父亲身边,等待腹中小孩生下来后,却到西边故意吃了许多冷水死去了。”

图片来源于网络

翠翠本安心生活,但她纯净透亮的眼眸却照亮了两个人的心。当初还不懂人世的她,在端午节的那个夜晚,却遇到了那个令她最动情的男孩傩送,“大鱼吃掉你”,坏坏的恐吓带着温柔且爽朗的笑,便是他送予她的定情之歌。

翠翠略大一点之后,天保大佬也坚定的对着爷爷说:“爷爷,翠翠愈发的漂亮了。”可翠翠只有一个,“每一只船总要有一个码头,每一只雀用得有一个巢。”爷爷知道了他的心意,而且也钟意大佬,告诉他车路、马路都可走,要走哪一路,便是看他自己的选择了。

图片来源于网络

然而这时,傩送二佬却已有了送上门的“碾坊”,但他却“这不必看,第一件事我就不想做那碾坊的主人”。大佬叫人来提亲,翠翠意不在此,只是红着脸不作答,但她有不将自己的情意讲给真正所爱之人。

“火是各处可烧的,水是何处可流的,日月是何处可照的,爱情是何处可到的。”

茶峒汉子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相互争夺也是时有发生的事,但天保傩送不一样,终于:

“大佬,你信不信这女子心上早已有了个人?你信不信这碾坊将来归我?”  “假若我要不想得到这座碾坊,却打量要那只船,而且这念头也是两年前的事,你信不信?”

后来,兄弟二人决定共走马路,到那山头为翠翠唱三年六个月的歌,谁将翠翠的心唱软,她便归谁。第一天晚上结束后“大佬伴着弟弟回家时,就决定了同茶峒地方离开,驾家中那只新油船下驶,好忘却上面的一切。”

他爱得如此伟大,如此深沉。

图片来源自网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