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我来了》

字数 8842阅读 39

第四章 神秘女人的出现

      “冷小姐,不要怕,我是奉命来接你的。李总交待的任务,我不得不执行。”她说着,语气里透着无奈。哦,李毅桀他在哪里?冷心如压了压刚才的惊惧,一脸企盼的问道。

    “董事长不在家,他开会还没回来,你先和我去别墅吧。”说着,她接过冷心如的旅行箱在她前面走着,让冷心如紧随其后。

图片发自简书App

    冷心如从后面看着她,姣好的身材穿着一套黑西服搭配着同色系的高跟鞋,齐肩的中长发有些弯曲的衬托着她尖尖的脸,清丽端庄但不掬言笑的面容,干练凌厉的气质,颇似《欢乐颂》里面的安迪。冷心如竟猜不出她的身份。

      冷心如跟着她穿过庭院灯那朦朦胧胧的光影,隐隐约约的树影,走过几条弯弯曲曲的铺着橘红色地砖的小路,还有地灯在花园的草丛中闪烁着冷冽幽静的光,一切显得是那样的静谧,这是晚上一个人都没有的别墅区,冷心如好害怕,不知自己身在何处的感觉又起。她真的好后悔,为什么要来到这里,进行不明所以的冒险。

  “到了,这就是李总的家。”说着她把冷心如带到一栋独立别墅的大院门外,自己利索的打开大门叫她进去。此时,冷心如更加猜不到她的身份,秘书?管家?

      冷心如进到院子里,很大的院子象所有富人的别墅:有庭院设计外带游泳池,但是没有看到保安。她带着冷心如来到别墅的大厅,突然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急匆匆的向他们走来,他走近她们说到:“这就是冷小姐吧。祈小姐,李总今天回不了,他叫你安顿好冷小姐,他明天回。”“哦,我知道了,李叔。”“这是李叔,这是冷小姐。”祈艳相互介绍着他们。“李叔好,给你添麻烦了。”冷心如心神不宁的说着,看到面前是一个穿着一套黑绸衫裤黑布鞋面目有深深沟壑的老人。“不碍事,姑娘,你是我们的客人,我们应该尽心招待的。”李叔微笑慈祥的看着冷心如说。

    “走吧,冷小姐,我们上楼去,你坐了一天的车,要洗漱休息了。”祁艳还是一幅冷冰冰的拒人千里之外的口气。

    她把冷心如带到二楼一个很漂亮的客房:“这就是你的房间了,你进去洗了就睡吧。有什么事明天再叫我。”说着她带上房门出去了。冷心如进到房间里,心情总算平静了一些。可是,她把旅行箱放到墙角杵着,并不敢把衣物拿出来挂在衣橱里。今天的一切简直就像做了一场梦,只到此时她都不敢确定梦醒未醒?她朦朦胧胧的想着今天看到的一切:祁艳的身份?还有整个大院怎么只有李叔一个人?他们和李毅桀都是什么关系?而且李毅桀为什么要她来这里,而不是会场?啊,她简直就懵懂了!她想着想着,实在是太累了,竟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冷心如一觉睡到第二天天大亮,却突然听到楼下传来大声的尖叫声和哭泣声,一大早上的,是谁呢?冷心如想着吓得从朦胧的睡态中一下子清醒过来,她打开房门,打着赤脚,轻手轻脚的从二楼的楼梯上想下到一楼去看个究竟,以满足她的好奇心。就在这时,突然一个男声响起:“你是谁?你是雪如吗?雪如,你到底是人还是鬼?一大早的,你不要吓我,好吗?”“啊!”冷心如吓得魂飞魄散,她抚着自己“咚咚”直跳的心抬头一看,眼前出现了······

请看第五章他是谁?

    第五章 他是谁?

    一个三十岁左右长得很英俊的男人,不知嘴里在念叨着什么,并用见她像见到鬼一样的眼神看着她。“他是谁?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冷心如也疑问着。但是此时在这样狼狈的情形下,她没有回答他的话,就迅速的跑回房间反锁上了房门,坐到了床上,心还在“咚咚”直跳!

