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70简年1:游开一扇上帝的门

在莱利岛,我第一次独自下海。身为北方孩子,见海的机会还是很有限的。大二暑假曾在秦皇岛的海滨浴场体验过一把海中游泳的感觉。但那里水质污染严重、游客众多,与其说去游泳,更像是在泥汤里煮饺子。但我还是好欢脱,跟妈妈、表弟玩得不亦乐乎。

此行泰国,来到一片澄净的海边。眼见到地理书上的安达曼海,如翡翠般碧蓝,美得叫人兴奋不已。

图片发自简书App
慢慢走下海,感受到脚下细碎的沙粒和贝壳碎片,让我不敢大步流星向前。一点点让身体适应水温,太阳火力十足,海水也好生温暖。泡在水中很是舒服。

水中有嬉戏的情侣,亲昵地在水一方;有带幼儿玩耍的老爸,忙不迭做各种动作逗孩子;还有划着皮划艇的老年夫妇,边划边观察鹭鸶捕鱼、进食……我一个人在海中,沿着浮球划出的海域游泳,打算把这片可游区域探索一遭。

先从浮球游到树木葱郁的山岩边,小心地当着旁观者,尽量不打扰一簇簇游来游去的小鱼群,也不去惊动专注海面预备捕食的海鸟。我游到一旁,脚着地站稳,静静观察捕鱼成功的鸟儿抖落羽上的水珠,一下下鼓动细长的脖颈吞咽美味。也想像脚下探到的石块,可能是多年前迷失海洋人的头骨。被自己吓到,此地不能再留,又折回向浮球方向。

图片发自简书App

海浪一下下涌起滑落,我在水中抗拒着随波逐流的力量,认清眼前方目标,卖力地向前划水。此处已探不到底,没有泳镜的我游时戴着近视眼镜,不敢低头入水。这使我受到更大的阻力。一直探着脑袋,感觉胸口被水压挤的难以顺畅呼吸。不同于泳池游泳,海里每次换气扑到口中咸涩的海水只让游泳更艰难。因此我尽量小心,避免海水进入口目。可太阳却毒得越发晃眼。

目标就在前方,我感觉到一点点的接近,即使不似平静水面顺利,进程缓慢。海水打在脸上,要保持镇定,用泪水冲洗掉海水,继续前行。我不知道目前所处的情况,只能盯紧眼前逐渐接近的目标,才让人稍稍安心。加上这片区域几乎就我一人,恐惧感不自觉地衍生出来。此时瞬间理解,为什么说再好的水性,水中也不可逞强的道理。更何况我只是泳池游得比较顺畅而已,在海里哪有资格谈什么水性?

图片发自简书App

游到浮球处,抱着浮球我大口喘气,稍作休息。第二步,我还想探一下这片区域的长。不能枉来一趟。沿着浮球一路向海深处游去。但游到一个位置就不敢再往前了,浮球在这看不见底的海也不再延伸,仿佛被钉在海底似的向下延展去。于是我顺着浮球往岸上返。果然像人类如此脆弱的生物,恐惧也是一种有效的自我保护。只是不知何时没留意,左脚踝竟被石块划破,在这锅咸汤里蛰得隐隐作痛,小小地纪念一下此行。我一面不让自己在意,一面继续划水。想到那些跨越海峡的游者和漂浮在海上数日被救起的幸存者,他们真的好不容易!

不过,我始终是挑战了自己。想来,即便游泳也能悟出很多道理。那些年幼时耳闻的种种,在现在的年纪,正是通过各种经历去践行道理并得到更加宝贵的亲身体会的时期。仿佛打开一扇扇上帝给我虚掩的门,发现世界不同之处的惊叹,验证且肯定相同的体验,真叫人满心欢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