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恐怖连载故事——半吊子道士(1)

本人姓查,名贡子,年方三十有余,已婚,不,准确的说应该是离异中。前妻因嫌弃我没钱跟其他豪门公子跑了,因为跑得太快,连离婚手续都没办,所以我就成了这样的婚姻状态。

本贡子本科学历,曾经家境殷实,毕业两年后接手家族企业,虽然对企业经营管理一窍不通且毫无兴趣,但毕竟有老爸老妈撑腰,因此在公司里仍然是万人敬仰,平日则名正言顺的过着大少爷的生活。然而好景不长,一次心情不好去酒吧,一眼相中了在台上唱歌的妹子,经酒吧老板牵线搭桥,就此便勾搭上。妹子叫王茹嘉,日后她变成了我的妻子。

爸妈对于这桩婚事当然是极力反对的,但并不是因为王茹嘉的职业是酒吧驻唱歌手,而是觉得她面相不好——克夫。有钱人特别是老一辈的有钱人,对于风水啊、八字啊这些封建迷信是极为相信的,这种相信使得他们对于我寻找的对象那是宁可错杀一百,不可放过一个。

当然,从小养尊处优的我,也养成了极为倔强的脾气。为什么毕业两年后才接手家族企业,那是因为大学毕业后我曾考上了研究生,但因为夜闯女生宿舍的厕所,把一个半夜在里面刚解手完的女生吓得脚一滑扑通一声摔倒在地,送去医院后被诊断为臀部骨折,由于从始至终都不肯认错,我也因此被扣上了道德败坏,行为举止严重不良的罪名而遭学校开除。

这种倔强的脾气没给我少惹事,由于坚持要和王茹嘉在一起,爸妈便采取了有钱人惯用的招数——经济封锁。我也不甘示弱,离开了家族企业,利用以前存下来的钱自己开了家小工作室,奈何爸妈动用了行业力量对我实行全面的经济制裁,工作室的里员工都收到了“建议书”,被告知如果继续待在我的工作室,今后也将遭受整个行业的抵制。在如此高压的制裁状态下,最终工作室顺利宣告破产。破产后的我彻底断了经济来源,而此时却发生了更大的变故,爸妈不知何故突然一起去了欧洲,然后便从此杳无音讯。对于他们的无故失踪,由于牵涉到跨国情况,且没有任何证据显示存在犯罪行为,警察们也毫无头绪。

这场变故的最后结局就是开头所说的,我的妻子,王茹嘉,跟着其他男人去了其他城市。后来听别人说,那有钱的公子哥为了讨她欢心,以她的名字开了家酒店并给了她绝大多数股权。没想到后来酒店行业遇到了风口,发展的极为迅速,她的酒店也乘风破浪般地出现在了各个城市角落,没错,这就是大名鼎鼎的“茹嘉酒店”。

“咚咚咚!”一阵响亮的敲门声将我从梦中惊醒。

这是谁啊,大清早的。我勉强睁开半梦半醒的眼睛,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才凌晨五点多。

敲门声依旧在持续,我内心有些恼火,不耐烦地吼了一声:“本店九点开门,别敲了!”

自从爸妈失踪后,家里也没什么亲戚再和我有来往,原来的一些朋友也渐渐疏远。现在我经营一家装修破烂的旧书店,专门回收和倒卖各种旧书,平日就住在店里,除了零星的顾客外,也没什么人会来往。

敲门声越发急促,来者似乎是有什么急事,我无奈地从暖和的被窝里爬了起来,懒洋洋地换上衣服,然后顺着楼梯从二楼走了下去,来到门前,此时敲门声依旧在持续,我有些生气地打开了门。“谁”!“啊”字还没来得及蹦出,我的嘴巴顿时就凝固住了。

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个身材高挑,身姿曼妙,皮肤白皙,穿着打扮极为性感的女人,看上去约莫25岁左右。

“嗯哼”,我清了清嗓子,开口问道:“这位女士,请问是来买书的吗?小店要到9点才开门”。

“拿着”,她并没有理睬我的问题,直接从包里拿出了一封信递给了我,并告诉我必须在子夜12点才能打开这封信,说完便转身准备离开。

“唉,请稍等。”我满脸狐疑的望着她,“这是什么信?为什么要子夜12点才能打开,提前打开会怎么样?”

这个性感的女人只是微微侧了一下脸,嘴角透出一丝浅浅的笑,便径直迈步离开,留下一个一脸懵逼的我在风中凌乱……

我关上门后开始打量这封信,信封是很普通的浅黄色牛皮纸袋,封面上既没有邮票也没有任何文字,信封的封口处有一小块地方的颜色有些深,像是被水浸润过,应该是封口处刚刚被胶水封住没多久还没有完全风干,其他从外表上来看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我用力捏了捏,发现里面除了信纸并没有其他什么东西。

为什么大清早会有一个陌生的女人来给我送信?还要求信封必须要在子夜12点才能打开看?难道这是什么恶作剧?我内心愈发的好奇,有着强烈的冲动想要立刻就把信封拆开,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但回想到女人的话,心中又多了些纠结。

不管了,不就是一封信吗,故弄玄虚,难不成其他时间打开还会爆炸不成。于是我拿起信封,在封口处用力一撕,当我撕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发觉不对劲,手指的地方感觉有一股热气升腾,温度在快速提升,紧接着手指缝中开始有白烟冒出,我吓得赶紧把信扔在地上,一秒钟之后,整封信竟然熊熊燃烧了起来,不消多时便完全化成了灰烬。

