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给自己准备了安眠药,就在自己正准备离开时

01

他走到楼下的小卖部买烟,将烟递给他的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长得还挺好看。

“你老爸呢?”他将烟盒打开,从里头拿出一支烟来点上。

“回老家了。”

“回老家干嘛?”

“你问那么多干嘛?”她冷冷的瞥了他一眼。

看她那说话的语气,他没再说什么,转身离开了。

他在这里住了一年多了,因为经常下楼买烟,楼下小卖部的大叔早就记住了他的面孔,他们偶尔还会聊一下天,加上他的工作是一名新闻编辑,而且大叔也对新闻非常感兴趣,所以他们能聊上的话题非常多。

平日里下班去买烟,或者没事做的时候,他就坐在大叔小卖部里,和他聊起天,他们什么都聊,给他烟的这个女孩,应该就是大叔口中不听话的女儿,只不过今天,他是第一次见到她。

不过他这阵子打算换个工作,他已经毕业两年多了,这份工作和他想象中的不一样,他本以为坚持一两年就会有点起色,但是两年过来了,他仍然看不到任何希望,这让他麻木,于是他辞掉了这份工作,但是新的工作还没有找到。

回到家中,看着那些一成不变生活,不知心中苦闷何时到头。

他打开电脑,鼠标滚轮不停地往下滚,他在寻找自己感兴趣的公司,并向这些公司投递简历。

不知不觉,他感到困了,于是在电脑前趴着眯了一会儿。

在睡着的时候,他做了一个梦,梦里他最好的朋友叫上他去爬山,他们到了山顶上,他说要弄点东西,但是一回头,他却都不见了,只留下他一个人。

他从梦中醒来,才发现自己睡了一个多小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他点起一支烟,继续寻找着公司投递简历。

第二天早上,他早早就醒了,洗漱完毕,整理好着装后,他要去面试。

从那家公司出来已经中午了,他面无表情,就像前面的其他公司一样,他拒绝了这家公司。

02

回家的路上,他从烟盒里拿出一支烟叼在嘴里,掏出口袋里的打火机,但是无论他怎么点,打火机都点不着火,他检查了一下,才发现是打火机没气了。

他走到楼下的小卖部,买了一个打火机,递给他火机的还是那个女孩。

“少抽点烟。”将火机递到他手上的时候,女孩说道。

“你老爸什么时候回来?”

“找他干嘛?”

“随口问问。”他回答道。

晚上,他收到了今天面试公司的电话,那公司的工作人员告诉他说想要他,但他在电话里拒绝了对方,对方惋惜的同时却又无可奈何,只能几句客套之后把电话挂掉了。

挂掉电话后他呆呆的望着窗外的夜景,生活,已经将他的激情消磨殆尽。

去年冬天,他得知自己最好的朋友去世的消息,他大学里最好的朋友,在毕业之后选择了自杀,他到现在还没有走出来。

他们性格就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大学四年里他们无话不谈,只是毕业之后,生活将他们打散了,他们身上都有彼此的影子,他的突然离世给他的生活笼上了一层阴影。

他躺在沙发上对着天花板发呆,过了一会儿就睡着了,他梦见自己躺在悬崖边上,一转身仿佛就要掉下去,他从梦中惊醒,醒来的时候满头大汗。

他想起今晚的药还没有吃,于是便去烧了点开水。水烧开后,他一只手手握着杯子,另一只手将水壶里的开水倒到被子上。因为想着其他事,他将水倒到了外边,热水淋到他的手中,他感觉到烫,却不知为何没有松手。

他看了看桌上的药,那些治疗抑郁症的药,他脑子里有个声音告诉他说这些都是毒药,他该去弄些解药。

他离开屋子,在外面跑了好几家药店才买到了一些安眠药。

回到小区里,正要上楼的时候他记起烟又抽完了,他咬咬牙,告诉自己以后都用不到了,可就像已经养成的习惯一样,他还是走进了小卖部。

“一包玉溪。”

“我要关门了。”她看了他一眼,“算了,给你吧。”

她将烟递给他,“二十块。”

他把钱交到她手上,正要转身的时候她叫住了他。

“能给我一支吗?”

03

她的请求让他楞了一下,他打量着眼前的这个女孩,她才十多岁,不像会抽烟的样子。他本来不想给,但是此时的他像一具麻木的空壳,已经不再想去思考什么了,他把烟递到她手上。

她点起一支烟,说道:“怎么今天不问我爸了?”

“不问了。”

“你干嘛一直想问他什么时候回来?”她将嘴里的烟轻轻的吐出来,动作很是熟练。

“没有,就是以前偶尔聊过几次而已。”

“他回去照顾他老婆了。”她的眼神里透露出一丝不爽,“想聊聊天吗?”

