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棉花树下的守候(12)

字数 2569阅读 201

文|傅青岩

全目录|木棉花树下的守候

上一章(11)热带水果



(12)一袭长发的梦魇

许尹正好像真的生气了,接下来一个星期没睬我,除了工作上必要的接触外,他再也没在私底下说过请我吃饭看电影之类的话,也没有像以前一样,喜欢摸我头或是扯一下头发这样的亲昵举动。

一开始觉得他不“骚扰”我了,也挺好的。有一次我从办公楼大门出去,刚好碰到许尹正从外面进来,他和另一个工程师边走边谈着,眼神冷漠地从我身上瞟过,忽然想起以前,许尹正坐在我的座位上,笑意吟吟地望着我的眼神,像阳光照射着云朵般的温暖和柔软,那一刻我的心突然感觉到刺痛。

那天下午,在心里纠结了很久,我把一份影印好的文件,放在许尹正面前的办公桌上,鼓起勇气想对他解释些什么。

许尹正正低着头在手机上浏览网页,见我站在一旁没出去,抬起头对我下逐客令,“程小鹿,还有事吗?”

“那个,我——”

一时语塞了,心里纠结着是说许尹正谢谢你送的帽子,还是说那帽子我没扔掉对不起,哪一句比较合适时,办公室的门被推开,是韩娜娜,她满脸堆笑的向我们走来,不过她眼里只看得到许尹正,直接把我忽略了,我也识相的不打扰他们,往办公室外走去。

“听我爸说你们新研发的项目,已经试验通过了,过段时间就可以正式投入生产了,恭喜你呀,许尹正。”

我走到办公室门口回头把门带上时,看见韩娜娜双手撑着办公桌向许尹正微微的倾斜着身子,小女儿家的娇态毕露。今天她没有穿职业装,一袭优雅简约的黑色短款无袖系带连衣裙,恰到好处的裸露着的性感白皙的大长腿,而纤细的胳膊两边垂着的蝴蝶结飘带和脑勺后的韩式低发髻让她没有了平时的凌厉干练,显得更加的甜美和乖巧。

许尹正看见韩娜娜来了简直大喜过望,他笑着从办公桌后站起来走向韩娜娜,“娜娜,今天怎么有空,什么风把你吹来的……”

韩娜娜对许尹正偏头娇笑,很自然推了一下许尹正的胸膛,“当然是来恭喜你的呀,你不去深圳看我,还不许我来看你吗?”

许尹正揽过韩娜娜肩膀,“正式生产还要一段时间,现在才开始试产。”

我默默地关上门,听着与外间仅一层玻璃隔断的办公室内,传出他们愉悦交谈的话语和笑闹声。我在心里骂自己,程小鹿呀程小鹿,你真傻,刚刚想去解释什么,又想挽回什么或是幻想和许尹正有什么,人家明明是就有女朋友了,随便说一句喜欢你你就信啦,真笨。

下班后,去了理发店,把已长齐肩的头发又剪成了齐耳短发。剪之前,好心的理发师劝我,“靓女,你这么好的发质留成长发多好看啊,要不要再考虑一下呀。”

脑海里飘过许尹正在天桥上说句话:不知道长头发的你是什么样子的,我看见镜中的自己摇了摇头,“剪吧,不用考虑了。”

剪完头发,我没有吃晚饭,直接回了宿舍。胖芸还在睡觉,我从床底下摸出一罐啤酒慢慢喝着。外面起风了,阳台上的衣服被吹得乱晃,绞在一起又撞在不锈钢护栏上,发出嘭嘭的声响。

胖芸的闹钟响起时天已经黑了,宿舍里漆黑一片,她揿开照明灯开关,我正靠着床边坐在地上喝闷酒,旁边还有两个空了的啤酒罐。

“小鹿,怎么啦,喝这么多酒。”胖芸从床上跳下来鞋都没穿,抱着我关心地问,虽然她已知道我经常会一个人喝酒,但一般不会喝太多的。

我瘪了瘪嘴,哭不出声音来。胖芸伸手摸我头发,“是剪了头发伤心吗,可我觉得这样也挺好的呀,你以前不都是短发的吗?”

