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庙一世界

居士们今天又上演了火拼。

两个居士,一个是炒菜的居士,一个是买菜的居士,据说相生相克很多年。

今天PK上了。

炒菜居士说茄子太老,用盐腌之。买菜居士说卖菜的说了的,要用油钪之。方法不同,目的却是一致,都是为了让庙里师父吃的好。大家似乎忘记了始终,在彼此成见中争执不下。

声音越来越高。买菜居士的声音一向高亢。此刻为了胜利与捍卫主权,早已将五戒之戒律抛之脑外。

炒菜居士说叨中卸下围裙,直接走出寮房。

话说买菜居士一看,急了眼赶紧撵了出去。

再回头看时,两人一前一后进了大寮。花白头发的买菜居士似乎也感觉很不好,怕人笑话般,进来后发誓:以后你炒菜我再多嘴就不是人。

呵呵呵,此类话说的多次了,旁观者都知道不能当真。

炒菜居士也顺式下坡,继续操持菜品。只是内在有委屈没有发泄,四顾找人诉说。有旁边平时对买菜居士有意见的趁机捣鼓几句,泻下私愤。我便埋下头,继续做我的供菜。

中间还差一碗供饭

想当初我也是被买菜的居士师兄,穷追猛打,百般不是。总是有被她指责挑拣的地方。这或许也是她得糖尿病的原因,想要掌控的太多,而又害怕不能抓住,所以会更加去指责他人。

炒菜居士,在几年前得了乳腺癌,之前火爆性格。得病后性情改变很多,但骨子里面的暴躁还依稀存在。

这不,鹬蚌相争!而我就是那个渔翁得利!偷得半日闲!

这之后两位师兄对于我们说话分外温柔。如果从生物性来说,疑似有占地盘,拉队子之嫌。

大寮即使只有这仅仅的五人,也是万象百态。

所以呢,在哪里都不重要,每一个角落就是社会的一个缩影!

一庙一世界,一花一菩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