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没穷过,不知道她可以卖了心爱的辫子只为买本字典

         辫子与字典的故事

      大学毕业那天,乔去苏枚的寝室帮忙搬东西。书架右上角一个淡绿色的小小盒子引起乔的注意,他轻轻地取下盒子。

虽然知道随意动别人的东西不礼貌,但乔还是忍不住好奇心的驱使,小心翼翼打开盖子,一个包了白纸的方正的书一样的小东西静静躺在里面,白纸微微泛黄。乔放下盒子,把那个小东西取了出来。翻开,原来是新华字典,内页已经陈旧泛黄。翻的时候,一张小纸条掉下来。

我想成为一个讲故事的人,字迹有些歪歪扭扭,彷佛是7、8岁孩子写的。乔正在纳闷,这个字条怎么会在字典里呢?这个字典有着怎样的故事?

这时,苏枚进来了。

“ 乔,你小心一点,别碰坏了我的字典”。听到苏枚这么说,乔赶紧把纸条放回字典,又把字典放进盒子,盖好盖子。

“ 赶紧搬吧,一会去吃午饭了”。说着,苏枚拎着两个口袋又下楼了。

中午在学校的小饭馆,乔知道了字典的故事。准确地说,是辫子与字典的故事。

那时,我在乡下读书,爸爸妈妈去了很远的地方打工挣钱。二年级时,班上大部分的同学都买了字典,但我没有。爷爷说,爸爸很久没有寄钱回来了。那段时间,爷爷病得厉害,家里连五毛钱都掏不出来了。

很多时候,我借同学的字典用。想到回到家里写作业以及放假的时候没有字典,我就利用课间争分夺秒地查字典,识记了很多字。木字旁的,三点水的,人字旁的等等。

但是时间久了,同桌也不免露出不情愿的脸色。二年级的暑假,我模仿书上的故事,还有奶奶讲过的故事,在作业本上自己写起来。可是好多字我不会写,我就用拼音代替。

放牛的时候,我把故事本带上,牛低着头啃着草,一些蚊子嗡嗡地飞来飞去。有时,几只鸟落在不远处的小树枝上,叽叽喳喳。我突发奇想,要不给牛、小鸟讲故事吧?于是我开始了热闹的表演。牛和小鸟成了我的听众。牛倒是认真,时不时看看我,似乎冲我点头,可是小鸟不时飞来又飞走了。

隔几天,我就换一个新的故事,不然牛会听腻的。就这样,那个暑假,我大约写了十几个故事。给牛和小鸟讲了十几个故事。没有人知道,我多么渴望有一本字典,清楚地表达自己的故事。

三年级开学时,我决定买一本自己的字典。可是钱去哪里弄呢?那天放学后我去了镇上,看看能不能有什么新的发现。在一个湖南人开的商店门口,一个中年人吆喝着:“卖头发咯,卖头发咯——”

  我突然有了主意。走上前去,怯怯地问:“叔叔,您看我的头发能卖么?”那人一只手就把我的两个辫子捏在手中,翻看了一小会儿放了下来。

“妹儿,你头发长得不错,就是短了点。”那人带着有些遗憾的口气回答我。

“那,那怎么办呢?”我有些急了。

“除非把辫子松开,尽量贴着头皮剪,这样就长些了。”男人回答得倒是实在,听完我握着辫子,心里纠结起来,要是剪了辫子,妈妈给我买的头绳就哟就用不上了。

看我犹豫的样子,那男人又说:“这样吧,辫子松了贴着多剪点呢,我给你5块钱,如果只是贴着辫根儿剪呢就给你4块钱,你考虑一下。”

最终,我变成了一个短头发的小女孩,手里捏着5块钱,脸红红地,飞快地穿过集市,跑回了家。

回去后,奶奶看我辫子不见了,说女孩子家家的短头发不好看。我说把辫子卖了。奶奶以为我卖了辫子是为了买零食,叹气后忙去了。

第二天上学,我戴着帽子去上学。在语文老师那里,我买到了一本新字典。课间,我正感受查字典的欢乐,坐我后座的小勇上前来,阴阳怪气地说:“哟,苏枚终于有自己的字典啦!”

我白了他一眼,不再搭理。小勇却发现新大陆似的扯下我的帽子,尖叫起来:“快来看苏枚的头发,像狗啃的呢,哈哈哈哈!”瞬间我的火气上来,拿起文具盒打了他的肩膀,我们扭打了起来。

直到老师来把我们分开。那是我第一次和同学打架,也是最后一次。

那天回家后,我蒙在被子里痛哭一场,卖了辫子买字典有错么,喜欢写故事有错么?哭完后,我写了一个小纸条,我想成为一个写故事的人,夹在了字典里,时时激励自己。

之后我越加努力读书,成绩变得更好,班上不再有同学敢欺负我了。

写故事的习惯坚持至今,这本用辫子换来的字典,也成为我的秘密和宝贝。

听完故事,乔和苏枚走回学校,阳光斑驳地洒在地上,彷佛那是一个个跳跃的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如果你一直害怕选择?那么原因可能是你缺乏基本的原则。 遇到事情不能把问题剥丝抽茧,还原问题的本质,跟原则进行一次较...
    GiantMEN阅读 43评论 0 0
  • 登黄山有感 汤口慈云更向东,波涛飒飒听青松 低吟浅唱彼还复,已越莲花最北峰 西北海,吹东风,一临山顶激情冲 悬崖万...
    游游侠阅读 78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