“胖芸,我很想我妈。”酒喝多了,我的嗓音有些暗哑。

“想妈妈了可以给她打电话呀,干嘛喝这么多酒呢,再说你五一不是刚回去看过他们吗?你看我还是过年的时候看到我爸妈了的,我也好想他们呀!”胖芸也苦着脸。

我把啤酒罐递给胖芸,“来,一起喝!”

胖芸忙摆手拒绝,“不要啦,小鹿,我还要进车间上班呢,你想我被我组长修理啊!”

“逗你玩的,怎会真要你喝呢?”我朝胖芸笑笑,说完又喝了一大口啤酒。

“程小鹿,不许再喝了!”胖芸把啤酒罐从我手中夺走,连同地上的啤酒罐一起拾起来,打算扔垃圾篓里,“咦,这雨伞和棒球帽不是你的吗,好好的干嘛扔了?”

“不要了,看了恶心。”我恶声恶气地回答。

“我觉得挺好的呀,怎么会看了恶心呢,扔了怪可惜的,你不要我要。”胖芸竟然从垃圾篓里把雨伞和帽子又拾起来了。

出门前,胖芸将我推进浴室去洗澡,“喝这么多,把宿舍弄得酒熏熏的,那些婆娘回来非骂死你,唉呀,小鹿你这样子叫我今晚怎么安心去上班?”

胖芸他们四川把已婚的女人称做婆娘,但在这里胖芸把看了不顺眼有市井之气的女人都鄙视的称为婆娘。

“我没事,你不用担心,再不走你上班要迟到了。”我在浴室里叫着,其实胖芸都不知道我的酒量有多好,两三罐能把我醉倒吗?

从浴室出来,胖芸已经走了,她在我床上放了一堆零食,应该是怕我肚子饿了让我吃的。胖芸自从上夜班后,白天外面没有摆摊卖烧烤和串串的了,她会买许多辣条和鸡爪饼干薯片等零食睡床上追剧时吃。

我永远也无法理解,为什么很多人对吃也就是所谓的美食有执着不懈的追求,就好比胖芸明知道自己胖了,却还是在她喜欢的食物面前停不下嘴,而胖芸也无法理解,我在认识许尹正前,对生活中的任何事物都清心寡欲的态度,我因此常被她嘲笑是修女或是只喝露水的小鹿。

把零食又全部装回胖芸的柜子里,她走之前,将宿舍与阳台中间的玻璃门打开了,宿舍里酒精的气味,已完全被夜间的风吹散。在另外四位室友回来前,我把自己扔在了床上,拉上床帘与外隔绝一切。

点开微信里许尹正的朋友圈,翻到那条被称之为文艺的动态: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呦呦鹿鸣,食野之萍,我有佳宾,鼓瑟吹笙。

也许我只是一只偶然闯进他视野的小鹿,许尹正觉得新鲜好玩,忍不住去逗弄撩拨一下,而自己却还傻乎乎的当真了,想到这些,我把许尹正拉进了黑名单,我要将他从我的生活里删除掉。

从小到大,每次难过的时候,我都会想念沈芳芳,然后学她一样喝酒,喝酒后我总会做梦梦见她。

这一晚,我又梦见了沈芳芳。梦里,我看不见她的脸庞,只看到她用那把月牙型木梳对着镜子梳一头长发的背影,她的头发漆黑如瀑,如海藻一样浓密,一直垂至腰际。

小时候看沈芳芳梳头,我时常在旁边羡慕,会伸手去轻轻地抚摸那一袭绸缎般光滑的秀发,她会抱着我温柔的说,小鹿长大了,头发也会像妈妈的一样好。

后来小鹿长大了,却没能长出和沈芳芳一样垂至腰际的秀发,因为从八岁那年,我便没再留过长发。沈芳芳是在我八岁那年死去的,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人哼着茉莉花给我梳羊角辫了,还有很多本应该由妈妈来为女儿做的事,在我的生命里都失去了。


未完待续……

作品目录

下一节(13)SMT车间一游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