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动征文】|因为你,我爱上她

那是五年前的事情了。水清至今仍感谢让他第一次迈向跑道的心宁——那个直率的女孩子,那个可爱的小女生。因为她,自己才爱上长跑。


图片选于网络

文/水清心宁

那天,水清老师在学校四百米的环形塑胶跑道上奔跑的身影,不仅惊呆了当时身边的学生,就连操场上其他班锻炼的师生也都停了下来。

水清倒不觉得他那样跑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他一直记得老家村子里张大妈的那句口头禅,吊起来,谁都能挨。如果不跑,能改变了什么吗?就这样跑起来,对自己来说,又算得了什么呢?自己不也是这样一路从那所乡村小学咬牙跑出来跑到这座小城里来的吗?

跑道旁边上站着水清班里的一帮学生,刚才还叽叽喳喳地议论着,现在一个个都默不作声地看着跑道上摇摇晃晃往前跑的水清老师。当水清踉踉跄跄地跑完一圈,经过这群学生身边,他并没有停下,而是一声不吭地继续向前跑了下去。此刻,呆望老师的他们表情就复杂多了。大家面面相觑,眼神里都在相互询问对方:这该怎么办?刚才那个质问水清老师“你咋不跑”的心宁,这时候第一个迈进了跑道,也一声不响地跑起来。紧接着第二个第三个,最后所有的学生一下子迈进跑道都跑了起来。

水清跑得并不快,平时并不明显的跛脚,现在每跑一步,身子都要往左边趔趄一下,跑起步来摇摇摆摆。初三的孩子,半大的姑娘小伙子,压着脚步也很快就赶上水清老师了,大家都不好意思超过他。再次跑到刚才学生站的地方时,水清老师发现孩子们都在跑,都在他的身后跑。他转过脸冲身后的学生们笑一笑,用力地向前挥了挥手,班长就第一个超过了他。有了水清老师的这一挥手,同学们就都放开了手脚,在那褚红的环形跑道上奔跑起来。步幅迈大些,双臂前后适度摆动,注意调整呼吸。刚才还不愿意锻炼的这帮学生,现在都在一边奔跑一边按照老师讲的要求有意识地调整自己。

水清清晰地记得,这是他第一次跑步。那是五年前,他完成特岗教师三年的工作期限,从金牛山小学通过招聘考试来到这座小城的一所新建中学。来的第一年他就担任九年级的班主任,中考在即,七月流火,那一年中考体育第一次加到70分。虽然学校特意安排了每天的训练时间,体育老师也准时到位跟踪指导,学生们却似乎并不知道这70分的分量。作业没完成,天气太热,身体不舒服,各种理由溜号。那天水清拿着班级花名册站在操场上逐一点名,虽然提前让班长告诉大家班主任要对不按时参加锻炼的学生点名批评,可还是有七八个没到的。心宁是被文艺委员从卫生间里叫出来的,她是真的有特殊情况,看到水清老师那喷火的眼光对着她燃烧,就觉得这水清没一点儿人性,然后张口就说出那句话:“你咋不跑?!”

心宁原本就是大噪门子,那句质问的话又带着火气,在场的每个人都清清楚楚地听到了,心宁的那句话,在接近正午的阳光下噼叭作响。

水清不能跑,他自己知道,平时走路他都很小心地不敢走快,走快了左脚就有些跟不上右脚了。他小时候得过小儿麻痹症,多方治疗仍然落下了左腿肌肉萎缩的后遗症。心宁那一句你咋不跑的质问,像一道闪电,刺得水清有一瞬间看不清眼前同学们的表情。水清转身,跑向跑道。

水清知道学生们一定都在盯着他,操场上的其他老师和同学们也在盯着他,因为他自己都感觉到自己跑得摇摇晃晃,这样摇摇晃晃地跑,一定很显眼。水清刚开始还有意地调整自己的步子,尽可能地稳定自己跑步的姿势。很快,水清就不再管这些了。他向来就是这样,当困难出现在面前时,他从来就没有退缩过。当他还小的时候,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和别的孩子不一样时,他就明白了必须大胆地走路,勇敢地迎接其他孩子异样的目光,刺耳的笑声。逃避,只能让他在以后遭遇更大的痛苦,并且这痛苦无可避免。在以后的进入学校学习,参加中考和高考,教师招聘,他都是这样硬生生地直面身边各种各样的目光。