“好。”

她拿出一个椅子给他,他坐下来之后,她开始和他讲起了自己的事。她父母在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之后她爸爸又娶了一个女人,这个女人正是她的后妈,她一直不喜欢她后妈,所以经常和她爸闹矛盾,而她的妈妈,早已消失在了人还当中。

这些事他早已听大叔讲过,只是现在从另一个当事人的嘴里说出来,又是另一番感受。

“我其实很想再见她一面,哪怕她这多年来都没有找过我。”她说这话非常平静,但他仍然能感受到她的无奈。

他沉默了许久,手中的烟烫到了自己才意识过来,烫到的时候,她注意到他手上红通通的一片。

“人生,没有给你那么多选项。”

“是啊,没那么多选项。”她把烟头丢到地上,用脚踩了几下。

“你应该也有很多故事吧,你要说说吗?”

“其实也没什么故事,只是看透了生活而已。”他把烟头丢到外边。

“无论怎样,还是得继续往前走。”她微微一笑,那笑容像把刀一样戳进了他的心窝。

回去之后,他在厕所里对着马桶发呆了很久,最后还是把安眠药倒到马桶里,按下按钮冲走了。

04

他并不会刻意去主动找她聊天,仅仅只是买烟的时候随便唠嗑几句,她有时候劝他戒烟,有时候问他要烟,两人基本上也是闲聊,像两颗无处依靠的心,聊着生活中的小事。

他之前的工作是一名媒体编辑,每天接触各种不幸的事,那些负能量积压在他心里,让他不停地做噩梦,加上好朋友的离开,他抑郁症变得非常严重,偶然一次买烟的时候和她爸爸聊起了天,他爸爸对社会新闻非常好奇,还想从他嘴里听他的见解,两人一见如故。

当她爸爸回家之后,他感觉自己又变回了原来的样子,拖着一副重重的皮囊艰难前行。

他朋友自杀的事像一层厚厚的阴影一样笼罩在他心中,他脑海里时不时回想起对方的声音,那声音告诉他,离开或许才是解脱。

只是令他没想到的是,在已经决定好了那天晚上,去买最后一包烟的时候,那个女孩竟然问自己要了一支烟,还和自己聊起了天,他终能缓过一口气,暂时放弃了那个自杀的决定。

这天傍晚,两人坐在小卖部里聊天,有人进来买东西她就去结账一下,没人他们就聊着天,他们聊到了她爸爸,店里烟雾缭绕。

“你会恨他吗?”他问。

她思考了片刻,反问道:“为什么要恨他,他只是做了自己的选择而已。”

“那你为什么不肯接受你后妈?”

“我也是在做自己的选择,我的选择是不接受她。”

听完这个回答,他嘴角微微上扬,这一简单的细节被她捕捉到了。

“很好笑吗?”她有点生气。

“不是,我是想着被你这个小孩子教育,挺好笑的。”

“我看你也没多大,还老是装出一副深沉的样子。”她那不屑的样子看起来非常好笑,他又笑了出来,这让她更生气了。

他们能聊得越来越多,聊天当中,他也没有那么沮丧了,当然,他的药也在按时的吃着。

05

几天过后,她告诉他说自己也要回学校了,因为自己的老爸要回来了,她不想见到那个男人,所以想提前回去,回去之前她想加他的微信,他给了她自己的微信。

加了微信之后,她把他朋友圈全给翻了个遍,里面尽是记录他的孤独,他的怀念,与他对黑暗的无力感。

看完之后她给他发过去一条消息:“你怎么一天到晚无病呻吟?”

他收到这消息的时候一脸莫名其妙,于是回了过去:“为什么是无病呻吟?”

她很快就回复了:“你一天到晚都绷着张脸,还抽那么多烟,朋友圈里还老是说那种话。”

“其实就是记录心情而已。”他回复过去。

“那你心情得多糟糕啊,我还以为就我这样子,你是不是有什么悲惨经历?”

“没有啊。”他回复道。

“没有那你还一天天这样子,有空多和朋友出去玩。”

他其实也想去玩,只是记不起身边还有谁,一个人去玩那和一个人在家有什么区别呢。

他偶尔和她在微信上聊天,对于她发来的消息他都回复,他也还是会下楼买烟,她爸爸还和他聊新闻,有时候还聊起她。她爸爸问他这阵子是不是都跟她买烟,他说是,听到这个回答她爸爸就开始向他讲起了自己女儿是多么的不听话,小小年纪为了叛逆自己就去学抽烟,说着的时候还叹着气。

