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父母不爱我,只是他们爱我比爱我弟少

图片发自简书App

by 胡喜宝

“以前没有豪豪的时候,你爷爷总说,不足,不足啊,只有老六家没有个小男孩,不足。”

大概这是我奶奶来我家十几年说过的最多的几句话之一了。

现在,她有六个儿子,每个儿子都有孙子,这被她视为一生最辉煌灿烂的成就,逢人便细数一番。待人家用艳羡的口气说‘哎你太有福气了’的时候,她再美滋滋的假装怅然‘就是没个闺女’。

我妈在计划要二胎的时候,也是想要个男孩的。

我12岁,已经能记得她去医院做了B超后回家哭的场景。这么多年这件事经常被我爸当笑话讲起,原来是医生说小孩子的腿挡住了,看不到是男是女,我妈就以为这是医生对于是‘女孩’的婉转的表达。好在结果是好的,她得尝所愿。终于,我有了一个弟弟。

其实这么多年说起来,他们没干什么特别夸张的偏心事,自认为对两个孩子都是公平的,尽力想隐藏起自己的偏心,可是,爱这个东西藏不住,全落在了细微处。

家里没人做饭,只有我奶奶和我弟的时候,她会给我弟买碗馄饨,而我在家的时候通常是买个炉包蒸包,她还会说,一碗馄饨的钱够咱娘俩吃两顿炉包呢;

我饭量小,理所当然的吃起好东西来也该吃的少。我妈做了可乐鸡翅,吃完饭收拾桌子,我奶奶开始数鸡骨头,我吃了几个,我弟吃了几个;

我家饭桌长,我妈会把所有好吃的菜全部摆在我弟面前;

早晨现磨的豆浆,要先给我弟倒出一大碗之后,再兑水搅匀给大家喝;

过年我爸只给我奶奶我弟还有他自己买了新鞋,我说我的呢,他说你肯定看不上……

是的,我真的看不上。

因为我看得上的,从来都不是我的。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出生的时候我父母没结婚,所以理所当然我没法落户口,我爸找各种关系花各种钱把我的户口落在了外地。上小学的时候,我爸告诉我,我要叫王丽萍,于是,我叫了12年的王丽萍。

12年来,我需要无数次和不同的老师解释为什么我爸姓冯,我妈姓侯,而我姓王,最神奇的是他们还是我的亲爸妈。12年来,我需要无数次跑教导处,开具各种有关户籍的证明,我上学的时候,外地学生还是要办理借读的。12年来,我最害怕的就是学校要填父母的基本信息,要交户口簿,交身份证号。

直到考大学要返回户籍所在地,我爸才又给我花了好多钱把户口迁到青岛,落在了崂山区某个工厂的集体户口里。

集体户口没有户口簿,只有一张纸,我希望我渴望我不是孤零零的一张纸,我也有一个簿册可以安放。于是我自欺欺人的将那张纸剪成和大家单页一样大小,找了个空户口簿放了进去。

不过好在我终于叫回了原名。然而,我又需要无数次的解释,为什么我的档案我的团员证我的所有获奖证书我过去12年的一切来源于另外一个名字。

直到去年,我身份证要到期了,需要到户籍派出所换新。我拿着单页去了,被告知落我户口的工厂已经倒闭了,我需要把户口迁走。

我回家和我爸一说,他不能把我户口落在他们身上,因为我弟出生时有独生子女证,他们退休时有钱领。

我说,那把房子过户给我,我就能把户口落下了,过户费我出,我爸不同意。

他和我妈说,他见过太多兄弟姐妹为了房子你争我抢撕破脸的事,怕我借此独占房子。而且这不是个大事,等到她结婚了,随着他对象把户口一迁不就行了。

当时听完是什么感觉,我现在已经忘了,只记得我愣在那儿,木了好久。

我终于知道,这世界上有些东西是不论你做出多少努力,付出多少代价,都得不到的。

今年,我爸要申请适用房,介于不满足名下没有房产的条件,他打算把房子过户给我弟。

跟我说了之后,我笑着说,好啊,千万别过户给我,耽误我买房还得多交税。

他说这套房子就给你弟了,我们再帮你买一套,任务就完成了。

一个是给,一个是帮。

对,很公平。

之前的十几年里,四大爷每次见了我都说,你这孩子啊,花在你身上的钱能把你包好几圈呢。潜台词就是我应该知足,应该感激涕零,感恩戴德。

我从没回过话,就是笑笑。

今年他又说,我问我花的什么钱。

说是给我办户口的钱。

我终于怼了回去,未婚生子没办法落户口怪我咯?