    “刚才那个男人是谁呢?真把她吓得半死!”冷心如心里想着。“砰砰!”有人敲门。冷心如抚了抚还在跳的胸口,就走到房门边把房门打开了一条缝。“冷小姐,我们董事长楼下有请!”祁艳仍面无表情的说道。刚才的哭声和尖叫声是祁小姐吗?不是她又会是谁?冷心如觉得这里的几个人都是那样的神秘,可是又说不上来为什么,只是一种若有若无的感觉。

图片发自简书App

    “祁小姐,我想换一件衣服,你等等我。”冷心如说着。她的衣服已经一天一夜都没换了,就这样下去见人也是对别人的不尊重。

  “好吧,快点,董事长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给你。我等你十分钟。”祁艳说着带上了房门。

    十分钟到了,门“吱呀”一声开了,可是奇怪的是,祁艳看到她换了新的衣服,竟眼神复杂的盯着她看了又看,并在转过身的时候还发出了一声“哼!”的不满的声音,虽然声音不大,但是冷心如绝对没有听错。

      冷心如随她下到一楼,看见客厅里早已坐着一个年轻的男人。这个男人不就是她一大早l碰到的那个男子吗?虽然,她早晨还没来得及看清他的面容,只是整体感觉他长得很帅,很有气质。

    “李董,人给你带到了。”祁艳把冷心如带到客厅李毅桀的面前,就坐到了旁边的沙发上。“你就是冷心如?李毅桀表情柔和的望着她。“嗯,我是,李董事长,我叫冷心如。”她回答着。“很好!来,坐,坐我旁边。”李毅桀口气亲切的和电话里面比像换了一个人。冷心如就走到李毅桀旁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祁小姐,我有话对冷小姐说,你回避一下吧。”他打着官腔一副公事公办的口气。“哼!”祁艳怨恨的看了李毅桀一眼,就“蹭蹭蹭”的上楼去了。

      此时,楼下只留下他们两个人。等祁艳一走,“冷小姐,你还真勇敢,就自己来了,还好没有走丢,哈哈哈!”李毅桀竟然恶作剧般的笑了,表情轻松的。

    “谁叫有人说话不算话,害得我一阵好找,而且黑灯瞎火的一个人乱窜,幸亏遇到一个好心的司机大哥,他知道这个地方,不然你真的得贴寻人启事了!”冷心如想起她的遭遇就心塞,而他还觉得好笑。

      李毅桀此时收回了笑容并深邃的盯着她也不接她的话,他在心里连连的说着:“像,真像,就连怨埋发怒的神情都是这么的像,这世上还有如此相像的两个人,也真是奇怪了。”冷心如被他看得不好意思,眼神都不知往哪里放。

“冷小姐,我要开会去了,你的生活起居,祁小姐都会照顾的,我这就送你上楼去吧。”他不容置疑的说着。

      “可是,李董事长,我来的怎么是你的家呢?怎么不是会场?”这个问题冷心如觉得奇怪,她早就想问他了。可是李毅桀像没有听见似的,牵起她的手就往楼上走去,冷心如很不习惯,想甩脱他的手,可是他把她的手拉得更紧了。

      他带着冷心如径直来到她歇息的房间,把她推了进去,就反锁上了房门。“你,要干什么?”冷心如疑惑不解的看着他问道。“就干你太容易相信人的事。”“什么?你?”冷心如还没有明白他说这话的意思,李毅桀的吻就铺天盖地的吻了上来,他抱着她紧紧的。

    “十年了,小如,我等了你十年,今天又见到了你?”你为什么要离开我,丢下我一个人?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想你吗······?他喃喃自语着,仿佛变了一个人。冷心如一下子懵了!啊!她碰到了一个色魔和一个神经病。于是不由分说的,她拼命的挣扎着推开了他,并“啪”的给了他一巴掌!啊!他连忙放开了她,并捂住挨打的脸,眼神迷离的看着她。冷心如一下子吓得说不出话来,不知道跑也不知道动!