这是什么情况?一大早就遭人恶作剧,我内心升起一股无名火。自从开了旧书店之后,我一直低调做人,印象中也没得罪过什么人。算了,此时我已睡意全无,清扫了下地上垃圾,索性穿上了外套,去外面走走,呼吸下新鲜空气。

由于时间尚早,平日里熙熙攘攘的街道上显得非常的冷清,我随手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不对,是一根棒棒糖塞进嘴里,一边咀嚼一边回忆着往事。正当我愣神的时候,一个穿着红裙红皮鞋的小女孩不知何时突然出现在我身边,并拉了拉我的手嘟着嘴说道:“叔叔叔叔,我也想吃棒棒糖”。被这么冷不防的一拽,我先是吓了一跳,结果牙齿一下子把舌头给咬破了,疼得我龇牙咧嘴。小女孩看到我痛苦的表情,还天真地问我怎么了。

“额,没什么,想吃棒棒糖是吧,先告诉叔叔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刘雅楠。”小女孩干脆的回答道。

“刘雅楠是吧,叔叔今天就只带了一根棒棒糖出来,现在它正待在我的嘴里和胃里,你看现在时间还早,周围店铺也都还没开门,想买也买不到。”

“我知道哪里有买,你跟我走。”小女孩一边说一边拉着我往旁边一条小路走去。

被小姑娘这么拽着走,我心里感觉有些奇怪,这是谁家的孩子一大早一个人出现在大街上,还拉着陌生人去买棒棒糖,难不成这小女孩是饭托酒托棒棒糖托?想到这,我不禁一丝苦笑,便任由小女孩拉着我往前走。

快要走到一个小巷的拐角处,小女孩突然松开了拽着我的手往前面拐角的右侧跑去,我刚想追上去怕她不小心摔跤,在过了拐角处后却惊讶地发现眼前竟然一个人影都没有了!

怎么可能!我定了定神环顾四周,再使劲揉了揉眼睛,确实一个人都没有,小女孩哪去了?

我继续往前走着,并不时地左右观望,想看看她是不是故意躲在什么角落里和我闹着玩。就在步行了三十米之后,我看到巷子的右侧有一户人家的房门正开着,而屋里却是一片漆黑。我正纳闷,现在怎么还会有人家睡觉不关门,难道不怕小偷光顾吗?而此时,开着门的房屋里突然又传来了小女孩的笑声,清脆悠长,仿佛铜铃般。

“是刘雅楠小朋友吗?”我试探性地朝着屋里喊去。

“叔叔,快进来,这里有好多棒棒糖。”

好多棒棒糖?我心里泛起了嘀咕,这可是人家家里,我就这么贸然闯入,万一被当做小偷可不好吧。可我又很好奇小女孩怎么会躲在这里面,难不成这就是她家?但既然是她家的话,又怎么会要带着我来她家里买棒棒糖呢?听到小女孩这么叫唤陌生人来家里,她家父母也不管吗?

想到这感觉内心疑云密布,最终好奇心战胜了理智,我蹑手蹑脚地走进了打开着的房门。一走进屋内我就产生了两种异样的感觉,一是感觉到这里的温度虽然不比外面低,却有种直刺脊梁骨的冷,就像外面是冷空气的物理攻击,而屋内绝对是魔法攻击。二是这屋内黑得让人有种窒息感,一般来说,即便是深夜,由于有窗户的关系,房间里被月光照射,并不至于出现伸手不见五指的情况,但这件房屋内却是一丝光亮都没有透出。

此时,小女孩的笑声又出现了,但却有种余音绕梁,四处回荡的感觉,让人听得有些毛骨悚然。我的心跳扑通扑通地加快了速度,全身的汗毛也早已竖起,就在这么短短几秒钟之内,我的后背竟然开始冒汗了。突然,我感觉额头上有湿漉漉的水滴滴落,我抬手拭去,却感觉黏黏的,于是放在鼻子上闻了闻,竟然嗅出一丝血腥味。

这是什么情况!正当我转身想要退出之际,突然感觉脑袋一阵生疼,接下去便失去了意识。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可爱的二宝出生后,全家人非常忙碌,不由自主地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二宝身上。做为学习过正面管教的超级奶爸,提前预知大宝...
    晟喆随笔阅读 4,852评论 6 4
  • 第一次见到这本书是在大学教室,坐在我前面的男生竖起书本津津有味地读。我瞄一眼,阿弥陀佛,还么么哒,听书名就是毒鸡汤...
    阿渔渔阅读 147评论 6 2
  • 开着灯,假装黑夜不会来 吹暖气,骗自己仍是春天 我躺在昨天,以为能坚持到永远 我走路回家,像是节日也有狂欢 我试图...
    十八子月月鸟阅读 33评论 0 0
  • Nice语音除了开黑之外还有款功能是直播,直播的种类很多,我算是比较倾向于情感的观众吧~ 昨天晚上在直播间,看到一...
    团团超nice阅读 66评论 0 2
  • 你是那么的爱我, 不管我喜欢什么你都记得, 你总是给我喜欢的, 从不吝啬对我的赞美, 不管是生日,还是纪念日, 你...
    余生最年轻的今天阅读 33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