这些事他已经从她嘴里听过,现在她爸爸又说一遍,像是一个故事的两个版本,不同角度的人有不同的想法。

他和她爸爸聊完之后,就会在微信上对她说,让她多理解她爸爸一下,她回答说她去理解他,谁来理解自己。

他和她时常会聊到深夜,他也开始慢慢向她透露自己的事,与她聊天让他的注意力从自己身上慢慢移开,自己也变得没那么抑郁了。

06

他们的关系在一点点的变好,他感觉她一天除了上课吃饭,就是和自己聊天了,他开始不那么孤单,毕竟有一个人愿意倾听。

有一天,她对他说自己的学校举办一次歌唱晚会,问他要不要进来看看,他以忙为借口拒绝了,被拒绝的她显然有点生气,好几天都不理他,他发信息过去她也不回。

他问她怎么了,她回答说既然他忙就去忙,不用找她。他这才知道她生气了,连忙跟她道歉,说自己不忙,但是她显然不愿意,还说不忙为什么不能去她学校。

他被说得哑口无言,他心里是拒绝出门的,但是不出去她又会发脾气了,没办法他只好答应下来了。

那天她告诉他说要穿好看一点,他照做了,傍晚的时候到达她的学校,她出来接他。

“哟,还真是蛮好看的。”见到他之后,她开心的说道。

“走吧,进里面去逛逛。”

他们来到田径场,这是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田径场上搭起了一个舞台,灯火通明,很多人围在旁边,好不热闹,只是这种热闹,他不太喜欢。

时不时有学生从他们面前经过,他回想起自己的学生时代,他几乎不怎么走出宿舍,更不会去参加这些无聊的歌唱晚会。

再次回到校园,他感触颇多,可是他努力的想记起自己曾经的校园回忆,却无论如何什么也记不起。

“你想什么呢?”她看着一脸惆怅的他。

“没...没什么。”不知怎么的,他竟然心里感到有点暖。

她仿佛看到了什么,“跟我来。”说着她挽起他的手,他被她这个举动弄懵了。

他们从一个男生前面经过,她假装看不到她,那个男生喊了她的名字她才停下。

“哦,怎么是你?”她对男生说道。

男生看了看她,又看向了他。

“这是你新男朋友?”男生问她。

“是啊,好看吗?”

“好看。”男生看他的眼光不是很友善。

她故意问道:“你女朋友呢?”

“我没女朋友。”男生不爽的回答道。

“哦,没女朋友啊?那上次怎么有个女的来找我,让我和你分开?”她的语气里带有一丝讽刺。

“你听我解释...”

07

他大概明白了事情的原由,她叫自己来她学校,就是给她前男友一个下马威的。

“我不是她男朋友。”他挣脱开她的手,转向她说道:“不好意思,我不能陪你玩这个无聊的游戏。”

说完他就离开了,身后留下一脸惊讶的她。

回家的时候她打来了电话,电话里她骂他为什么不给自己面子,他回击道叫他去看晚会只是想利用他,并质问她怎么不先给自己面子,说完之后他把电话挂了。

回到家中,他非常生气,她又打来电话,他一个都没接。

电话打不通她就发来了消息,来来去去就是那些骂他的话,他理都不理。

本来还以为遇到一个能说话的人,没想到只是把自己当个工具去对付自己的男朋友而已,他在心里怒骂着。

情绪平静下来之后,他又开始感到前所未有的无助,他躺在床上,手机丢到一旁。

第二天醒来,经过昨夜的思考,他打算重新去找工作,自己不能再这样子了。他拿过手机,上面有她的好多消息,早一些的是骂他,后面的是道歉,他回一句“没事了”之后就去洗漱了。

洗漱完毕,他收到了她发来的消息,她问他有没有事,是不是还在生气,他回过去说不生气了。

说完之后,他打开电脑,继续投递简历,对于她发来的消息他看都不看。

他收到一个面试邀请,就在今天下午,他看了一下手机,微信上多出十多条未读消息。

“我先忙一下,准备下午的面试。”他发消息过去。

“好,那你先忙。”

其实他是希望让她别再烦自己的敷衍而已,她这么回之后就真的没再骚扰他,他长长嘘了一口气,不知是开心还是失落。

下午面试回来,那家公司还是没能吸引他,他拖着疲惫的身体进如家中。

他本来想发个朋友圈,但是想到她说自己的朋友圈是无病呻吟,他就没发,拿着手机的他不知道该干嘛好,就在这是收到了她发来的消息。

“面试怎么样?”

08

“还是没去。”

“怎么了?”

“没事。”

他并不想跟任何人说起自己的心事,包括她,一直以来他都努力的伪装自己,对他来说,与别人聊聊天就够了,只怕聊天的人都没有。

“你是不是有抑郁症?”她问。

“为什么这么问?”

