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蓝协奏曲

图片发自简书App

文/绉玮

赭红

他们说流失总在血乳丰泽里

剖产的遗腹子,是赭石碰撞

粗砺的红土地孵化的危卵

诞生之初的大雪与村庄

是血渍浸润主心骨的坚守

互为攻伐抵触的两端

一端兵戎相接的短矛刺进血肉里

剥离初始的疼痛就像开测一道竖井

红光、红瓦、红砖熔铸消逝血渍的器皿

点滴是打在身上,颜料是涂抹在石壁

罂粟也便开在罂粟的田里

晚霞也将消逝在黎明的薄雾里

血色的眼睑也该柔醉在梦想里

和着浆果一样有硕大、浑圆的梦实


湛蓝

该倒映的梦实需借由湛蓝

苦涩水色里倒映的身影,浪花,现实的替代物

回环扑灭的澄澈与透明,我龃龉的两段

关于深蓝色焰火的升腾,驱散暖意的火把

一束彰显你的影子,总会在内焰外攘里消逝我

一切山峰醉倒,白云掩映着交响的奏鸣曲

隐没在山峦,碧海的浅滩处

一束跃动的深蓝、绛紫色的融入

徜徉总是在海面亦或高空

羽翼也这般光辉,折断入耸云端的

合着如诉如若云雨巫山,背影的

倘聆听灯烛摇曳影子里

妖冶的碧蓝,原石的瞳孔里娇羞的孕育

也该合着天地寰宇,忆起一切图腾的

浸渍血水里幽深崇拜的颜色

只是那或是幽青色如眼波如烟波如焰火

如一切来自冥冥烟火的最初始遐想与展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