其实,心宁说的并不错。教育,上所施,下所效。老师要求学生做的,老师不做示范,怎么要求学生做的好呢?当水清跑完规定的1000米时,他是面带微笑站在刚才学生集合的地方等同学们的。。

同学们见水清老师不再跑了,也一个个停下来,靠拢来。同学们的眼里多是探询的目光,似乎也有担忧,畏惧。班长这时候第一个说话了:“水清老师……”“没什么,你们看,我也可以跑呀。”水清拍了拍这个健壮的小伙子微笑着对大家说。心宁绞着手站过来,嗫嚅道:“老师,我错了……”水清也拍了拍脸膛通红的心宁,依然面带微笑:“我不会怪你,没事儿。”

从那天起,水清老师就坚持和同学们一起跑操。心宁见老师又踉踉跄跄地跑了起来,不知道如何是好。她想拦住水清老师不要跑了,她都认识到错误了,大家也都很自觉地早早来到操场锻炼了。可是心宁又不敢去拦,只能一边跑一边抹眼泪,自己伤了老师的心。水清老师很快发现了一边跑一边抹眼泪的心宁,他停下来,叫住了所有的学生,水清说:“你们其实应该明白,锻炼身体是根本;体育考试对你们来说是当务之急。虽然我不用参加体育考试,可是健康的身体却是人人都要的,甚至是高于一切的。如果说生气,我承认昨天我多少有一点,但今天没有。我也想要一副健康的身体呀。跑吧!”说完,水清就跑向了跑道。

今天观望的已经没有昨天那么多了,大家都还要面对即将到来的体育考试。再说,一个认认真真踏踏实实跑步的身影,本身就是一种力量。这种力量,并不会因为水清老师踉跄的步伐而减弱,反正因此更强烈,他像一面迎风招展的旗帜,召唤着更多的学生跑向跑道。

水清心里也很清楚,不跑操,他跛脚的事实并不能改变,也未必就不被别人发现。现在这样跑操了,大家也都明明白白地知道了,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心里的这种坦然是他久违的一种踏实的感觉。

送走孩子的当天下午,水清不由自主地来到操场,他有一种跑步的冲动。这种念头就像土地里的种子到了春天就要萌发一样自然。水清跑了起来,在空无一人的操场上。可水清很快发现自己不适应了。他平时都是有意无意地和前面的同学比着跑,即便超越不过,他一样有着目标,有目标就有了努力向前奔跑的力量。而现在,没了参照,不知道自己的速度,没有体育老师的记录,他跑着跑着就记不清自己跑了几圈了。这让水清跑起来一点感觉都没有。空旷的操场上,水清很快就感觉到虚空,累倒不觉得,就是那种若有所失的虚空。水清突然开始怀念起刚刚离开校园的孩子们。

水清还是每天都来操场,慢慢的,他找到计算自己跑多远的方法,从第一赛道开始,每跑完一圈就调整到下一个赛道上跑,这样他就很清楚地知道已经跑多少圈,跑多远,再看时间,速度也就大致有了。

当然这是五年前的事情了,现在水清自然也有了各种该有的运动装备。最重要的是,因为长年的坚持锻炼,他发现自己左腿越来越粗壮,越来越有力,现在,即使是快速行走,他也能感觉到自己的步伐是匀称的,有力的。水清心里清楚,这也是他为什么能把长跑一直坚持下来的原因。他最感谢让自己第一次迈向跑道的心宁——那个直率的女孩子,那个可爱的小女生。因为她,自己才爱上长跑。

我敢保证,就算是水清现在走在校门口的大街上,你怎么也看不出他和正常人有什么不同。因为,我就是水清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