      此时,接下来更令她费解的是:李毅桀却拿着她的手狠狠的打向自己的脸,“啪啪啪,”只打得冷心如的手生疼,打得冷心如终于不忍心,抽出了自己的手,他才停了下来。

    “冷小姐,对不起,我刚才冒犯你了,我走了,晚上见!”说着他把她一个人丢在楼上,重重的带上门,就这样毫无声息的走了。此时,冷心如以为自己又做了一个梦,这个梦的情节是她想像不到的那种。

图片发自简书App

      她的心情七上八下,不知怎么办?她好害怕,她想逃离,她第一次为自己浪漫爱冒险的性格感到后怕。他明明长得是那么的帅,不像一个恶人,可是怎么能这样的对她呢,还是第一次见面?他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变化多端,反复无常,好像人格分裂!于是她好想离开这是非之地。可是正在她不知所措时,她的门又被人敲响了······

要知道进来的人是谁?请看

第六章 神秘的男人

      冷心如打开门,却见李毅桀又折了回来。“李董事长,你还没走吗?”奇怪的是,李毅桀这时定定的看着她:“小如,真的是你吗?看来我今天早上没有看错。小如,你不是离开了我们吗?怎么又出现在家里?我不会是见着你的影子了吧?”冷心如不明所以的看着他一次又一次说着奇怪的话,觉得李毅桀肯定是疯了,她害怕极了的推开了站在房门前的李毅桀,花容失色的象一楼跑去,连脚上的拖鞋都跑掉了也顾不上,这还是祁艳给她准备的拖鞋呢。

    冷心如跑到一楼,一眼看到在客厅闷闷不乐坐着的祁艳,她跑到祁艳的后面躲了起来,并紧紧的拉着她不放。“怎么哪?心如?遇到什么事吗?”祁艳看到冷心如像受到无比惊吓的样子,口气缓和的问道。

    “祁小姐,我好害怕,董事长他,他······!他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出现在楼上?”冷心如吓得簌簌发抖,口齿不清的说着。“哦,不要怕,那是二少爷,他和李大董事长是双胞胎。你不知道,那可真吓着你了。”祁艳说着站了起来有些同情的道。

图片发自简书App

    啊!想必今天早上看到的就是他。他为什么也对她说着同样莫名其妙的话?他们兄弟俩都怎么了?冷心如来不急多想。 “祁小姐,我想回内地了,你带我走,好吗?你只要把我送到火车站,我就可以自己走了,可不可以?”冷心如几乎是哀求祁艳道。

  “你以为我不想让你走吗?我恨不得一分钟都不想你呆在这里,可是李毅桀会同意她放她走?如果她放她走了,那她这一段时间的表现都会前功尽弃!”祁艳在心里暗暗的盘算着。

    “冷小姐,我哪有那个权力啊,李董事长吩咐过的,叫我好好照顾你,不然要拿我释问呢!”祁艳为难道。

    “祁小姐,我求求你了,你带我走,我好害怕!”冷心如躲在她身后,不肯移动半步脚步继续哀求道。此时,她看到李仁杰已下到一楼来,吓得把祁艳抓得更紧……

      李仁杰向冷心如走来,看到冷心如躲在祁艳身后很害怕他的样子就笑了:“冷小姐,我又不是老虎,你为什么这样的害怕我呢?”“你不要过来,你们一家都是疯子,都不可理喻!”冷心如眼里满是恐惧的说。

      “二少爷,你就回避一下吧,她才来没几天,又不熟悉你们家的情况,你们可别吓着她了。”祁艳不满的道。心里想他们兄弟俩可真是疯子,这么多年过去了,为了一个女人,都神经兮兮的。“唉!”想到这里,她就莫名的烦躁。  “好吧,好吧,我这就走,你好好照顾祁小姐。”说着李仁杰停止了走向冷心如的脚步,直接向大门走去。不一会儿院子里就传来汽车喇叭声,李仁杰真走了,冷心如这才舒了一口气。

    “冷小姐,你刚才肯定受惊吓了,你上楼休息一会吧,你放心,他们不会伤害你的,我保证!”祁艳安慰着她。

  “可是,祁小姐,我还是想走,我一分钟都不愿多呆了,求求你,带我走吧!冷心如恨不得要哭起来。”

    “没有李董事长的命令,我是不会让你走的,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至于为什么,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奉命行事。”祁艳说着就“咚咚”的上楼去了。

      冷心如看着她上楼,才发现,这个别墅大厅竟然有两个楼梯,一个在东侧,一个在西侧,都可以上到二楼和三楼。

  冷心如看到她径直上了楼,丢下她不管,心里竟无比沮丧,后悔不该来到这里。但是此时她已经很累很累了,就坐到了客厅的沙发上,抱着抱枕,不知何去何从······

  这时,已经七十多岁的李大叔李义冷眼看着这一切,他突然很心痛的,就回厨房冰箱里拿了一些水果向冷心如走来······

  李大叔李义又是谁?请看

第七章李大叔何许人也?