“感觉而已。”

他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不知道该否认还是承认,他从未跟任何人谈起自己的病。

“不是抑郁症不会抽那么多烟。”她又发来一条消息。

“你还抽烟吗?”他问她。

“在学校不抽。”

“别抽那么多。”

他笑了笑,怎么现在轮到自己教训她了,果不其然,她发来消息,说轮不到他教训自己,当然是玩笑话。

她又问起了他的面试情况,他终于松口,说那公司这儿那儿都不好,他不想去,她说他太挑了,他说选择一个自己不喜欢的太难了。

只见她发来消息:“活着不是已经很难了吗?”

他愣住了,他虽然同意她说的,却不能接受从她嘴里说出。

“小小年纪,想什么呢?”他回复道。

“我学你说话而已。”

他们聊天又变回了原来的样子,聊日常,聊生活,在聊到工作的时候,她说下次面试要带她一起去,他拒绝了,她就不停地骚扰他,求他一定要带自己去,他没办法只好答应。

第二天下午,他们一起进入那家公司,她在外面等着,看到他从里面出来,马上上前去追问怎么样,他说出去再说。

走出公司后,他又开启了抱怨模式,对那家公司不满意,她问他什么样的才满意,他答不上来。

他们俩去到一家餐厅吃饭,吃完之后他想送她回学校,她却说不用回去也可以。

他们走到公园里,在老树下,有几个老爷爷在下象棋,他们找了一个长椅坐下。

09

“你为什么不回学校?”他问她。

“回学校干嘛,学校多无聊啊。”她一脸自得的说道。

“你可真是不听话,难怪你老爸这么说你。”

她脸色突然变了,“你别提他。”

“怎么了?”

他开始讲起了她的事,原来她老爸之前回家不是她后妈病了,而是她后妈的孩子病了,那个孩子是后妈带进来的,跟她没任何血缘关系,她爸爸为了讨好那个女人,就努力的对她好,这使得她非常恶心。

“从没见过他那样对我妈。”她话里带着厌恶。

“唉。”

“你唉什么唉。”

他不知道要说什么好,安慰她?他连自己都救不了自己。

“没事。”

听到他这样的回答,她心里升起一阵淡淡的失落,“我看你有挺多事的,只是不愿跟我说起而已,也没事,你不跟我说也可以和别人说,只要你说出来就好了,就像我的事,我也跟你说了。”

“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就是工作不顺利,生活也挺无趣的。”

“我看你不像是会让人尴尬的那种人,那晚上你干嘛让我难堪?”她话题一转。

“我...”他吱吱唔唔的答不上来。

“你还是不想说吗。”她追问道。

“只是不知道怎么说。”

见到快要聊不下去了,他什么都不愿意说,她也只好问他今天的面试情况,他还是跟之前一样,不停地嫌弃那家公司。

“你为什么不改变一下?”

他本来想敷衍一下她,但看到她那认真的样子,自己那些敷衍的话无论如何都开不了口。

“怎么改变?”

“不管怎么改变,至少不要重复过去。”说完她大笑了起来,又继续说道:“没想到我也可以说出这么有哲理的话。”

他发着呆,不知道说什么好。

10

到了晚上,他又收到了今天面试公司打来的电话,电话里对方说想招他,还问他什么时候能去上班,他说考虑一下。

挂掉电话之后,他发消息问她自己该不该去。

“该啊,干嘛不去?工资那么高。”

“你就看重这些吗?”对于去的决定,他仍然有点迟疑。

“想太多反而让自己迈不开步,你不去怎么知道不适合你呢?”

一会儿后,他回拨过去,对方接通电话后他没有开口,电话那头是不停地喂喂喂。

“你好,我后天就可以上班。”他鼓起勇气,说出了那话。

“好的,谢谢您。”

挂断电话后,他才发现自己心跳的是那么的快。

第二天晚上,他又害怕了,想到明天上班,去一个陌生的环境,他开始犹豫。

他拿过手机,跟她聊起了天,聊天的时候她不停地鼓励他,过了好久,他才渐渐放下那份不安。

平静下来后,他问了一个一直想问的问题:

“一直以来,你为什么这么鼓励我?”

过了一会儿,他收到她发来的信息:

“其实说来也是巧合,那天晚上你来买烟的时候,我正要关门,我想拿他的钱去找我妈,但是和你聊过之后,我放弃了那个念头,我有自己的生活,她应该也有自己的生活了,我是想她,但我过去势必会摧毁她原本的生活,更何况我不知道她在哪里。那晚上那些鼓励你的话,其实是说给我自己听。”

“谢谢你。”她接着说道。

不知为何,他心里五味杂陈,该说谢谢的是他才对。

“我也谢谢你。”他回复道。

像她所说的那样,人生无论怎样,还是得继续往前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