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3·秋,长江之歌(9):大坝锁江 造福人类

长篇散文游记·连载


10月3日(5):葛洲坝

        客轮一出西陵峡口,前方豁然开朗,水面极为开阔,远远地,一条大坝横锁大江,这便是著名的水利工程杰作——葛洲坝。

葛洲坝(来自百度百科·侵权删除)


        纵观大坝,中间是排水闸,两边是通航闸口,靠中丁字形建起堤坝,将长江水道一分为二。我们的客轮缓缓驶进左侧水道,小心亦亦地进入通航闸口,待船尾完全进入闸口通道后,船尾的闸门慢慢关闭,船开始一点一点随水位下降,不一会儿便下沉六、七层楼高。这让我们多么惊讶啊!人们全都仰头望着上面,像井中之蛙一样,天便只有巴掌大了;而上面的人俯身望着我们,活像瞧笼子里的困兽!下降停止,船头的闸门轰隆隆开启一条缝儿,坝外的黄色江水略微高出几公分,直往里涌,把本来绿莹莹的江水一下子染黄了脸。闸门大开,客轮低吼一声缓缓开了出去,就像解除禁闭的困兽,如释重负地一声长叹。

        唔,这就是葛洲坝,“更立西江石壁,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引自 毛 泽 东《水调歌头·游泳》)。它同三峡一样伟大雄奇,甚至更甚,因为,自然之力被人为之力断然锁住,葛洲坝竟将整整一条峡江水位抬了那么高!它把自然之力眨眼间转化为人造之力——电能源,使之不再白白地流走。

       葛洲坝水利枢纽,位于中国湖北省宜昌市境内的长江三峡末端河段上,距离长江三峡出口南津关下游2.3公里。它是长江上第一座大型水电站,也是世界上最大的低水头大流量、径流式水电站。1971年5月开工兴建,1972年12月停工,1974年10月复工,1988年12月全部竣工。坝型为闸坝,最大坝高47米。年均发电量140亿千瓦时。

     (来自百度百科·侵权删除) 

      ( 注:现在看来,早在建成湖北省宜昌市三斗坪镇境内的三峡大坝之前,其下游38公里的葛洲坝水利枢纽工程,就已经将水位抬高了20米左右,而真正整体上的“原始景观”应该存在于20世纪70年代末期原始水位线时期了。)


        晚上 6点,天色微暗。客轮在宜昌短暂停靠。


         宜昌,湖北省地级市。位于长江中上游结合部、湖北省西南部,素有“三峡门户”“川鄂咽喉”之称。 宜昌古称“夷陵”,因“水至此而夷、山至此而陵”得名。清朝时改称“宜昌”,取“宜于昌盛”之意。宜昌是世界历史文化名人屈原、古代民族团结使者王昭君的故里。宜昌是三峡工程、葛洲坝水利枢纽工程所在地,被誉为“世界水电之都”。

     (来自百度百科·侵权删除) 


        继续行驶在逐渐宽阔起来的江面上。极目所望,江面开阔,树林和房屋在岸边,简直就像水面上飘浮的黑色带子。暮色将至,水光接天,天水一色,浑然一体。正是“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宋·柳永《雨霖铃》)”啊。

        入夜,灯火璀璨。这与三峡夜景迥然不同,三峡之夜仅有鱼火孤灯,楚天之下简直就是群星闪耀了。

        今晚是要夜行了,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呢?江水吻着船儿,温柔地抚摸,怡然起一种恬静的氛围,我便如一个入睡的婴儿,勾起甜甜的梦……

      (待续) 



        注:此文(原标题《1983·秋,长江召唤,我们出发……》,为了标题更具时代背景,也更加含蓄和洗练,故改之)是记叙散文体裁中的游记,且是沿着时间场景顺序,以日记形式和场景变换为行文结构(进行连载);同时,为了使内容更加丰富,采取“时空叠加”的方式,加入了同一空间的不同时段的内容。

        本文为作者断续历时11年于1994年底完成,然后压箱底25年;2019年第一次修改,增强了文中历史事实、时代特征、地理景观和人文景观的史料性与真实性,尽可能做到顾言而见貌,即字而知时;2020年6~10月第二次修改,对第一次增改再次补进文史地情内容,进一步加强了行游中从感受到感悟的内心演进,并修辞润色完善;全稿约8~9万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