      李义走到了冷心如的跟前,“冷小姐,你吃 ,吃 点水果。”他把水果篮递给她说。“哦,谢谢李叔,我不想吃!”冷心如从沉思中一下子惊醒过来。李义看着她,一恍惚间象看到了孙女李雪如的身影,他的老泪纵横······

    “李叔,你怎么了?”冷心如感到很奇怪的问道。“哦,老了,有见风流泪的老毛病”。说着李义用衣袖连忙擦去脸上的老泪,露出不自然的笑容。

    “冷小姐,李董事长和二少爷人都很好,你不要介意他们的脾气,他们是不会伤害你的,你放心。”李叔清醒过来的说道。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他知道这个女孩不是已经离开他孙女的李雪如,只是一个很像他孙女的女孩而已。可是不知为什么他也情不自禁的想对她好,恍惚间也会把她当成他的孙女。从小孙女和他相依为命,他们的感情太深太深,那过去的一切······李义简直不敢想,他打断自己的回忆,回过神来。

    “冷小姐,你肯定饿了,还没吃早餐吧,我这就去张罗饭菜。我先去拿点蛋糕和牛奶,你先压压肚子。”说着李义连忙的又去餐厅拿来了蛋糕和牛奶向她走来。

      听李叔这样一说,冷心如真的是饿了。一大早上受到他们兄弟俩接二连三的惊吓,她只觉得此刻已饥肠辘辘,于是她毫不客气的接过李义的蛋糕和牛奶,顾不得斯文的吃起来。

      “冷小姐慢一点,当心噎着。”李叔看着冷心如无比心痛的道。“嗯,嗯,知道了,我会小心的,李叔。”冷心如吃完了一大块蛋糕又迫不及待的喝着牛奶说。

      李义看着她娇蛮不拘的样子像极了孙女李雪如,可是孙女的命却是那样的苦,最后,最后······

      他不忍再看,连忙的转过身去,“我这就去做饭,做饭,你慢慢吃。”说着李义去了厨房。

“哼,哼!都对她这么好,为什么?不就是和那个贱人长得像吗?就该有这个待遇?一家人都围着她转。”祁艳不知何时从楼上下来,抱着手臂冷眼看着这一切。

    李义来到厨房,又禁不住老泪纵横。“爷爷,你要好好的活下来,毅桀他会照顾你一辈子的,答应我,你一定要好好的活着!”嗯嗯,我答应你,你要坚持住,你不能走,不能走啊,丢下我一个人,你就这样的走了,我怎么跟你爸妈交待?怎么交待啊?我对不起我的儿子媳妇啊,我没有把你照顾好······啊,啊!李义痛哭流涕的抚摸着孙女李雪如已经变得苍白,没有丁点血色的脸,拉着她的手怎么也不放,满是皱纹的脸皱纹更加加深,一夜之间就像老了十岁。可是孙女李雪如还是闭上了她年轻的还只二十五岁的眼睛,再也没有睁开看他一眼,他一下子昏死了过去······

    唉!往事不堪回首,不堪回首······!他忍住痛苦的回忆用衣袖揩了揩眼睛,跟冷心如做起饭来。

    冷心如吃饱喝足了看着李叔去厨房的方向觉得挺奇怪,他为什么要对自己这么好呢?而且她一次又一次的看着李叔看着她,就想哭的样子,虽然他掩饰着······这真的是奇怪了?他们家的每个人都是这么的奇怪,到底是为什么?难道和她有关吗?冷心如百思不得其解,她真想知道答案,证明是她的直觉还是错觉?

第八章冷心如的困惑

      正在冷心如疑惑着,祁艳不知不觉的走了过来:“冷小姐,很奇怪吧,为什么这家人都对你这么好?我跟你说,这家人是疯了,真疯了!这么多年,大的不娶,小的离婚,老的赖着不走,现在又找来你这么个搅局的,哼!哼!以后就有好戏看哪,祁艳一幅幸灾乐祸的神情道。”“祁小姐,你说什么?我怎么一点也听不懂。”冷心如茫然道。“没听懂是吧,以后就会懂的!”“哼!哼!”她招牌式的表达着不满,蹬蹬的上楼去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祁艳来到李毅桀的房间,她想把那个放在他床头柜最深处,一个女孩的相片拿出来再看看,可是那张相片却不见了。上次她无意中翻到了这张相片,李毅桀就警告过她,叫她不要乱动他的东西,尤其是这张相片。

