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这半年

持证下岗


这两天的天气非常凉爽,不时下点小雨,一改前几天的酷热,让人怀疑是不是夏天提前退休,让位给了秋天。

一转眼今年已过半,回顾这半年来,自己的生活发生了很大的转折。

首先是二月份正式退休,寒假还没过完,新学期还未开始就彻底与原单位告别,成了社保人员,三月份拿到退休工资,从此开启躺赚生活。

前几天同事送来了退休证,别人是持证上岗,我则是正式持证下岗。

极简的客厅

另一件事是四月份至六月份,在北京通州区和河北燕郊镇之间来回奔波,忙于装修给女儿在燕郊买的房子。

到6月17日返兰,除了洁具没有来得及安装,其他基本装修完毕。我戏称这两个多月在燕郊给女儿带薪打工。

窗外景色

还有一件酝酿了好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事,即昨天午休起来后给两小只洗了个澡。

两小只最讨厌洗澡,19年刚来我家的时候洗过几次,我的左手被天天的后爪子蹬出一道深深的伤痕,从此留下心理阴影。这两年多来虽然总想着给他们洗洗,但明日复明日,一晃就到了昨天。

终于下决心是因为先生的一句话,他说撸完猫后感觉皮肤发痒,这可怎么行!

用美食诱惑俩毛孩子进了猫舍,先抓天天出来,然后关了小乐在里面。

天天每次洗澡都竭力反抗挣扎,脖子硬梗着,四肢乱蹬,叫声凄厉如杀猪般,搞得我手忙脚乱,满头大汗,浑身上下水淋淋。

给天天擦完身子,放他到阳台地毯上自己慢慢舔,再抓起小乐给她洗。

小乐温顺多了,虽不情愿,也会挣扎,但终究拗不过我。给她洗澡,会更加彻底一些。

将小乐也放到阳台地毯上,结果她躲到了沙发下面,只好由她去了。

给两小只洗完澡后,卫生间里就像是发生过战争,一片狼藉,我还得打扫战场。

待收拾完所有东西,我已精疲力尽,不过内心充实且欣慰,终于将一件难事解决了。

再去看看俩毛孩子,只见他俩都在阳台上陶醉地舔着自己。下午气温回升,室内温暖舒适,两小只的毛发基本干透,毛绒绒的,显得及其干净漂亮。

原以为强迫给他们洗澡,他们会生我的气,不再理我 ,但是当我用逗猫棒逗他们玩时,俩毛孩子又变得活跃跳脱,好像什么事儿都没发生过一样,真是没心没肺。

见他们不计较,我也稍稍心安,不再那么内疚。

接下来的两个月,该给他们打疫苗了,是猫三联和狂犬疫苗。打完疫苗,才给办理免疫证和动物检疫合格证明,有了证明才可以航空托运。

一直偷懒没有带他们去打,总觉得与世隔绝不会有问题。咨询了宠物医院的医生,说这么久没打疫苗,估计他们的体内已经没有了抗体,应该重新打起,需要打三次,每四周一次。

既然有缘与两小只相互陪伴,就该好好善待他们。以后的日子里,我们一起愉快地度过。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