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廊公园

      路旁的长廊公园,从未真正引起过我的注意。

      直到那天,啃啃框框的机器挡住我上学的路,拐弯进入路傍的长廊公园,才发现他的样子。有高大的树木,也有矮小花草,还有长长的青藤,一簇一簇的灌木。阳光洒在带有露水的树叶上泛着金光,地上的小草也披上了雨露的衣裳,显得娇嫩又生机勃勃,小鸟在枝头高歌似乎催我快去上学。做一个深呼吸,空气中有淡淡的特殊的味道,我亹亹地享受着这宁静的和谐,想着宋杨亿的《少年游》“江南节物,水昏云淡,飞雪满前村”,便用力登车奔向学校。

      放学归家再走长廊公园,树倒草萎,一片狼藉,草长莺飞的景突然消失了。 有些诧异,有些慌乱,我赶忙问母亲缘由。她回答得轻描淡写:“哦,最近小区准备改造,要留出更多的地方装健身器材,等改造完会更漂亮的。”可是,我却倍感失落。长久以来,天天路过却并没有在意,等我刚刚爱上的时候它却消失了。虽然更好的环境会再来,但长廊公园消失的日子,我仍有些怅然……

      终于,它又回到了我的眼前,然而,它却已不是原来的样子了——

      夜色降临,居民们沿着鹅卵石铺就的大道来回散步,即按摩足底又散去一天的疲劳,健身器材上人们一边活动着身体,一边聊着每日的见闻,路两边的大树、小草聆听他们的欢声笑语,时不时的发出沙沙声参与人们的唠嗑。俯视长廊,绿树摇曳,灯光闪烁,长廊正如一位多情的少女,正含情脉脉地注视着每一位来游玩的市民,撩得人们不愿离去。夜深了,人们依依回家,长廊渐渐恢复了宁静。

      沿着新的道路,穿行在这些绿色、光影中间,感觉自己就是一只善于奔跑和跳跃的小动物。在密密的树林中穿行,可以两足行走,也可以四肢跳跃,还可以学着猴子的样子,爬上一颗大树,打着眼罩远望,甚至可以学着各种动物的声音,吼几声,宣泄一下久憋在胸中的怨气:明明好好的,为什么要改?可是,看着眼前的景色,人景交融不也很好吗?

      我转念着,细思着:这个世界唯一不变的是“变化”,失去会难过,但迎接新的挑战才会进步,珍惜每一个当下就是留下了美好。