      那天,她奉命去接冷心如时,只觉得这个女孩好面熟,好象在哪里见过,后来她突然想起了那张相片。如今她把她听闻的一些传言结合起来,才知道李毅桀是找了一个替身回来,可是他不是说公司差一个秘书吗?为什么非得找一个和相片上一模一样的女孩回来当秘书,而且并没有把她安排在公司的打算,这算什么事呢?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想到这里,祁艳对冷心如嫉妒万分。

      她和李毅桀相恋了三年,她是奔着和他结婚去的。谁知道突然“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呢?为这事她和李毅桀闹,李毅桀一句话就把她怼了回去:“如果你再这样闹,我们就分手吧!她不是她,你看看清楚,只是一个长得相像的女人而已。”他不耐烦的对她说,又何尝不是说给他自己听。

      可是祁艳能相信李毅桀的话吗?她是那么的爱他,爱得可以连生命都不要。她相信李毅桀也是喜欢她的,不然他不会叫她做他的女朋友。过去他们在一起的那些甜蜜的时光,他带她到各地去旅游,还带她去国外,甚至他们早已有了肌肤之亲,这些都可以证明,他是爱她的。如果没有冷心如的出现,他们肯定会结婚的,可是现在一切都是未知……

      这几天,她心心念念的想着如何能赶走冷心如,找一个什么借口,或者说出真相,可是真相是什么?她也不知道。只听原来在李毅桀家做过的一个保姆说:大少爷和二少爷真是痴情啰,为了一个女孩,一个这么多年不娶,一个娶了又离了婚。而且李叔还是那个女孩的爷爷,女孩不知是死是活,反正不在这个别墅,但是他也赖着不走,还不是不愿离开这荣华富贵的生活。啊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其实,祁艳根本就不清楚事情的真相,她又怎么能赶走冷心如?都没有一个锲机,她好心急。今天,居然连这张相片也被李毅桀藏起来了,可见那个相片上的女孩对他有多么重要。更奇葩的是现在还来了个活生生一模一样的,她突然感到她的爱情将会受到威胁和变故······

第九章  活在过去的李毅桀的一往情深

      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到了中午。冷心如听祁艳说过那些话后,感觉到她对她的敌意,但是她却不知道是为什么?就在这样的气氛中,李叔的午饭做好了。

    他招呼冷心如叫她来餐厅吃饭,这时祁艳也从楼上下来,他们三个人一起来到格调讲究高雅的餐厅就这样沉闷的吃着饭,各怀心事。其间,李叔用公筷夹了几次菜到冷心如碗里,也给祁艳夹了,怕她不好想。

    “哼!原来怎么不见他给自己拣菜呢?这不是很明显吗?连带的讨好她?怕她不好想?”她心里很不平衡。

      晚上,他们三个人又是这样闷闷的吃饭,吃过饭冷心如和祁艳就各自上楼去了。李叔收拾着碗筷,心情起伏万千······


图片发自简书App

      好几天过去了,他们兄弟俩都没有回别墅。祁艳望眼欲穿的盼望着李毅桀回来,这可是从没有过的,原来除非去外地出差,开会。但是李毅桀都会提前跟她说,她就会把他的一些日用品准备好,把他的事务安排妥当。可是这次,他是为了冷心如?他们不都喜欢她吗?为什么又都不愿回来看到她?祁艳也百思不得其解。

      时间眨眼就过去了一个星期,李毅桀忙完了今天一天的工作后,已到了夜深人静。此时,若大的公司只剩他一个人。这个公司本来是他兄弟俩的,他弟弟李仁杰对这个公司一点兴趣都没有,加上他的性情又不愿受束缚,李毅桀只得一个人撑起整个公司。谁叫他是家里的老大,责无旁贷!  可是这年头,生意一天比一天难做,竞争激烈,他们又是做时尚文化产业的创意公司,必须时刻关注国际时尚潮流和前沿信息,有时候为一个创意焦头乱额,想破头脑,通宵不眠!