他终于哑口无言。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觉得最可怕的不是明显的重男轻女,而是在心底父母都意识不到自己在偏心。

平时我和我弟说话,只要出现一点点分歧,哪怕我俩是在玩笑,我妈总是要帮他说话。

每一次。

每一次都是。

失望这种情绪,从来不会铺天盖地,只会积少成多。

我弟从小到大没挨过打。我爸对他大声说句话,我奶奶和我妈都会上去护着。

考试成绩不错,家里是一片欢欣鼓舞,又是夸赞又是奖励;成绩不理想,他们连臭脸都不怎么摆,下次努力就好了。

而我上学时虽然成绩很好,但在我爸看来这都是应该的,考不好就是蠢,就要挨揍,那时候我最害怕的就是开家长会,稍微犯错,就是劈头盖脸的骂。

别的孩子挨打可能只是打屁股,我被掌掴耳光到脸颊红肿,五个手印好几天才消掉。

小时候每天放学要去学武术,我爸晚上会去接我,看我练的不好直接就开骂,甚至会当着众人的面打我。

我妈不是不知道,但从没拦过。

有次晚上下课后,我爸骑摩托车载我回家,我坐在后座,风很大,他说了句话我没听清,我‘啊’了一声,我爸声音直接提高了八度,‘你啊什么啊恁马勒戈壁你!’

一个字都不差。

过去了将近二十年,我竟然还是记得如此清楚,语调,停顿,都记得清清楚楚。

我不想在这儿谈论他的教育方式方法的问题,只是他这些年总说在我身上付出了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我弟他都没怎么管等等,这意味着他爱我更多的时候,我就觉得心塞。

现在想起来都是小事儿,小到我可以完全装作看不见,装作不记得。

尽管很多家长都认为自己对每个孩子都是公平的,然而偏心它就是这么存在着。

手心手背都是肉,那还是分个手心和手背,不是吗?


图片发自简书App

偏心是常有的,哪怕孩子们是同样的性别。有多少父母标榜自己公平公正,一碗水端平,实际上还是偏心某个孩子。

我干妈的老公是家中老二,上下都是男孩。老大结婚父母过户给了一套房,老二结婚给了一套稍微小点的,但房产证依然是老两口的名字,等到老三结婚,他们把自己住的房子过户给了老三,然后名正言顺的搬到我干妈家住,仗着房本上是他们的名字。

我后来想,为什么不去老大家住,因为老大媳妇儿比较厉害,寸土不让;为什么不去老三家,因为老三最小,撒娇耍赖是一把好手,只有我干妈的老公从小就老实,少言寡语不争宠。

不可否认,其实父母对孩子们也是“欺软怕硬”,老实听话的孩子,在某些事情上就可以做出某些程度的牺牲,而嚣张跋扈的孩子反倒得到更多的照顾和好处。

多少父母明明自己偏心,但在子女面前根本不会承认。即使被撞破,也只是说我这也是没办法呀!

知乎上新闻里有太多被贫困牺牲掉学业的孩子,他们或因为是女孩,或因为是年龄稍长,或者只是因为听话懂事孝顺。

没有孩子愿意因为懂事而被牺牲。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也变得没那么懂事了。

说起买房结婚,我奶奶让我以后多帮帮我弟因为我是姐姐的时候,我会直接说,那谁帮我。

我爸和我弟说买什么东西找你姐的时候,我会直接说,这不是我的义务,我买是情分,不买是本分。

当我妈做家务只喊我帮忙的时候,我会直接说,你怎么不喊我弟,这是偏心。

爱是有弹性的,哪怕是父母儿女之间,此消彼长。

爱更是相通的,一个人爱你,你能感觉得到,同样,没那么爱,也能感觉到。

被偏爱的孩子很清楚自己的地位,他们底气十足,只是够聪明的从不声张。

我从来不否认我父母也是爱我的,只是不是最爱。

说父母偏心在我的成长中没有影响那是放屁。

我静下心来想了想,我谈的数段恋爱中,首先的要求就是要对我好。碰到把我捧在手心里的男人,我会很容易心动,同样,当我发现他不再那么宠我的时候,哪怕一切都好,我依然会离开。

我开始意识到这很危险,可以爱上男人的三观,帅气,才华,幽默,甚至是财富,唯独不能爱上他对我的好,因为他随时可以收回,而我将万劫不复。

不能说这是原生家庭给我的伤害,只能说是让我多走了几步弯路而已。

毕竟,世界上没有完美的父母和家庭,偏心是原生家庭常见的问题,而所有原生家庭都是有瑕疵的。

没有人希望把自己原生家庭的伤害摆出来从而显得自己多么独特。因为原生家庭的伤害和其他伤害不一样,他们是流淌在血液里的东西,是没有办法摆脱掉的。

也没有人愿意把自己现在的问题,归结于原生家庭。这些东西又不能改变,怪了又怎么样。

真的讲出来,无非就是提醒自己,不要变成他们那样的人而已。

所以我只打算要一个孩子,因为我怕…我他妈的也会偏心。

END

本文系胡喜宝原创,转载需注明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