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我来了

         随着密集的人流,想要穿过熙攘的人群。脑子里正回味刚刚看过的穿越小说。唉!啥时候,我也穿越一把。像印小川或晴川那样,玩转古代。

         咦!对面马路上的那群人干嘛都一惊慌地看着我。 喂!诸位,嘴巴张地太大了吧。还喊着‘小心!’,小心?小心什么?

     我左右张望着,原来右边一辆宝马以每秒…每秒很快的速度向我飞奔而来。丫的!再不刹车,就出人命了。

      啊!你还真不刹车呀,痛啊…痛…我的脖子,还有我的腰,好痛啊!

      我觉得自己睡了好久,睁开眼睛,眼前完全是陌生的环境,这是哪儿?不会是天堂吧!

    啧啧,天堂就是不一样,床边还挂着窗帘,真好。我努力地转了一下脖子,看看别处,哇!房间里珠围翠绕,地中间摆着一张暗红的八仙桌,桌上还有一套茶具。有一面墙上还挂着铜镜,门窗上没有玻璃,全是纸糊的。

     难道,老天知道我喜欢古代,就把我安排在这么有古代风格的地方? 呜呜…谁在哭?我向下看去,一位美女趴在我身上正哭得梨花带雨。我说,难道我盖着被子,你就看不出我受伤了嘛?你不能这么压着我,我的腰啊!

      对了!我告诉她一声不就得了。 嗯、哦、吖…My God!我怎么说不出话来了,郁闷,该不会是我的脖子被撞伤,影响到我的说话功能吧。

     那美女终于起身,乌发高挽,发髻上插满了玉瓒凤钗的,一身古代粉红纱裙的装束,看起来有几分姿色。 这时,一男子从我看不到的角度走到她身后。 青衫折扇,儒雅至及,双眼如泉水般清澈。

      哇!帅哥哦。我伸出舌头舔了舔口水。 他修长干净的手指搭在女子的肩头。“扁豆姑娘,心儿怎么样了?”极度伤心的语气中不失温柔。

      那名被叫做扁豆的女子哽咽道:“我没想到心儿她伤得如此严重,呜呜…不过云少爷你大可放心,作为扁鹊的后人,我一定会救好她的。”说完,又伤心欲绝地哭着,还不时地偷看着身后的男子。

       我靠,你哭得也太假了吧! 身上的巨痛告诉我自己,我绝不是在天堂里,虽然没去过天堂,但也知道那里是没有痛苦的,而我现在,浑身上下就剩眼珠子不痛了。

      难道我穿越了! 那女子终于不哭了,讨好般的说道:“我可以叫你萧龙吗?”原来他叫云萧龙! 云萧龙的心思全在我身上,扁豆说的话他只是机械地点头。

     这眼神太忧伤了,表情太痴情了!他对我这么关心,我肯定是灵魂穿越到一位美女身上了,要不然以我留在现代的那副身躯,这位帅哥决不会这样的!

     哇塞!穿越就是好,连整容的钱都省了,哦耶!哦耶!

       云萧龙去送那个扁豆,离开之际还叫来丫环好生伺候我。 那丫环甜甜地说了声是少爷,见云萧龙走后,转过身就对我露出痛恨而鄙视的目光,走过来恶狠狠地戳着我的脑门说道:“少爷连我这样很有姿色的丫环都没正眼瞅过,你评什么让他茶不思饭不想的,一个比我还低贱的东西竟然讨尽了少爷的欢心。

      哼!” 坏女人,待本姑娘好了,有你好受的! 她说我比她还低贱,难道我是云少爷家最下等佣人,像9527那样子。或者是误入风尘的烟花女子。总之命运让云少爷爱上了美丽善良的我,但地位悬殊,遭到家里及力反对,并且趁云少爷不在时,对我下了毒手,最后云少爷救下奄奄一息的我…… 嗯!事情应该就是我所猜测的这样。

     那个扁豆每天都来给我换药,当然,她的目的是为了讨好云少爷,所以我的伤势一直不见好转。 云萧龙怀疑扁豆的医术,决定不再用她医治我。扁豆大怒,声嘶力竭道:为了见你,我故意驾着马车去撞她,好让我们有机会相识,相处这些日子你当真一点不爱我?”

   “是你把她害成这样的?你马上滚!” 原来事情是这样!没有了扁豆的特殊医治,我病情好转,云少爷每日都来探望,他俯下身眼睛弯成月牙的笑道:“心儿,明天你全身的纱布就要拿掉了,你就可以像以前一样了!”说完又向下低了低脑袋。

      哇!离的太近了,我晕,整这么一个大帅哥放在我面前,我控制不住扑上去怎么办,怎么办?看着眼前帅气的脸,我还是没忍住,亲了上去,还用舌头舔了一下,云萧龙当场呆了,“心儿!你干什么?”说完还忙用衣袖擦脸。

     我暗自好笑,没想到他还这么害羞。哈哈… 终于等到拆纱布的时候了,我紧张的闭上眼睛,待云萧龙说好了的时候,我立刻张开眼睛,望着四周,然后动了动四肢,不错,没有疼痛,太好了!我要下床走走看,我一下蹦到地上。 突然,我傻了,我竟然是四肢着地,而且分不出手脚,更可怕的是上面长满了毛。 我仰视屋里面的所有人。除了我,其他人都很高兴,那个自称有些姿色的丫环抱起我“少爷!心儿这小狗还真活了下来,太好了!”

      此时我已经不在理会那丫环的作做之态。满脑子想着她刚刚说的那句:心儿这小狗!我…我该不会是把灵魂附在一条狗的身上了吧。啊!苍天啊……我也忒悲催了吧,好不容易穿越一把,好不容易遇到个帅哥,我还变成了小狗!

     云萧龙每天抱着我,可我就是打不起精神。唉!做狗难啊,如此萎糜不振的表情,都没人能看的出来。

    一日,那个自认很有姿色的丫环把我抱出府。找了没人的地方捆住我的手脚,哦不对!是四肢。她阴冷的说“把你杀了,少爷才会把心思放在成家立业上,才会注意我。我不会让你失踪,为了让少爷死心,我会制造出你被车撞死的事故,这招我可是学了那个扁豆的。啊哈哈…哈哈…”

     我被扔在路上,那丫环上了不远处的一辆马车上,我靠,又是被车撞,还都是马牌! 我听见马蹄声急速的朝我奔来。难道我就这么死掉了,不行!我还没和云萧龙怎样怎样呢!

   在那车轱辘还没碾压过来时,我已经吓晕了。

    再次睁开眼睛时,我还是浑身都痛!这?这里?我的天!我又回来了!有玻璃的窗户,日光灯,心电图,还有护士小姐,这是医院…我又回到现代了耶!

    “她怎样了护士?” 咦?这声音怎么这么耳熟。是云萧龙! 我睁大眼睛看着向我走来的男人。不错!就是云少爷!只不过他现在是剪着短发穿着西装的现代人。还是那么帅!(花痴中)

      “你感觉怎么样?”

     “阿!呜呜…喔”郁闷!又丧失语言功能!他好像要离开,不行,云萧龙你不能走啊!我忍着巨痛挣扎着,嘴里叽啦哇啦叫着。他忙回到床边,摁住我。 “包的跟木乃伊是的,就别乱动了!你要说什么?我明白,你怕我跑掉,你放心我会对你负责的!”

   负责?哦哦,好啊好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