      在这样的高压状态下,他每次都拿出李雪如的相片看了又看,好象她可以给他战胜困难的力量和勇气,给他安慰让他心情平静。可是他又怕看到她的相片,他怕自己沉沦让自己永远也走不出来。

    他就在这样既矛盾又难忘的状态下,在李雪如离去的第七年,他遇到了祁艳,一个天真漂亮,性情活泼的女大学生。她对他无比的崇拜和爱慕,让他终于和她相恋了,他们走在一起。

    本来他也打算和祁艳结婚的,他希望她能把他从沼泽地中拉出来,就在他差一点以为他就要成功的时候,有一天,他们公司在网上发起了一个文化创意活动,在那些天南海北的参与者中,他一眼就发现了她—冷心如!

      那时候,那一瞬间,他看到她的相片觉得自己所有的坚持都轰然倒塌,他又见到了李雪如,他激动极了,李雪如终于失而复得!啊!他疯狂的在私底下和冷心如微信,给冷心如打电话谈工作、谈人生、谈理想,就是唯独没有和她说他爱她。他压抑着自己,理智告诉他她不是李雪如,只是一个和李雪如长得相像的女孩而已。

      只到有一天,冷心如要来他的公司工作,想成为他公司的一员。她强烈的事业心让她放弃内地的所有,想跟随着他打拼。她喜欢做时尚文化传媒方面的工作,这是她心心念念,梦寐以求的理想,现在因为她在网上认识李毅桀的这个锲机而得以实现。她怎能不欣喜若狂?可是李毅桀真的就鬼使神差的答应了她。只到她来时,他叫祁艳去接她,他都觉得这一切都不是这么的真实,只到那天他迫不及待的见到了她,直至对她情不自禁非礼的行为。

      他完完全全的把她当成了李雪如,那个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一辈子深爱的女孩······想到这里,李毅桀点燃了一支烟,他狠命的吸了几口,然后就任烟雾缭绕只到烧着了手指,他也不觉得痛!

      此时此刻,已是深夜两点。可是他好怕回到别墅,好怕看到冷心如,他怕自己会控制不住又会对她做出什么事来。她不是李雪如,不是!他说服着自己。可是他还是陷于了以前对李雪如无比思念的情绪中,无法自拔!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所以他只有逃避,只有不看见她,他才能好受一些。

      这些天,祁艳每天给他打不下十个电话,还有微信,问他为什么不回家?他能回答她什么呢?他的过去她不了解,他的悲痛她无法知晓。他为了李雪如那些生不如死的日子,那永永远远失去的肝肠寸断和悲痛欲绝的绝望,每每想到十年前失去李雪如的那一天,他的心就在绞痛,在哀嚎,在滴血!

      他不敢回忆,回忆是最深的痛,回忆里有太多泪水和不甘!他每每仰望苍天问道:她为什么要丢下他,而一个人狠心离去,她为什么不带走他,和她永永远远在一起,无论是在天堂还是地狱,他只想和她在一起,在一起!

      此时,李毅桀手指上的烟灰燃烧得越来越慢,直至最后熄灭,他都不知晓。

      回忆抽取了他的骨髓,让他一点点死去,在只剩下他一个人的日子里,让他的心灵兀自空着。

    李毅桀正了正身子,由于长时间的站立,保持着一个姿势,他的腰都酸了,他才回过神来。此时,他理了理纷乱的思绪,强迫自己心情平静下来,来到总裁办公室套间一间午休的小房间和衣躺了下来。他做了一晚上的梦,梦里都是他和李雪如相亲相爱的情景······


图片发自简书App

    第二天清晨,他被梦惊醒了,那过去的美好一下子被抽离,留下心灵深深的空洞,任谁也无法填补。他怅然若失的坐在床上,心却被无边无际的悲哀吞噬。他该什么办?他能就这样逃避一辈子吗?他决定今晚下班后还是回去,该面对的问题迟早要面对,他要正视自己的内心,不管结局如何?他真的不能再这样陷下去了,为儿女情长,而毁灭了自己!

    他要面对现实,李雪如已经离开了他,早在十年前,她永永远远不会再回来,再回来!李毅桀忍住眼里的泪,他的眼泪早已哭干,他不相信自己还会有眼泪。

    不知为什么他一直无法接受这个真相,一直自欺欺人?他本不该接受冷心如从内地过来的,并且还把她留在家里。以至于造成十年前的假相,李雪如一直和他在一起在一起,并没有离开他,并没有······

图片发自简书App


作者:荷本清香

链接:http://www.jianshu.com/p/46362b4d302e

來源:简书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荷本清香

链接:http://www.jianshu.com/p/46362b4d302e

來源:简书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